•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SM强奸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8:04   


    前一阵和处了两年的男朋友分了手,因为我感觉他太娘娘气了,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事都要我做主,刚开始时的感觉还挺好,他这么爱我,什么都听我的,可时间长了,就发现他有时比我还女人气,我想要一个大哥哥样的,坚强,有力,能保护我的,我可不想找个小妹妹。于是就分手了。刚分手还挺消沉,现在好了,单位工作挺忙,没有了心病,心情也清松了许多。

    今天是周五,当我完成工作后,就可以享受老板特许一周的休假,正棒。为了不使我的休假给公司带来麻烦,我又额外做了很多善后工作,全完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走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沉浸在明天休期的喜悦中,全没注意到身边的变化。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拦腰抱住,随即把我压倒在地。

    我当时吓呆了,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压住我的人用力将我的双臂扳到身后,我感觉到他正在用什么东西绑我的手腕,这时我才想到要挣扎反抗,我刚开始扭动身体,可那人一下坐在我的屁股上,轻易就制止了我的挣扎。当我想开口喊叫时,在我的眼前出现一双皮鞋,那是另外一个人。他蹲下来伸手托住我的下巴,手指捏住我的两腮,真痛啊!

    我不得不张开嘴,他将一团布塞进我的嘴里,接着一根布带勒在我的两齿间,并在后脑勺系上。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隔着布团,显得那么遥远无力。接着一个黑布套套在我的头上,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天啊,谁来救救我呀。

    坐在我身上的那个人已经我的双手牢牢捆住,他又反坐在我的大腿上,将我的两只脚腕捆在一起。然后我感觉到一种力量将我的脚和手往一起拉,被捆绑的部位又痛又麻,我根本无力反抗,只能顺着这股力量走,我分明地感觉到我的双手已经挨到了双脚,又被绳索牢牢固定住。我现在大约象一只反弓着的虾咪,无助地躺在地上,任人摆布。

    过了一会,听到一辆汽车停在旁边,一个人将我抱了起来,放在车上,我听不到有人说话,只听到车开动的声音,抱我上车的那个人,将我横放在他的腿上,不断将手伸到我的敏感部位,我尽力扭动身体逃避着,可又怎么能逃远呢,那人一会将手伸进我的上衣,揉我的乳房,一会又伸到裙子里,摸我的下身,我被他搞得直喘粗气。心里又恨又怕。

    车子转来转去,过了好一会,车停了下来,我被两人抬着走了一段路,接着被放下,头上的布罩被取了下来,灯光刺得我一时什么也看不清,过了一会,我终于看到面前蹲着的两个男人。一个看起高一些,另一个则相对矮一些,他们的头上都带着用女人连裤袜做成的面罩,只有眼睛和嘴露上外面,长什么样就看不清了。高个子手拿着一把刀在我在前晃来晃去,我害怕极了,生怕他们就要杀了我。

    高个子说道:小姐,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戴着面罩吗?因为我们并不想杀了你,只要你能听话,好好合作,我们玩够了就会放了你,听懂了就点点头。

    他倒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听到这里我的恐惧感才算减轻了些。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刚刚才二十二岁,好日子才开始,可不想就这么死了。于是我费力地点点头。小个子解开将我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总算舒服点了,我作用中了一下腰,把腿收到身前。

    小个子拉下我裙子的拉链,很容易就将它脱了下来,高个子则用刀拍着我的脸说:合作点,懂吗?我想: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被强奸看来是免不了啦,现在的情况,被绑成这个样子,反抗也没有用,反正我也不是处女,不就是那回事吗?咬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于是就点了点头。

    小个子将我的内裤和连裤袜一起脱到脚腕处,接着,他解开我脚上的绳子,当时我真想踢他一脚,可是没敢。他把我的高跟鞋脱下来,再将内裤和裤袜也脱掉,现在我的下身赤裸了。高个子扶起我,带我走到一个小桌子前面,桌子比我的大腿根稍低一些,大约半米宽,长约一米。

    高个子坐在桌子上,用双腿圈住我的腰,开始伸手解我的上衣扣。小个子则蹲在我身后,拿了一根约四十公分长的木棍,立放在我的膝窝处,然后用绳子在我的大腿和小腿上打结,将木棍紧紧地绑在我的腿后面,双腿都被如此处理后,我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曲膝,只能直挺挺地站着。

    接着小个子又将我的双腿分开,将脚腕分别绑在桌子两边的腿上,这时高个子已将我的上衣解开,小个子解开捆住我双手的绳子。唉,手都被绑得发麻了….高个子不给我思考的时间,指令道:脱掉你的上衣和乳罩。

    我的腿和腰都在他们的控制中,面前是明晃晃的尖刀,任何反抗都是不可能的,我顺从地脱掉上衣,可是要在陌生人面前脱掉胸罩,可真难为情。啪。我的脸上挨了一下,吓得我赶忙把手伸到背后,解开挂钩,从肩上取下胸罩,就这样,我丰满的双乳都暴露在他眼前。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小个子不给我一点进行遮掩的时间,立刻将我的双手扭背在身后,对我说:左手抓住右胳膊,右手住抓胳膊。

    没法子,我只好尽力按他的要求去做。我感到他将我叠放在一起的小臂用绳子捆在一起,接着另一条绳子在每个胳膊上绕了两圈,然后小个子开始向中间收紧两臂间的绳子,我的双臂被拉的向中间靠拢,双肩也随着向后展开到了极限,他在我后背打了个结固定住,剩下的绳子绕到下面已经被绑住的手臂,然后他向上提拉绳索,当他看到我提拉的绳子逼得向前倾时,一只手按住后背上的绳子,另一只手将绳子绕到我的脖子前面,接着又绕回到背后,他向下拉着绳子,使它尽可能地缩短,最后绑到我身后的某条绳子上。

    我的手臂就这么吊在身后,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绑法,为什么为要搞得如此复杂,我只是觉得这比刚才只绑手腕要难受多了。

    绳子经过的地方又痛又酸又麻。更恼人的是,脖子那里的绳子使我呼吸困难,连咽口水都痛。

    为了减轻绳子对脖子的压力,我不得不尽力把头向后挺,为了减轻双肩被向后拉的痛苦,同时又得将胸膛向前挺。挺胸抬头向前看,再适合我现在的样子了不过了。你们知道吗?其实女人最怕被别人看到的其实不是下身,而是乳房,很简单,因为那里离脸近嘛。可是我现在不但掩饰不了自己的双乳,还得努力向外挺出,把它们尽可能地展现给面前的男人。我看见大个子双眼盯在我的胸膛,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心里那种羞辱和恼怒就别提了。


    前一阵和处了两年的男朋友分了手,因为我感觉他太娘娘气了,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事都要我做主,刚开始时的感觉还挺好,他这么爱我,什么都听我的,可时间长了,就发现他有时比我还女人气,我想要一个大哥哥样的,坚强,有力,能保护我的,我可不想找个小妹妹。于是就分手了。刚分手还挺消沉,现在好了,单位工作挺忙,没有了心病,心情也清松了许多。

    今天是周五,当我完成工作后,就可以享受老板特许一周的休假,正棒。为了不使我的休假给公司带来麻烦,我又额外做了很多善后工作,全完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走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沉浸在明天休期的喜悦中,全没注意到身边的变化。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拦腰抱住,随即把我压倒在地。

    我当时吓呆了,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压住我的人用力将我的双臂扳到身后,我感觉到他正在用什么东西绑我的手腕,这时我才想到要挣扎反抗,我刚开始扭动身体,可那人一下坐在我的屁股上,轻易就制止了我的挣扎。当我想开口喊叫时,在我的眼前出现一双皮鞋,那是另外一个人。他蹲下来伸手托住我的下巴,手指捏住我的两腮,真痛啊!

    我不得不张开嘴,他将一团布塞进我的嘴里,接着一根布带勒在我的两齿间,并在后脑勺系上。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隔着布团,显得那么遥远无力。接着一个黑布套套在我的头上,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天啊,谁来救救我呀。

    坐在我身上的那个人已经我的双手牢牢捆住,他又反坐在我的大腿上,将我的两只脚腕捆在一起。然后我感觉到一种力量将我的脚和手往一起拉,被捆绑的部位又痛又麻,我根本无力反抗,只能顺着这股力量走,我分明地感觉到我的双手已经挨到了双脚,又被绳索牢牢固定住。我现在大约象一只反弓着的虾咪,无助地躺在地上,任人摆布。

    过了一会,听到一辆汽车停在旁边,一个人将我抱了起来,放在车上,我听不到有人说话,只听到车开动的声音,抱我上车的那个人,将我横放在他的腿上,不断将手伸到我的敏感部位,我尽力扭动身体逃避着,可又怎么能逃远呢,那人一会将手伸进我的上衣,揉我的乳房,一会又伸到裙子里,摸我的下身,我被他搞得直喘粗气。心里又恨又怕。

    车子转来转去,过了好一会,车停了下来,我被两人抬着走了一段路,接着被放下,头上的布罩被取了下来,灯光刺得我一时什么也看不清,过了一会,我终于看到面前蹲着的两个男人。一个看起高一些,另一个则相对矮一些,他们的头上都带着用女人连裤袜做成的面罩,只有眼睛和嘴露上外面,长什么样就看不清了。高个子手拿着一把刀在我在前晃来晃去,我害怕极了,生怕他们就要杀了我。

    高个子说道:小姐,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戴着面罩吗?因为我们并不想杀了你,只要你能听话,好好合作,我们玩够了就会放了你,听懂了就点点头。

    他倒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听到这里我的恐惧感才算减轻了些。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刚刚才二十二岁,好日子才开始,可不想就这么死了。于是我费力地点点头。小个子解开将我手脚捆在一起的绳子,总算舒服点了,我作用中了一下腰,把腿收到身前。

    小个子拉下我裙子的拉链,很容易就将它脱了下来,高个子则用刀拍着我的脸说:合作点,懂吗?我想: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被强奸看来是免不了啦,现在的情况,被绑成这个样子,反抗也没有用,反正我也不是处女,不就是那回事吗?咬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于是就点了点头。

    小个子将我的内裤和连裤袜一起脱到脚腕处,接着,他解开我脚上的绳子,当时我真想踢他一脚,可是没敢。他把我的高跟鞋脱下来,再将内裤和裤袜也脱掉,现在我的下身赤裸了。高个子扶起我,带我走到一个小桌子前面,桌子比我的大腿根稍低一些,大约半米宽,长约一米。

    高个子坐在桌子上,用双腿圈住我的腰,开始伸手解我的上衣扣。小个子则蹲在我身后,拿了一根约四十公分长的木棍,立放在我的膝窝处,然后用绳子在我的大腿和小腿上打结,将木棍紧紧地绑在我的腿后面,双腿都被如此处理后,我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曲膝,只能直挺挺地站着。

    接着小个子又将我的双腿分开,将脚腕分别绑在桌子两边的腿上,这时高个子已将我的上衣解开,小个子解开捆住我双手的绳子。唉,手都被绑得发麻了….高个子不给我思考的时间,指令道:脱掉你的上衣和乳罩。

    我的腿和腰都在他们的控制中,面前是明晃晃的尖刀,任何反抗都是不可能的,我顺从地脱掉上衣,可是要在陌生人面前脱掉胸罩,可真难为情。啪。我的脸上挨了一下,吓得我赶忙把手伸到背后,解开挂钩,从肩上取下胸罩,就这样,我丰满的双乳都暴露在他眼前。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小个子不给我一点进行遮掩的时间,立刻将我的双手扭背在身后,对我说:左手抓住右胳膊,右手住抓胳膊。

    没法子,我只好尽力按他的要求去做。我感到他将我叠放在一起的小臂用绳子捆在一起,接着另一条绳子在每个胳膊上绕了两圈,然后小个子开始向中间收紧两臂间的绳子,我的双臂被拉的向中间靠拢,双肩也随着向后展开到了极限,他在我后背打了个结固定住,剩下的绳子绕到下面已经被绑住的手臂,然后他向上提拉绳索,当他看到我提拉的绳子逼得向前倾时,一只手按住后背上的绳子,另一只手将绳子绕到我的脖子前面,接着又绕回到背后,他向下拉着绳子,使它尽可能地缩短,最后绑到我身后的某条绳子上。

    我的手臂就这么吊在身后,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绑法,为什么为要搞得如此复杂,我只是觉得这比刚才只绑手腕要难受多了。

    绳子经过的地方又痛又酸又麻。更恼人的是,脖子那里的绳子使我呼吸困难,连咽口水都痛。

    为了减轻绳子对脖子的压力,我不得不尽力把头向后挺,为了减轻双肩被向后拉的痛苦,同时又得将胸膛向前挺。挺胸抬头向前看,再适合我现在的样子了不过了。你们知道吗?其实女人最怕被别人看到的其实不是下身,而是乳房,很简单,因为那里离脸近嘛。可是我现在不但掩饰不了自己的双乳,还得努力向外挺出,把它们尽可能地展现给面前的男人。我看见大个子双眼盯在我的胸膛,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心里那种羞辱和恼怒就别提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