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风流房东...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3:59   


    我查过族谱,原来我的祖先都好有钱的,有田有地,家丁都几百人,后花园还大过维多利亚公园,真是威风到尽,我爷爷晚晚都有奴婢陪寝,玩女人都玩到骨头软啦!

    后来,不知传到那一代,生了个败家仔,赌一个晚上就输了十亩田,再赌就输去祖屋,结果连老婆都卖了,真他妈的混蛋。

    俗语话:烂船都有三斤钉,这老祖宗来到香港就买了一栋楼在上海街。以前买一栋唐楼好便宜的,但除了这层楼,就什么都没有留给我了。

    我乃九代单传,唯一得益就是这栋唐楼。几十年楼龄的旧楼,自己又住不完,当然是租出去啦!有个叫花姐的女人租了二楼去做一楼一凤,看她的招牌,由初时的纯情学生妹一直做到变成住家淫妇,后来自称是上海街萧小姐。

    然而人老珠黄,花姐去年竟患了子宫癌,死了。

    讲起花姐,她初入行时真是年轻貌美!初开始时,生意并不太好,花姐整日借酒消愁,我就趁她心情不好时,藉机会陪她倾谈解闷,顺便讨一点小便宜。

    记得有一次,花姐说有个变态差人用手扣住她的双手,然后槽质她,打得她成身又青又肿。我就乘机剥下她的衫,逐寸逐寸地检查。她不止有对乳房饱满,她的纤腰好幼好滑好细,我两只手用力一箍,但就轻叫一下:“哟!”

    吓得我即刻缩手,惊怕捏断她的细腰。还有,她那臀部同一般大屁股的女人也不相同,两个小山丘真是又大又圆,让男人一见到就想摸,一摸到就想用块脸去搓,一搓落就想伸条舌头去舔,舔得几舔,自然会忍不住用牙咬。

    花姐有一招好绝,我一边舔她,但就一边弹呀弹个屁股,真是过瘾都全身都麻痹!和花姐性交还有一样好处,她好认真!绝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是也叫,不是也叫,她叫床绝对是真情流露。我表现好时,她就会赞不绝口,赞到我天上有,地下无,但是当我的状态不好之时,她就会想办法帮我。用口、用手不在话下。她有好多道具,又穿皮靴皮底裤,又扮护士,又扮女警。总之,我觉得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全面性妓女。

    还有一样也不可不提,我和她性交不下数十次,她未收过我一次钱。这样好相处的女人,竟然会生子宫癌,真是天意弄人!

    花姐死去,我伤心极了,为了她,我足足有整个月心情不安乐,就算见到漂亮的女郎都起不了头,花姐没什么亲人,身后事都是我帮她办理!

    最近三楼的住客又移民了,于是就一齐招租。有班北妹来租屋,不用说,又是北姑鸡的架步接客啦!我加了一倍租金租给她们,但她们并没有有还价就租了二楼,反正有租交就行了,理得她们做鸡或者做鸭啦!

    三楼租给一对夫妇,新婚不久,那女的都生得好端正!开头她就不肯租,但男的说第二个地方租不到这么平租的住处,兼且交通方便,邻近地铁站!

    二楼那几位阿姐真大手笔,竟然大肆装修,见到面问她们说:“哗!豪华装修哦!怎么这样大手笔呀!”

    “做生意当然要讲门面哦!”

    “说的也是!门面漂亮可以收贵一点嘛!”我笑着说道。

    “收得贵,恐怕你们做老板的又不肯上来哩!”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多贵都有人争住来找你啦!”

    “你这么识货,新开张第一场就留给你了!免费的,记得明天上来啦!”这女孩子真风骚,她的广东话又说得不甚正,一字一字地念出来的,份外蚀骨。听她那把声都会心痒痒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楼下找她,开门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包租公,你这么早来找谁呀?”

    “找莉莉呀!小姐,你又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媚媚,是莉莉的同乡。”

    “哦!难怪你跟莉莉一样漂亮迷人啦!”我赞美她,这是真心的话,她长得十足十周海媚那个样子,一对销魂眼简直有电的!

    讲得几句,莉莉出来开门,她说道:“陈先生,这么早呀!我们要中午十二点拜神之后才开张,到时,请你来吃免费套餐啦!逢门今午始为君开呀,嘻嘻!”

    哗!这么风骚,真要命!媚媚听见了,也说道:“如果你有本事吃得下,我都提供免费餐一份哩!”

    “哗!发达啦!一于上楼养精锐储够本,一阵大展鸿图,大发雄威,大放光明,大肉棒插入洞,哈哈哈!

    我有一种药,好有效的,做爱之前两个钟头吃一粒就会龙精虎猛,好似被鬼上身似的,包有表现。今天有两个女人等着我,看来吃多一粒不会死吧!我想了一会儿,死就

    死啦!死在女人胯下,同李小龙做对地府兄弟又如何!

    十二点钟一到,我就下楼去,两位青春美女夹道欢迎,问我想先做那个?我说最好两个一齐来啦!

    她们用好不屑的眼光望住我下面,问道:“包租公,你有多少能耐呀!”

    “六寸半,不过,这不是讲长短,是讲劲力嘛!”

    “那你脱下裤子啦!”

    “是不是我脱下裤子你替我含呢?”

    “中午套餐头一盘就含含吞吞,进房嘛!哥哥。”莉莉一边讲,一边伸了伸舌头。

    已经好久没有女人称我哥哥了,莉莉,你真行,一见你就开始抬头,小鸟要出笼啦!

    “媚媚,你都一齐将来,我你一齐服侍这位公子啦!”莉莉向媚媚招手。

    一入到房,我都未动手,莉莉就揽到我几乎透不了气。我左手伸入她底裤里面,地毯式搜索了一轮之后,干脆扯下她的裤子。媚媚在我后面,用身体磨我背脊,然后,她拿了把剪刀,对准我下面。

    “喂,你想绝我子孙吗?”我吓了一跳。

    “放心啦!我祇是想帮你的底裤度剪个窿,等你只雀雀伸个头出来。”媚媚应道。

    “你疯了!脱下裤子就行了,要这么麻烦吗?”

    “我喜欢剪呀!行不行啊!”

    哗!死了!这两个女人肯定心理不平衡,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唯有暂时扮作若无其事,祇好见机行事啦!

    媚媚果然在我阳具对正的位置剪了个洞,我那条肉棒第一时间就夺门而出。

    “哗!好伟大哦!”媚媚叫道,跟住就跪在我面前,双手抱住我那条肉棒玩起来。

    我以为但会含了含,舔几舔就算啦!可是她却在制造三文治,用她一对乳房夹住我那条肉肠。媚媚肯定不是第一次这样服侍男人了,因为她的手势纯熟。她轻轻磨几下,就将我的阴茎拉住,对我说:“要湿一湿才过瘾!”

    我以为但会帮我含住,用她的口水做润滑剂啦!那知她望一望莉莉,莉莉就跪下,媚媚随即将我的阳具喂入莉莉口中。

    “哇!你都好识得利用人哦!”我说道。

    “朋友是要来利用的嘛!”媚媚好得意地说。

    莉莉的口水还多过稚多利亚港的海水,我好似一只船浸入一江暖暖春水,好舒服。

    她的舌头就好似一只船桨,摇呀摇呀,为我撑船掌舵,一时摇摇左边,一时摇摇右边,我只舟舟本来好似漂在大海中的一条船,有了她的舌头生动了。

    正在迷迷痴痴之际,媚媚突然将我只‘舟舟’从莉莉嘴里拔出,夹在她双乳之间。

    哗!你估我只舟舟是登陆艇?刚刚潜完水,又要我上高山!媚媚个山峰好高好大,我只‘舟舟’就夹在她峡谷之中。低头一望,又见到两个山顶上各有两朵千年灵芝,就好想爬上山顶采摘。媚媚这个山头简直是个活火山:第一,她好硬,热辣辣,好似个暖炉。第二,她会动的,我条肉棒不用动,任由两个火山上下磨擦,真是舒服极了。

    正当媚媚用她对奶磨我阴茎之时,莉莉却呆呆地望住我!我觉得好奇怪,于是对她说道:“你都来玩啦!脱下你那个奶罩,等我可以轻舟已过万重山嘛!”

    莉莉还是拉拉扯扯,不多愿意,我一生人最憎人婆婆妈妈的!见她怎样,就用力一扯,扯下她件内衣。一扯之下,吓了一跳,原来这女人装假狗,平时以为喜马拉雅山,原来是飞机场,真没味道!

    莉莉见我一脸蔑视的眼光,竟然眼角渗出几滴眼泪。我不怕女人恶,最怕女人哭,一见到她怎样的环境,心就软了,我连忙帮她抹眼泪。我记得孙子兵法里面有一招‘声东击西’,我将这招变一变,变成‘声峰击洞’。我嘴里就说她的胸细细粒容易食,别有风味,另一方面我的手就向她下体进攻。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同时摸到防空洞,先在外边徘徊一阵,见对方有也火力回击,就一、二、三进攻,左边一只手指公,右边一只食指,一只插入肛门,一只插入阴道。

    “哎哟!”莉莉叫了一声之后就说:“干争争,痛死人!”

    我将两只手指拔出,伸过去叫她吮,让她自己用口水做润滑剂。那知她两手一推,将手指推给我,叫我自己吮!

    插入下阴那只手指就没问题,插入屎眼那只,有屎味,怎么吮得落口呀!但我又不想破坏气氛,有点儿进退两难。就在此时,媚媚说:“我来吮啦!”

    我说道:“你不怕脏吗?”

    她好委屈地说:“能够令大家开心,无所谓啦!哥哥!”

    死啦!死啦!她一句‘哥哥’,我全身都软了,一颗心都交给她了,我心里在说:“媚媚呀!我的心都酥麻了,我好想把阳具插入你的销魂洞了!”

    媚媚好认真咐吮我那只手指,看她那个样子,我就算把两只脚趾公让她吮,她都一样会这么投入,这样好玩的女人,到那里去找呀!

    我再一次插入莉莉前后窿,一出一入,一深一浅,当正是自己的阳具,插到她丫口丫面,阿妈都不认得了。

    其实,这都是媚媚的功劳,我一边用手指插莉莉,媚媚就一边用舌头挑逗我那敏感的龟头,搞到我成身肌肉好似解剖着的青蛙,不受控制地一跳一跳的。

    媚媚真不简单,她有时咬住我的阴茎,于是祇用舌头在外围顶顶撞撞。有时吮一下龟头,有时又舔一下龟身,最难顶的是她轻咬我个春袋。春袋里面两粒汤丸身矜肉贵,咬大力就会痛,咬得不够力又没有味道,所以我认为,要考一个女人叫口技功夫,叫她咬春袋就最好,不是个个女人都咬得男人舒服的!

    我给媚媚九十分,还有十分是我觉得人总会有进步,将来她一定可以含得更舒服,舔得更有技巧!

    突然,一阵剧痛传来,我以为仍然是媚媚在咬我啦!谁知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不见叫道:“小姐呀!你在搞什么啊!”

    原来媚媚用两个洒衫用的衣夹,夹住我的春袋,她还对住我笑问:“痛不痛呢?”“当然痛呀?春袋痛归心呀!”我大叫。

    “好像没听过这样的说法哦!十指痛归心就听过。”媚媚道。

    “你变态啦!”我质问她。

    “你好正常吗?”媚媚反问。

    “我当然正常啦!”我理直气壮。

    莉莉插嘴道:“你正常就不会猛插我的屁眼啦!”

    我被她窒住,好彩也反应够快,立刻应她说:“鬼叫你屁股怎么迷人!”

    “你好喜欢吗?你喜欢也不来吻吻!”莉莉道。

    我正想啜她的屁股之际,媚媚说道:“等一等,你可别那么偏心!你也看看我个屁股,看那一件好哩?”

    媚媚一转身,就同莉莉平排,两个屁股排在一齐,就有好大的差别。莉莉不仅奶子小,连个屁股都不大,不过,小是小,她好有线条,形状不错,如果当自己去小人国,都可以评为一流哦!

    至于媚媚,她的屁股就大得多,红红地,胜在股沟够深,股肉够丰厚,摸得几摸就会手软阳具硬。两个屁股,各有煞食之处,我也不理咐多,凑个嘴去,左、右各一个,狂啜一轮,就话:“好肉呀!”

    突然,我想起以前同花花玩过一种游戏,我塞一支筷子入她屁股,她一起一伏的,好享受哦!现在有两个屁股,如果拿支筷子一头塞入媚媚,另一头塞入莉莉,叫她们自己磨磨叮,一定非常过瘾!

    我在女人面前好大胆,什么都说得出,于是就照直讲。两女听见,同时间转身,两个阴户几乎塞到我的嘴,她们异口同声说道:“你都变态的!”

    我骑骑笑,点头话:“是呀,我变态的!”

    一提起变态,我就想起媚媚夹住我春袋那两个夹子,哗!好痛呀!我一手拔开两个夹,就走入厨房拿筷子,见到有几只鸡蛋,就顺手拿两只入房。

    莉莉见到就说:“你拿两只鸡蛋做什么?”

    我笑着说道:“你估如果塞一只蛋入你的阴道里会怎样?”

    “去你的!又是变态的东西。你可不可以正常一点呀!”媚媚不屑我的所作所为。

    讲多无谓,行动最实际,我左一只,右一只,将鸡蛋在每个阴道塞一只,然后对她们说道:“你们比赛一下生蛋,看那一个最快把蛋生出来。”

    两女虽然口硬,但都好就得人,我她们生蛋,她们果然好努力地生蛋,还玩得好过瘾哩!莉莉的臀部虽然小,但生蛋她就最威,首先把那只蛋生出来。

    那知媚媚不忿气,她说刚才不公平!她的屁股向上,莉莉的屁股向下,当然是莉莉赢啦!既然她怎么认真,我又不妨认真一点,我先将媚媚双脚托高,用左边膊头托住,再用左边膊头托住莉莉双脚,单是抚摸这两对又滑又白的美人玉腿已经够过瘾啦,再看两个毛肉洞都在蠕动着,真是无能的男子都会翻生啦。

    我对她们话:“喂!现在我塞鸡蛋入你们的窿,你你好自为之啦!”

    我很快就塞鸡蛋入她们的阴道里去,祇见两人都好努力咐用阴力迫只蛋出来,媚媚肉紧到双脚乱踢,几乎踢歪我的鼻子!

    看见两只蛋在她们的阴道口一动一动的,真刺激,结果媚媚赢了,她就开心到笑,莉莉输了,她就黑口黑脸,我对她说:“喂!玩玩嘛!你怎么认真起来嘛!”

    莉莉扭两扭个屁股花:“我不要,你和媚媚串通一起欺侮我!”

    女人真麻烦,怎么小气!我不理她,见到两只毛肉洞,打破两只蛋,将蛋白蛋黄倒入她们的阴道里面。

    “哇!好过瘾!”媚媚这死女包真烂玩,她一点也不反抗兼任我搞。莉莉就计计较较,问我搞什么。

    我说:“润滑剂嘛!跟住就要炮制串烧鸡屁股。”

    此话一出,两女一齐踢开我,媚媚道:“做鸡好失礼你吗?”

    莉莉又话:“你嫌我你做鸡,即刻滚蛋!”

    媚媚话:“你说我是鸡,快给钱啦!”

    两女一人一句,好似两只斗鸡似的,真讲不得笑。难道这就是崩口人忌崩口豌,我马上认错,自己刮嘴巴说:“我口贱,我衰格,我向两位赔罪!”

    两女见我刮到嘴都红了,也就心软,媚媚对我说:“要罚你才行。”

    “好,罚我,罚什么都行。”我说道。

    莉莉说:“罚你用口啜蛋白蛋黄出吃。”

    “没有问题,我啜。”我拍一拍心口,就用嘴唇接住莉莉的阴唇一啜,那鸡蛋就啜入我口中。

    媚媚说:“轮到我,啜我呀!”

    我立刻啜媚媚的阴户,奇怪,怎么啜不出来。媚媚猛笑,说我没用,还说道:“你小孩子的时候啜过奶吗?”

    “我十几岁的时候还在啜人奶呀!我不信啜不出来。”我吸一口大气,再啜一下,又不行,这时我见到她的阴唇又红又嫩,好不诱惑,心想:我行走江湖十几年,都没失败在女人身上,今次一定要坑贱你们两个。

    这次我有备而战,我舔一舔嘴唇,吸一口大气,四唇相接,接到密不通风,然后,将口气慢慢呼出,呼到个肺空了之时,就失惊无神,用力一吸。这一吸,‘骨’一声,蛋白连蛋黄好似火箭吸入我口,再吞入肚中。

    媚媚这死女包,整蛊我!明知我会用力吸,就偏偏放软个身,任我吸,弄到我几乎咳死。两条妹钉就捧住个肚狂笑,我停息一阵,正想玩筷子串烧游戏时,突然有人来按门钟了。

    莉莉去开门,来的是一个阿伯,五十零岁,他见到莉莉和媚媚都衣衫不整,四乳半露,就骑骑笑、眼金金,看到一对眼珠几乎跌出来。

    “哥儿,你想玩那一个呢?”媚媚问。

    “我?无所谓啦,就你吧!”

    媚媚笑着说道:“两个一齐都行呀!不过收两份钱。”

    “两个?”阿伯反问。

    “好过瘾的!不信你问这位先生!”莉莉指住我。

    哗!摆我上台!不过见你你两条妹钉听话,帮你们说句好话都行,于是我说道:“三文治很好吃,包你食过翻寻味!”

    阿伯一口应承,就同两女入房,我就惨了!半天吊,以为今日可以玩劲的,那知个阿伯截住了,不过来日方长,机会多着哩!

    自从这对凤姐来了之后,成栋楼都热闹了,骑楼底那个招牌又大又醒神,左边写住‘波霸献波’,右边写住‘萧后品萧’,还有一行小字,写住‘中式三文治’。

    楼梯口一直上到二楼,灯火通明,我半生人都叫过不少鸡,却未见过这么利害的!有一天,竟然有各外国人上来,死女包竟然进军国际市场,真不简单。

    吃完饭,突然听见三楼好吵,一个男声,一个女声,闹到七彩,我祇听见他们鬼杀般争炒,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一会儿,见个男人赶个老婆出来,她老婆平时都好漂亮,现在哭了起来,就更加楚楚可怜,人见人爱。

    这位冯太太祇穿了件睡衣,她老公也真是的,赶个老婆出街,想冻死她吗?莉莉和我同时间出来,见到冯太孤苦无助,就叫她到莉莉屋里坐一坐。

    冯太太是良家妇女,在一楼凤的屋里当然周身不自在啦,突然,又有客襟钟,那个客人见到冯太太,眼金金望住她,证明冯太的吸引力好过莉莉和媚媚啦!

    我见这样的环境,就对冯太太说:“不如到我上面坐一阵啦!”

    冯太如坐针毡,当然求之不得啦!上到我家里,孤男寡女,大家都好不自在。我心想:“死就死啦!这么好味的肥猪肉,没有理由到口都不吃呀!”

    于是乎,我就倒了杯有料的可乐给她饮。冯太太平时同我都没有什么话讲,见到面都祇是讲一些废话。今晚就不同了,我问她什么她就讲什么,问一句,答十句,十分合作,我问她什么时候结婚,但就由她怎样认识她老公开始,一直讲到她和他的第一次性行为。我问她老公点解赶但走,她就说她老公好暴力,晚晚都迫她性交,她累了,不肯做,结果结果就经常吵交。

    讲着讲着,她就由哭变成笑,又哭又笑,分明是药性开始发作了,我对这方面好有经验,知道是时候出招了,于是就用手搭住她的肩膊头作状安慰她。

    冯太说好热,叫我开冷气,我对她说道:“不如脱去睡袍啦!”

    一脱下睡袍,就见到她手臂上面有被打过的伤痕。

    “你老公怎么贱忍呀!这样虐待你都行?”

    “不止呀!他还咬我的乳房,咬破了皮!”

    “给我看看!”这招叫打蛇随棍上。冯太望住我,眼睛里充满疑惑,她那对眼珠真是迷人到绝,眼大大,一面水汪汪,我一手扯开她那件底衫,拉低个胸围,哗!正呀!

    我一口就想咬落去,突然听见她大声一叫:“且慢!”

    我吓了一跳,可是冯太太祇是俏俏说道:“不要太大力,温柔一点,好吗?”

    “好!当然好啦!这个要求很合理,温柔嘛!我会的。”

    我好温柔地用两片嘴唇去夹住她的乳尖,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她好甜,好香。我的舌头围住个奶头转了十几个圈圈,然后就好像小孩子吃奶一样地吮吸着她的乳头。

    男人真奇怪,个个女人都有对奶,其实每对奶都差不多,但偏偏想试一试每一个女人,看有没有什么分别。

    冯太太那对奶子,好似两个番石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胜在有一种特殊的气味,一种结过婚的女人特有的女人味,我就偏偏喜欢这种味道。

    咬着咬着,冯太太竟然比我还肉紧,她自己剥得一件不留,抱住我,但她的功夫就普普通通,不过,她那个肉洞就胜在够紧,够收缩力,我的阳具一入到里面,就好似有条橡筋套住龟头似的。好彩,她都算好汤水,插得两插,就淫水长流,还有一种好强烈的淫水气味!

    我其实也可能有点儿变态,皆因我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闻女人的淫水。淫水真的好味!个个女人的味道都不相同,我一闻到那阵气味就会好冲动。

    于是,我愈插愈大力,愈插愈有劲。冯太太平时的样子好斯文,做起爱来也没有技巧可言,不过胜在够狂、够放、够荡。但的腰好像蛇一样扭来扭去,她的嘴不停地吻我眼耳口鼻。

    其实,我都不想太快玩完,不过,没办法啦,祇怪自己学艺不精,插了不够一百下就要射,一射就射了十二下。这都算是我近年最好的记录了!

    射完之后,她好不满意,想再做一次,但我都没味啦,一于睡大觉。

    天一光,冯太太就说要走了,临走时,她语重深长地对我说:“陈先生,你的人这么好,我也不想骗你,其实我同丈夫之所以闹交,就是因为他沾花惹草,将性病传染给我,总之,我劝你尽快去验一验身。”

    死啦!这次可坏事啦!我一直都说女人信不过啦!冯太太那样子还纯过周慧敏,怎么也想不到和她寸风一度竟会惹出这样的事来!

    到厕所小便时,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竟觉得隐隐作痛,看来都要即刻去验血!回心一想,去看私家私生,就超码要几百块,就算去公立医院都要收挂号费啦!

    我做人醒目,当然有计谋啦!拨个电话一问,再拨个电话去家计会预约,却是约都不用约,即刻就有期,叫我下午去,难道香港真的没有什么人去捐精?

    去捐血可以免费验血,去捐精就免费帮你验身,横竖我钱就不多,精就大把!见到个护士小姐,登记好但就替我验血。

    验血报告未出汁前,我紧张到成身都震,淋病就话有得医,染上爱滋就真倒霉咯!

    真好彩,验血报告说我什么事都没有,可以捐精,我拿着有个兜进一间房,幻想着和刚才那个护士小姐性交。我左右手轮流来,终于要射精了!这一回我射了十三下,破以前喷浆的纪录,我拿着个兜交给护士小姐,觉得自己从来没试过这样威猛。

    捐精原来这么简单,返到住处的楼下,见到冯先生拖住冯太太,她们昨天才吵交吵到七彩,今日又这样亲热,真是莫名奇妙。

    好在我都有收获,冯太太个精赤溜光地让我看过,她的的乳房也摸过,她那个小肉洞都让我插过。我今日心情好散,看着冯太太扭着屁股上楼梯,我就在后面吹口哨,他老公突然拧转头,关公似的面孔,眼睛盯住我,吓到我都头都缩了。我心里骂道:

    “你好呀!老冯,下次我一定干得你老婆屁股开花。”

    经过二楼,媚媚突然开门拉我进去。

    “喂喂喂!你绑架呀?”我风趣地说道。

    “别顾着说笑啦!你快去救莉莉啦!”

    “什么事,要叫人救命?她在那里呀?”

    “在她房里,正在接客。”

    “那不错嘛!客似云来。”

    “是一个变态的客人!他来过三次,一次比一次变态,上次差一点整到莉莉残废,这次更离普。”

    “真的吗?”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莉莉尖叫一声:“哇!救命呀!”

    我问媚媚为什么不报警,媚媚说:“做这行生意,免得过都不想惊动警方啦!”

    “说的也是,不过,我都没办法啦!”我说道。

    “但你是男人嘛!”

    唉!女人祇懂得利用男人,好!死就死啦!既然信得过我,一于舍命陪女人,我拍一拍心口,吸一口大气,一脚就踢开门。祇见莉莉被一个男人倒吊住两只脚,肛门里插住一支点着的蜡烛,阴唇也夹住一支红蜡烛,还有,莉莉个屁股被人画上几个同心圆,中间油着红色,原来那个男人在飞标,用莉莉个屁股做靶。

    哗!这样玩都行吗?我望着那男人,大叫道:“你是不是神经病,这样的玩法是不是想搞出人命呀!”

    “喂!我有给钱的!我给双倍价钱哩!”

    “有钱就可以乱来吗?”我大声说道。

    “出得来做,应该预着这样啦!”他也大大声地说。

    “没有有预着这样哦!真不好意思。”我也大声地说。我一直都好怕他会亮出黑社会背景,好彩她没有,证明这人也没有什么背景,这样一来,我就恶啦!

    他对我说:“你这女人不给玩就得回水。”

    “回你条命啦!你搞到她一身伤痕怎么计算呀?赔汤药费再讲吧!”

    “你说什么呀!那里有一身伤痕呀?”

    “你放什么屁,心灵上的创伤怎么计算,先拿三万银汤药费,赔赏慢慢再讲!”

    “大哥,有事慢慢讲嘛!算啦,算我倒霉,不用回水了,就这样算数了。”

    那男人灰溜溜地走了,我见莉莉脸部表情好痛苦,我就走过去,一下子就拔出屁股上面的飞镖。

    “哎哟!好痛呀!”莉莉叫着。

    “不怕,不怕,一阵就没有事了!”

    “我不要,我要你搓搓那里!”莉莉真会诈娇。

    “等我放你下来啦!”我说道。

    “不要放呀,我喜欢爱住让你摸。”

    “你呀!刚才那人爱住你,你又乱叫?”

    “我喜欢让你爱,不喜欢让他爱嘛!”

    真给她气坏,不过,我觉得自己好荣幸,好有面子,能够得到美人垂青,真是死了都值得!我跪下来,正想伸条舌头出来舔她,媚媚站在我后面笑道:“嘻!你对莉莉这么好,难怪得她说发梦都梦见你性交啦!”

    我望一望莉莉,她竟然面都红了,证明媚媚不是说谎!原来‘鸡’都会面红!真是少见!

    我拔出两支腊烛出来,莉莉就对我说:“不要放我下来。”

    “不放你?你想怎样呀?”

    “床上面有条皮鞭,你拿过打我!”

    死女包!原来自己有被虐待狂,还说人家虐待你,会不会我错怪刚才那个男人呢?不理啦,我都很少玩SM这东西,既然佳人赏面,当然要奉陪。

    我拿着皮鞭,轻轻撩她两下,莉莉说:“你咐疼我,真不枉我对你好哦!”

    找轻轻地打,她就诈痛狂叫,一时又叫痛,一时又叫好过瘾。打完之后,我就想到一个好刺激的性交方法,我拿两张凳,分别放在她屁股两边,然后我站在两张凳之上,一左一右,于是乎,我的肉棒就对正她的肉洞。我的龟头在她阴毛之上磨了磨,磨到硬梆梆就插进去。

    接着,我就一起一落,一出一入地抽插起来。初时还以为好过瘾,原来好辛苦,第一:方向不对,我的阳具胀硬之后好像高射炮向天,现在却要要射向地。第二:我好似坐隐形椅,累得要死!

    莉莉就过瘾咯!我锄得几锄,她已经有高潮,不停地喘气,叫得不清不楚,难为我这么卖力!

    插了一会儿就射出来,我将肉棒一抽,就将精液射向她的乳房。这餐免费餐可吃得好辛苦,我腰又痛,脚又软,放莉莉下来后,就拜拜走人,下次都不这样玩啦!真是贴钱买难受。

    这几个新房客都算好合作,月尾就自动自觉交下个月租,不用追数,今日拿两张支票去银行入数,返到楼下,吓了一大跳,情况真的乱过打仗,十几个蓝帽子加上军装围住条上海街,然后一、二、三,狂风扫落叶式将黄色招牌拆个清光。

    一见到我,莉莉就走过来说道:“陈先生,来啦!整碗餐蛋面请你!”

    “你们被人家拆招牌,还吃得下!”

    “哦!由他们拆啦!阿姐大把钱,拆了更好,反正我都想换一个大的!”媚媚道。

    “不要钱吗?”我顶了她一句。

    “花得多少呀!让男人多干两次就够啦!”媚媚说道。

    话没说完,莉莉已经整了碗面出来,味道真不错!吃完了面,看见莉莉伸了伸脚,摸了摸胸,哗!引死人!突然间,我眼前一亮,怎么莉莉的样子这么像澳门小姐李莉莉呢?以前没有留意,是因为莉莉的乳房小到我根本无法联想到李莉莉身上去。于是我合上双眼,双手乱摸,脑子里就想着李莉莉。

    男人就是幻想型的动物,我在两个乳峰上面搜索,想攀上高峰,摘粒天山灵芝。奇怪啦!怎么没有?我睁开眼一嫡,哈!原来我不是在摸她的乳房,而是在摸她的屁股!

    莉莉半闭双目,口中哼着绵绵软语,都不知她在讲什么,总之就是在叫我干她.插她,莉莉好像发狂使得,原来她讲粗口时劲过我。

    平时,我一听见觎女人讲粗口就会有性反应,现在正处于性高潮期间,听到女人讲粗口,天呀,我死啦!我爆血管啦!

    射精射了七、八下之后,我就开始平静下来,当我离开莉莉时,原来媚媚的客已经走了。媚媚笑着对我说道:“玩得这么劲呀!”

    “媚媚,你的客人走了好了吗?”我笑住答她。

    “是呀!你同莉莉入房这么久,我已经和三个男人性交过,让他们射精三次啦!”

    媚媚不像是在说笑!究竟是我好劲,抑或三条麻甩佬好差呢!

    莉莉同媚媚这两条死妹丁,真的是说得出.做得到,一个礼拜之后,居然挂了个更大的招牌上去。不过,招牌上的字句就有不同,加了句‘买一送一,样样都行’。

    自从莉莉一厢情愿当自己是我的女人之后,媚媚就比较少和我交媾了。说真的,其实我是比较喜欢和媚媚性交的,除了她的大乳房.大屁股,我最欣赏的是她的鬼主意,好像第一次,她就用剪刀剪穿我的底裤,初时吓了我一跳,但到现在我还记住,还想再玩多一次。

    今日,我上去找她们,莉莉一见到我就好像蚂蚁见到糖,欢喜地向我投怀送抱。我称赞她们的招牌,问道:“是谁想出来的主意呢?”

    莉莉说道:“我同媚媚一齐想出来的。”

    “怎样买一送一法呢?”我问。

    “一份钱,两个人服侍,怎么样,便宜吧!”

    “便宜!我都想试一试”我打蛇随棍上。那知莉莉红着脸说道:“我服侍得你不够吗?你有什么不满意呢?”

    讲到不满意就多了,不过,阿妈教落,免费餐可不要嫌三嫌四!我望住莉莉,勉为其难地说:“十全十美啦!”

    莉莉拖我入房,她说最近学会泰式人体按摩,问我想不想试一试?”

    我当然想啦!‘人体按摩’好过瘾的!我去澳门试得多啦,不过香港的妹仔次次都做到汤不汤,水不水,技术好差。

    莉莉叫我上床,就开始用有限的乳房同我磨,为了柔滑一点、她搽一下油在自己双乳,又搽得我全身都是,她磨我的鼻.磨我个耳朵,磨我的嘴唇、我一边享受,一边五爪金龙,抓她个屁股。她那对奶猛磨我嘴,死都不肯换位、问她怎么不磨其他地方?

    她说道:“你的胡子好性感呀!”

    “我今天不记得剃胡子!”

    “你以后都不要剃啦!你留胡子很有型哩!”

    “留胡子?没有问题,长胡子为妹留嘛!”

    “我又不要太长、像这样长短,就够啦!”

    “留长一点可以戳入你的阴道嘛!”

    “你想戳死人吗?”哗!她的声音实在娇媚,她的屁股还扭了两下,迷死人了!我一口咬住她的乳头,当香口胶似的,越吃越好味。我当莉莉就是我卤水鹅,乳娘之类,我肚仔饿,要食奶奶,于是抱住她对奶子。

    “够啦,够啦,你咬住我的奶头,会咬掉的!”

    “我要吃奶呀!”

    “我又没生还在,那有奶给你吃呀!我去拿牛奶给你吧!”莉莉推开我,走出去拿牛奶。我见到床下有一对小巧玲珑的女装鞋,就拿起来玩。

    莉莉拿了一大碗将来,见到我在玩她的鞋,就掩住嘴笑道:“你有恋鞋狂吗?”

    “我.我不知是不是恋鞋狂,我要女人就千真万确。”我对她说。

    “你捉住我的靴不如捉住我对脚比较实际啦!”

    “鞋就是鞋,脚就是脚,不同嘛!”

    “鞋是死物,我的脚是生的,你舔舔它,它会有反应呀!”

    “你好想我舔你的脚吗?”

    “你不想吗?你仔细看看,香港小姐都未必有怎么可爱的脚呀!”

    我留意一看,莉莉的美腿真的好吸引人,应大就大,应小就小,大腿肉好结实,白雪雪,膝头肉中有少少骨,小腿就更加迷人咯!好像什么呢?真讲不出了,总之好美。

    “怎么样呀,你还没看够吗?”

    “看够又怎样,未看够又怎样呀!”我问。

    “看够就动手啦!摸摸它,吻吻它啦!好多客人都这样哩!”

    我伸手去摸,摸完大腿摸小腿,我发觉一样奥妙、摸女人的脚最好闭上眼睛,不要用眼睛、要单纯用手去感觉。我由她的膝头一路顺住脚肚摸下去,摸到脚踝,再摸她的脚背。

    莉莉脚背的皮肤幼滑,我忍不住要摸多几下。摸到脚趾,莉莉突然震一震,我睁开眼一看,真是奇观呀,死女包竟然半闭双目、一条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好像有性高潮似的。真奇怪,难道她的脚趾竟像阴核那样敏感。

    既然她喜欢,我有不计较,我就当正她每一只脚趾的一粒阴核、由轻轻力摸到大大力,大大力又摸到细细力、总之摸到她阴道出汁为止。

    我以为她已经好满足啦,那知道对我说:“摸摸就算了吗?”

    “我巳经好有心机摸啦!”

    “你,吻它啦!”原来衰女包想我用嘴舐,男人大丈夫,舐就舐啦!我先舔她的脚骨、再用鼻闻闻她的脚趾,莉莉的脚说是臭又不时,说是香好又太不可思议,但事实上真是好有刺激作用。

    我再闻多几下,就开始觉得好兴奋,于是,我就伸条舌头入她的脚趾缝舐。我舐得几下,就整只脚趾放入嘴里面。

    真想不到,我会沦落到帮一只‘鸡’吮脚趾,不过、好在越吮越有味,我就捧住她一对脚、吮完脚趾舐脚底于是舐到不亦乐乎!

    舐了一会儿,莉莉说道:“你刚才说要喝牛奶呀!”

    “你的脚趾好味过牛奶,鱼与熊掌,我拣脚趾。”我说道。

    “你可以鱼与熊掌都一齐要呀!”

    “我当然想啦!”

    莉莉从我手中将她那只玉腿一拔、然后将脚趾漫落牛奶里,再抽出来,就对我笑着说道:“新鲜炮制的牛奶凤爪,你慢慢享用啦,公子!”

    “多谢娘子!”我见那些鲜奶浸满她的脚,慢慢从五只脚趾滴落地下、就马上用口接住,并且逐只脚趾吮。吮了一会儿,莉莉又用脚趾沾一次鲜奶,让我吮到痛痛快快。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