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娱乐邪神】第三第四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6   

                    第三章
      和唐嫣赵丽颖这些新世纪后的小花旦担心被主子处罚相比,上世纪过气得不
    能再过气的那些女明星们担心的就多的多了。
      私人spa会所,张蕾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来,尽管有主子庇佑,几十年了
    身体依然保持着当年模样,但近几年张蕾心里依旧惴惴不安,闲来无事便会来s
    pa会所,哪怕技师已经告知她过无数次,皮肤和婴儿一般紧致嫩滑,可张蕾还
    是固执的让技师给自己保养皮肤。
      张蕾刚一站起身,身边侍立的女仆立即将衣服给张蕾披上,女仆个子很高腰
    肢儿纤细,一双长腿更是笔挺犹如一双筷子,张蕾接过衣服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这会有人找我吗」
      「有的」女仆踏着高跟鞋原本就很高的个子加上高跟鞋就更高了,拿起膝垫
    放在地上,双膝跪在垫子上,从包里掏出手机,毕恭毕敬的递了过来「小主,刚
    刚安雯小主打电话过来了」递过来的双手纤细雪白,手腕上套着玉环,上面细微
    刻着名字吴优,便是这女仆的名字张蕾顺手接过电话,看吴优侍立一旁,眼观鼻
    鼻观心,这女孩是杨雪的信徒,张蕾自己压根就没有什么信徒,所以安排吴优的
    时候只好从别的人的信徒那里抽调,女孩原本一心想来侍奉主子和杨雪,却被安
    排来侍奉张蕾,而且在此之前她都不知道张蕾是谁,难保心里有些不平衡。
      不过终究是经过长期的训练,还是女仆班的优等生,哪怕心里微有些芥蒂,
    但伺候人的活计却从没落下,张蕾也就不计较这么多了。正要回拨给安雯,门
    「当当当」作响,吴优赶忙上前去拉开房门,门口站着的正是安雯,「你先出去
    吧,我和蕾姐有话要说」
      「是」吴优欠身一礼,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蕾姐,你知道吗,有人私
    底下嚼舌根,说要把那些过气的没用的老婆子都踢出去」门一关上,安雯急匆匆
    的做到张蕾身边,拉住张蕾的手,安雯话音刚落,张蕾一下子要跳了起来,声音
    抬高了八度「你说什么?主子要把我们丢了?」
      「嘘,蕾姐,安静,不是主子,是有人这么私下里嚼舌头,主子估计现在还
    不知道呢,她们私底下聊天时候这样说的」张蕾激动的反应把安雯吓了一跳,连
    忙将情绪激动的张蕾按住。
      「唔呼,你吓死我了你,不是主子的意思就行,其他人嫉妒咱们眼红的人还
    少吗?你想也知道,主子现在母狗越来越多,争宠的越来越多,那些什么冰冰呀,
    王鸥刘涛,什么的还没蹦跶几年呢,这新起的赵丽颖、唐嫣、佟丽娅又有后来者
    居上的态势,大家争抢的就越来越激烈了,看咱们这些老的过气的自然就不顺眼
    了」
      「蕾姐,可以啊,这些年看着你跟养生一样,啥事也不关心,没想到圈里的
    事情门清啊,看来今天找你找对了」安雯紧紧抱住张蕾的胳膊,「蕾姐,那你说
    我们怎么办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私底下这么嚼舌头,这么些年来我们也
    没伺候过主子几次,我们现在天天吃的,用的,住的,还有这一身容颜都是主子
    给的,二十年前,咱们还对主子有点作用,可现在,咱们是一丁点用处都没有,
    哪怕这一身皮囊都要靠着主子的恩宠才能维持,你说万一要是主子知道了,嫌弃
    咱们没用了,不给恩宠,我们岂不是马上就入土了,蕾姐我不想死啊」
      安雯这番话也让张蕾沉默了,张蕾也怕,换谁谁都怕,几十年养尊处优,容
    颜不变的生活,尤其是自己同龄人几乎都快进棺材,不时传来逝世的消息,而自
    己还保持着少女的容颜,张蕾就更加害怕了。
      张蕾没说话,安雯倒是自顾自的说起话来,「蕾姐,我最近一直在做噩梦,
    我梦到主子不愿意要我们了,不过几分钟我们就成了老太太连路都走不动了,我
    真的好害怕,我怕主子像丢垃圾一样把我们给丢了」说着安雯的眼泪就下来了
    「放心啦,安雯,主子不会的」张蕾宽慰的抱着安雯的腰,「我们伺候主子那么
    多年,主子若是就这样把我们扔了,那其他人岂不是人人自危,主子不会干出这
    样的事情的」张蕾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安雯还是在麻痹自己,她们对于主子来说就
    是玩具,将老旧的玩具扔掉真的要在意新玩具的想法吗,张蕾不知道,她没有这
    个把握,只好一遍遍这样想着来宽慰自己。
      「其实,其实我真的很想主子能陪陪我,不需要主子操我,只要主子在玩弄
    母狗的时候,能趴在主子身边就可以了,之前我还跟沈琳聊了聊天,那时候我还
    经常跟沈琳抢主子的鸡巴吃,真怀念那时候啊」
      张蕾也是一时无语,安雯、沈琳怀念,她又何尝不是呢,曾经被主子牵着赤
    身裸体在街上爬行,哪怕有障眼法的庇护,周围人根本看不见她,依然羞耻的高
    潮迭起,在临街的窗前肆意放尿,那段日子羞耻万分,如今却是异常怀念。
      安雯突然抬起头「蕾姐,你说我们去找主子好不好,我上周看了个电影,是
    讲一条老狗拖着年迈的身体回家,当年的主人特别感动,陪那条狗度过晚年,我
    们就是那条老狗,再去找主子一次,伺候主子那么多年,再哀求他一次,让我们
    能趴他身边,就哪怕不能舔他的脚能闻到味也是好的,好不好嘛蕾姐」
      看着安雯近乎哀求的眼神,张蕾点了点头,安雯欢喜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兴
    奋的拉住张蕾的手,「我这就去跟沈琳说,我们三个一起去,求主子一定成的」
      「可…你知道主子现在在哪吗?」张蕾这句话一下子把安雯问住了,「我们
    去找刘亦菲,主子那么宠她们母女,她一定知道的」
      「这…。不太好吧」张蕾话还没说完,安雯就急匆匆的走了,临走丢下一句
    「我去找沈琳啦」
      张蕾看着安雯离去的背影一时没回过神来,门外的吴优倒是走进屋,「扑通」
    一声跪在地上,「小主,如果你去找主子的话,可不可以把奴也带上,奴跟着小
    主已经五年了,奴还从来没有见过主子呢」
      「好吧,我知道了,不过我们还是先考虑考虑能不能找到主子吧」
      香港的豪宅里,披着睡衣的林青霞正坐在床边对着一堆散乱的照片出神,直
    到只穿着比基尼的林凤娇走进屋来,「你怎么突然翻起老照片了」林凤娇坐在一
    边看向那一堆散乱的照片,「我在回忆和主子在一起的时候,你看这张是主子第
    一次抚摸我,那时候我还不叫他主子,叫他赵牧,那会我还不知道他就会是我的
    主子,只是觉得很喜欢这个人,想和他在一起」,照片上林青霞伸手去拉那个叫
    赵牧的男人,而男人只露出了半张凝重的脸。
      「还有这张是这主子在酒会时拍的,那时候我已经疯狂的爱上他了,费了好
    大劲才成功和主子在一起拍照呢」照片上林青霞满是幸福的神色,深情望着一旁
    叫赵牧的男人。林凤娇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自己和林青霞并称双林而自己永远
    也没有这样和主子合照的照片,自己第一张照片便是被主子强奸破了后庭,一张
    俏脸因为痛苦和屈辱而扭曲近乎变形了,也无怪乎林凤娇心里不舒服,所有香港
    的女人里主子只和林青霞玩过短短几天的虚假恋情,利用信仰之力让林青霞疯狂
    爱上了他,而其他女星则无一例外都是被强行破身之后再灌以信仰之力强迫臣服。
      似乎林青霞也感觉到了林凤娇心里不舒服,随即换了一张照片,朝林凤娇晃
    悠「这是我第一次灌尿,还很害怕,半天嘴也对不上,后来主子拿了根导管插到
    我咽喉上才才把尿灌进去」,照片上林青霞满眼皆是幸福的光芒,嘴巴张着插进
    一根管子杏黄的尿液正顺着管子灌进去。
      「凤娇姐,我好想主子,想念我们一起伺候主子的日子」林青霞说着就在林
    凤娇脸上亲了一口,林凤娇没有说话扑过来捧住林青霞的脸吻住双唇按在了床上,
    一把褪去林青霞身上的睡衣,只有在这个时候林凤娇才会觉得面对林青霞时自己
    占了上风。
      此时门口一个脑袋缩了回来转头看向一旁的从来不穿衣服的刘嘉玲摇了摇头,
    「这两人又搞起来啦」,刘嘉玲看李嘉欣的神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妈妈,两位姨妈又亲在一起了」李嘉欣小跑回来笑嘻嘻的跪在刘嘉玲的双
    腿间,「妈妈,在骑我一会呗,两位姨妈还不知道要弄多久呢」刘嘉玲和李嘉欣
    当年被主子强行冠以母女称谓,尽管当初两女只是为了讨好主子才接受了母女的
    身份,但几十年下来,甚至比亲生母女还要亲密些。
      这样算起来李嘉欣喊双林两人姨妈,倒是硬生生把刘嘉玲年龄给喊大了,不
    过辈分什么的现在并不重要,毕竟所有女明星只有母女两辈,绝对没有第三辈,
    所以哪怕是林青霞的女儿生下女儿,依然喊林青霞妈妈。
      「可真耽误事」刘嘉玲伸手将李嘉欣按在自己湿漉漉的阴部,「曼玉,你不
    去把她俩拉开吗?别忘了有事情呢,她俩这一搞不知道要多久,咱们就在这等着?」
      靠在躺椅上正在享受胡杏儿和颜卓灵两个新晋毕业女仆按摩的张曼玉惬意的
    翻了个身,摆了摆手连话都不想说,跪在一边的女仆长文咏珊赶忙接话「嘉玲小
    主,奴去叫吧」
      「你?你去加入进去,然后再增加点时长,屋里那两个你能拉得住哪个,好
    像你还是女仆的时候就是贴身伺候青霞的吧」刘嘉玲毫不客气的回怼,吓得文咏
    珊话都不敢接。
      「好啦,好啦,嘉玲,你怎么尽欺负咏珊,人家新晋女仆长就这么怼别人的
    啊,咏珊不也是好心帮忙,反正咱们也不着急,对我们来说时间也不重要嘛」正
    在摆弄茶壶的米雪回头给文咏珊撑腰,虽然米雪向来与世无争,平日里像个透明
    人,但毕竟也是长一辈的,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嚯,连自己亲外孙女都不管了吗?米雪你还说,你那小女儿马上毕业了,
    你就不管啦,准备让她回来当女仆是吗,你愿意你女儿一年一年慢慢熬,我可不
    舍得我嘉欣宝贝的孙女回来当女仆呢,当女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伺候上主子呢,
    有我们这么多资源在,帮衬着在娱乐圈混两年直接就能被主子宠幸」。
      「嘉玲你这话不太好吧」一直没发言的港姐孙泳恩劝了劝,示意刘嘉玲这周
    围都还有好几个女仆呢,你话这样说让别人怎么想,「她们是被主子收进来做女
    仆的,咱们伺候主子的时候她们也是能一起侍奉的,咱们的女儿若是去做女仆那
    可是要一级一级考核上来,等到伺候主子那天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刘嘉玲倒
    是毫不客气,向孙泳恩这般港姐出身,又基本上没有参演过什么作品,彻彻底底
    的花瓶,刘嘉玲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过。
      刘嘉玲这话也正是这些女明星一直不解的地方,明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
    偏偏当女仆都要从最低级一级一级往上考核,外面收进来的女仆却能直接和她们
    一起伺候主子,思来想去她们也只能用主子不愿意让自己的后代走捷径来解释了。
      事实上她们哪里知道,她们能怀孕完全是主子想玩玩她们大肚子或为人母时
    候的样子,也有的是她们想生孩子,于是主子赐了一个孩子,注入她们身体里的
    只是一颗能量化的伪精子,可以说在还没有出生前,孩子的一切就已经被注定好
    了,与其说是人类不如说是不够完美的克隆人更为恰当,和有着无限成长可能的
    人类孩子相比,她们的成就着实有限。
      孙泳恩马上就不说话了,她最小的女儿现在还在最低级的女仆考核没有出来,
    这也让孙泳恩后悔不已,若是当初加把劲让她混进娱乐圈,也不至于现在还在女
    仆班里混迹,甚至不时还要伺候优等女仆,倒是自己的外孙女混的风生水起,让
    孙泳恩说话都有了几分底气。
      等了许久,林青霞和林凤娇顶着红晕的脸走出房间,见双林一出来,刘嘉玲
    拍了拍身下的李嘉欣立即上前询问「雅文,佳慧(李嘉欣的孙女)她们能不能去
    大陆」
      「她们,可能要等一等,现在香港这边的艺人都往大陆跑,大陆那边的人之
    前才跟我说她们手头也比较紧张,所以雅文和佳慧如果要去大陆的话,可能要等
    一等」
      「倩原是不是要去大陆」还不等林青霞话说完,刘嘉玲立即半笑着说道,
    「唔,倩原去大陆是之前就定好的,现在名额正紧,雅文和佳慧就先等一等吧,
    梦姐那里我会去说的」林青霞知道刘嘉玲话里藏话,面色不改摆出大姐大的样子,
    正色对刘嘉玲说道。
                    第四章
      韩国首尔,音乐大赏一结束,金智妮连后台都没有进和经纪人招呼了一声,
    就径直往地下车库走,刚进车库,就围上来一堆记者,举着摄像机和话筒堵住了
    前进的路,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粉丝,兴奋的举着金智妮的牌子尖叫,「您对SQ
    UAREONE,这张专辑发行有什么看法,您现在单曲solo会不会像4m
    inutes一样影响到blackpink各成员之间的关系呢」
      金智妮微微笑了笑,径直往前走,周围记者发现自己不自觉的竟往后退去,
    「各位可以放心,也包括我的粉丝们,我会处理好blackpink成员间关
    系的,大家都是姐妹」说完金智妮大踏步的朝地下车库的一个通道走去,众人紧
    跟着发现通道上赫然写着「圣公教会」
      众人赶忙停下脚步,圣公教会在韩国德高望重,近些年来更是女性权益保护
    的典范,不久前以一己之力在国会发起议案成功废除了通奸罪,声望一时无量,
    没有允许又非圣公教会成员众人自然不敢乱闯。
      金智妮走了几步,侧面便是豪华气派的的大门,推开门便是装修的金碧辉煌
    的前台,前台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女服务员,见到金智妮推门进来,连
    忙上前两步双膝跪在地上,「智秀、彩英、lisa三位小主马上就过来,智妮
    小主稍稍等候一下」
      「其他人呢」
      「少时组和天使组前面才到,现在已经在展览了,别的小主早就已经到了」
      「哦,意思是我是最后一个到的了?」
      「额,是…是的」女服务员害怕极了,眼前这位小主可不好伺候,不知道哪
    句话惹得这位小主不高兴了,那可有得受了服务员话音还没落,「踏踏踏」几声,
    金智秀、朴彩英和lisa踏着高跟鞋全身赤裸的跑到金智妮面前,欠身行了一
    礼,「来齐啦」金智妮说完抬手一挥,几个项圈就出现在金智秀、朴彩英和li
    sa的脖子上,三女随即跪伏在地上,将项圈上的链条递给金智妮。
      「走啦」金智妮兴奋的一拉狗链,三女快步向前爬行,到电梯口金智妮抬手,
    一个黑色的虚空圆洞凭空出现,宛如一道空间裂缝一般,手按在圆洞上,光芒一
    闪,金智妮和三女就来到一个大厅之中便是三星总部大楼的顶层。
      大厅大概有三个足球场大小,四周围着一圈高台,像是观礼台一般可以居高
    临下俯瞰地面,高台下方的地面趴着数不清的女人,都是圣公教会的成员,忽然
    空间显现一道裂缝,金智妮牵着三女走了出来落在高台上。
      众女见到是金智妮带着三女,有的面露羡慕,有的带着崇敬,有的则一脸不
    屑,躺着红色头发的姜涩琪转过头对跪在一旁的裴珠泫「主子还真宠着这妮子,
    竟然让她这般玩」
      裴珠泫无所谓的抖了抖头发,「这有啥,毕竟是主子新宠,宠着她让她玩玩
    也时正常,你忘了,那边那个」裴珠泫朝金泫雅的方向努了努嘴,「当年那位,
    不也一样被主子宠着,何等威风,各种法术随便她玩,会里除了主教谁不让她三
    分,现在呢,还不跟我们一样,何况别看她现在这样子,待会还不一定能不能让
    她成为狂信者呢」。
      「不会吧,主子现在这般宠着她,她居然进不了狂信者?那她岂不是要丢人
    丢大发了」姜涩琪一下子兴趣倍增,若是金智妮这次进不了狂信者的队列,那就
    有乐子看了。
      一旁的金艺琳转过头,「哼,现在这么火,还不是主子让她这么火,若是我
    们有她那样的资源,比她还要火呢,能给主子拉更多的信徒」作为红贝贝组合的
    成员,自然对黑粉组合不太感冒,尤其是不服金智妮现在如日中天的影响力。
      金智妮牵着朴彩英等三女走下高台,a- pink的朴初珑出声提醒「金智
    妮你迟到了」
      「前辈,这不需要您担心的」金智妮微微躬了一身随即走开,把朴初珑凉在
    原地,「你」朴初珑又惊又怒,万万没想到金智妮竟会这般回答自己,周围其他
    A- PINK成员尹普美、郑恩地、孙娜恩、金南珠、吴夏荣五女也纷纷私语抱
    怨金智妮不尊重前辈。
      大厅里的女人,人挨着人跪在地上,犹如床垫一般柔软的地面倒是不用担心
    长时间的跪会影响膝盖,毕竟跪出淤青也影响在主子面前的观感,每一个女人都
    和自己的团成员在一起,等候着展览,大厅里的灯忽然亮了起来,叽叽喳喳的声
    音一下子消失,金智妮牵着三女也吓了一跳,随便找了一块空着的地方跪了下来。
      高台之上的虚空中,一道裂缝显现,众女齐声念唱起颂词,「伟大的主人,
    我们以……」不多时,裂缝中白光大作,照耀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地面上的众女
    更加兴奋了,念诵的声音都带着颤抖。良久,光芒散去,李富真和宋慧乔跪伏在
    高台上,一个人影若隐若现,宋慧乔站起身走到众女面前,伸手一抓虚空中出现
    一根类似权杖一样的东西,不过顶端更像是一根阳具的形状,每代圣公教会主教
    都有这个东西,唯一的作用便是能调动主子早就安排好的信仰之力。
      虚空中若隐若现的身影不必多说便是这大厅里数千性奴的主子了,姑且称呼
    他- 赵牧吧,毕竟他只有在刚刚炼出形体那时,和林青霞谈了几天虚假的恋情,
    用了赵牧这个名字,此外再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了。
      宋慧乔握住权杖朝地面一点「展会现在开始」话音刚落,音乐响起,便是前
    两年大火的提线木偶,从半空中落下四个只穿着蕾丝连体丝袜的女人,正是st
    ellar四女,拼命扭动着身躯,双腿不停大张,朝众人显露着被蕾丝遮挡的
    若隐若现的阴部,若是寻常人,男的早就气血喷张,女的只觉得脸红,可惜在这
    里,哪个女人都可以比她们四女跳的更骚浪。
      此刻赵牧并没有关注大厅里数千年轻美貌的性奴们的表演,而是全心沉浸在
    意识海之中,一颗巨大的信仰之树深深扎根在意识海之中,信仰之树上长满了叶
    子,每一片叶子便是一个信徒,有些叶子绿的发亮,有些则已经偏黄色,有几片
    甚至已经近乎枯萎了。
      信徒分两等,一等便是女明星们,她们向信仰之树贡献信仰之力,同时又从
    粉丝身上吸取信仰之力,信仰之树又会将吸收来的信仰之力再反哺给这些女明星
    让她们对于普通人的吸引力更高,从而获得更多信仰之力。
      另一等便是普通信徒,原本赵牧只通过女明星身上吸取普通人信仰之力,后
    来发现,相当多的普通人对于明星并没有那么大的狂热,所谓路人粉占了相当大
    的多数,而狂热粉丝终究是少数,于是赵牧便对普通人也下手,将娱乐圈外的貌
    美的女人也收为信徒,直接吸取信仰之力。
      这一套模式让赵牧几十年来吸收了以天文数字计算的信仰之力,女奴更是不
    计其数,但如今问题也越发明显,为了让女明星们发自内心的追随,被强行征服
    的女明星们的青春都被大大延长了,单单就这一条就让所有被霸王硬上弓的女明
    星们心甘情愿的匍匐在赵牧脚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的女明星越来越多,而
    老一代的女明星们却渐渐丧失了人气,尤其是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活跃的女明星
    像张蕾、甄珍、邓萃雯等等这些已经是完完全全不可能再吸取到任何信仰之力,
    她们也无法像何超琼、李富真那样赚取钱财,一开始就是花瓶,而今随着年岁增
    长,连花瓶也已经无法维持,在前几年问题还不是很明显,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
    活跃的女明星也近乎退场之后,问题变得越发严重。
      这些已经过气的女明星完全没有了任何价值,连身体机理都要时刻依赖着信
    仰之力维持,否则分分钟就将近入土,更夸张的像法亚丝* 福阿德、格蕾丝·凯
    莉、玛丽莲梦露这几个没了信仰之力直接就可以进棺材了。
      对于信仰之树而言,这些过气女明星已经彻底成了包袱,每天都要消耗相当
    的信仰之力,若是将她们直接甩掉,倒是减轻不少负担,但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
    将直接引发其他年轻信徒们对他的信仰危机。
      他是神,他是无所不能的神,神将永远眷顾她们,这一点在所有信徒之中根
    深蒂固,一旦发现他并不是甚至还会抛弃她们,所有信徒对他信仰都将大打折扣,
    严重的可能直接导致信仰之树的崩塌。
      而由此带来的另一个问题便是,庞大的信徒数量,让赵牧无法再对每一个信
    徒都了如指掌的控制住,哪怕每一个信徒都是虔诚的信仰他,但他已经无法清楚
    的知道这些信徒在想什么,要干什么,他唯一还能确定的便是这些信徒一定是忠
    诚于他,至于忠诚的信徒之间发生的矛盾和斗争已经不是赵牧所有控制的住了
      底下的信徒自然不知道他们主子在愁什么,「开幕式凭什么是她们啊」看到
    stellar出场,莫说少时,天使团,连clc,bravegirl,都
    一脸不屑,崔有真一脸的嫌弃,一个靠卖肉火起来的女团凭什么在开幕式上跳舞,
    「或许是因为她们跳的比较骚吧」全孝盛想了半天想出来一个理由。
      「骚?跳的骚,谁不行,能在主子面前跳舞,别说骚了,多下贱的都可以,
    孝盛论你,你不行吗,你这对奶子一抖,不把她们几个牢牢压下去」崔有真不服
    气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就天天笑话我的奶子」全孝盛挤了挤自己的胸,一掌
    半宽的乳沟着实诱人,「孝盛,你给主子乳交过吗」崔有真看着全孝盛的双乳一
    脸羡慕,「那当然,双乳包着圣具,嘴里含着,能为主子乳交那是最幸福的事了」
      这时音乐突然变换,歌姬李智恩登台,后庭插着绽放的孔雀尾,一件完整的
    银白色连身皮衣从中间裂开,正好将乳沟、光洁的阴部和后臀裸露在外,和一旁
    用丝袜裹的严严实实的权宝儿形成反差。
      一组接一组的女奴们登台表演,无论是国民妖精还是清纯歌姬都无一例外的
    拼命的向主子献上自己虔诚的信仰,放在两三年前,赵牧不但会享受这一切甚至
    还会让表演完的女奴们再过来伺候他作为奖赏,但此时赵牧全身心的在计算从韩
    国这里吸取到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树从树根上分出五个大的树杈,每一个树杈都分出无数个细小的枝丫,
    这五个大的树杈便分别代表着,韩国、日本,大陆、港台及欧美,光看叶子的茂
    盛程度便是以韩国和欧美为最盛,日本其次,港台最为衰败,现在韩国可以说是
    赵牧信仰之力的最大的获取地,尤其是韩国女明星年龄正盛,最是吸取信仰之力
    的时候。
      表演结束,宋慧乔上前一步面对台下众女,李孝利、韩佳人、伊恩惠等上一
    代狂信者半跪在宋慧乔身后,乳头上、阴唇还有阴蒂上打着银白色的环,用银色
    的铁链连起来,铁链另一端是一根白色的7字形圆棍,毫无疑问7形棍的棍头塞
    在了狂信者的后庭里,「现在宣布狂信者的名单」话音刚落大厅里变得静悄悄的,
    只剩下了均匀的呼吸声。
      「李宣美」第一个名字一出来,「啊…。」womdergirls成员们
    一起发出了激动的喊声,周围的众女也纷纷鼓起掌了,「太棒了,宣美我们就知
    道你一定可以的」朴誉恩哭的满脸都是眼泪紧紧抱住了李宣美,禹惠林和金婑斌
    叫喊着凑过来抱住了已经惊喜的进入呆滞状态的李宣美,「快上去啊,宣美,别
    在这里傻愣着」反应过来的朴誉恩赶忙催促这手足无措的李宣美爬上起落架,
    「金泰妍、林允儿、郑秀妍」比起wondergirls成员们的激动,少时
    三女就淡定多了,毕竟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预定好了狂信者的位子,这次不过是
    名正言顺的颁发,少时三女微笑着也爬上了起落架。
      「裴秀智」毫无疑问MISSA的成员们也是一阵狂喜,只是孟佳眼神里闪
    过丝丝伤感,不过也很快一闪而过为队友鼓起掌来,欣喜的裴秀智连滚带爬的往
    起落上狂奔,一连跌了几个跟头,惹得众女一阵哄笑,李玟暎在后面大喊「慢点」
    羞得裴秀智不好意思转过头来吐了吐舌头。
      「朴智妍,金泫雅」两女很淡定的接受众女鼓掌,相互对视礼貌性的微笑一
    下向起落架爬去。
      ……
      三星总部房间里,李富真正在翻看财报,宋慧乔已经离开了,少时九人及金
    智妮和朴彩英三女还有这次的狂信者们一起跪在地上等候主子到来,刚刚就任狂
    信者们的李宣美等几女已经和她们的前任一样,在乳头和阴蒂上穿好了环。
      金智妮一脸委屈的神色,只不过这会谁也没顾得上看她,空间一阵扭曲,随
    即赵牧走了出来,「主子」李富真走过来磕了个头,「办得不错」听到这句夸奖,
    李富真欣喜的又磕了三个头,正要抬头吟诵颂词感激主子的夸奖,「转过去」李
    富真激动的无以复加,难道主子要宠幸我了颤栗着身体转过身去,仅仅是这一下
    的臆想下身就已经泛滥不堪。
      李富真值钱刚刚穿上的西装短裙裙摆已经被捞起来了,湿漉漉的阴户露在外
    面,在其余众女羡慕的眼神中,粗长的阳具捅进了湿漉漉的阴户,「啊啊!」李
    富真当即尖叫起来,脑袋竭力往后仰去,强烈痉挛起来,插入时那一瞬间所产生
    的快感,让她的脑袋几乎一片空白,那种冲击力度是之前自慰以及被任何女奴舔
    弄时完全达不到的,李富真身体不断向后拱去,全身剧烈地抽搐,其余众女满是
    期待的神色。
      不过几下李富真睁着无神的双眼趴在地上喘息,金智妮快步上前一把拔掉塞
    在后庭的肛塞,把褐色的菊穴分的大大的,等着主子临幸,「知道为什么不让你
    入狂信者吗?」
      「奴不知」金智妮用肩膀顶着地面双手奋力掰开屁股,火热的阳具靠近菊穴
    一瞬间,金智妮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融化掉了,「主子好烫啊,主子…。轻饶
    了智妮」阳具在金智妮的大呼小叫声中缓缓塞进菊穴,「你会知道的,接下来不
    但你还有你们要跟我一起去大陆。」
      「是」少时等十二人齐齐激动的应声回答,
      上海黄浦区,新建的高档住宅小区,黄洁敲了敲门,半天没有人响应,奇怪
    怎么没人,不是刚刚打电话还在家嘛,黄洁正想着,门突然打开了,穿着睡衣和
    丝袜的女人站在门口「陈婷,你半天在干嘛呢,不是在家嘛」黄洁边说边进了屋,
    一进屋就愣住了,屋里还有一个人,上身穿着西服正装,下身却是只有一条裤袜,
    陈婷走过来,拉住黄洁的手「这位是瞿颖,是检察官呢,是我的好朋友,可以介
    绍一下认识」
      黄洁想了想,自己在黄浦区做警察做了那么久愣是没见过她,「您是哪个检
    察院的,我还没见过您呢」
      「我刚来浦东人民检察院,才参加工作不久,不认识也很正常」黄洁礼貌性
    笑着点了点头,借着跟陈婷一起去厨房做饭的功夫,从包里掏出雕塑,「陈婷你
    认得这个吗」
      陈婷脸色变了变,「看着有些眼熟,怎么啦」
      黄洁将雕塑翻过来,「你看,这句话,明显这东西就不是随便弄得,定是再
    搞什么仪式,王警官怀疑是不是跟什么邪教有关,只是现在没有证据,你身上那
    个纹身跟这个很像,你不会也…」
      「怎么可能,洁洁你想什么呢,倒是我曾经有个当事人和这个有些关系,我
    回办公室再帮你找找看那个人的资料,这个雕塑要不你放我这」
      「那怎么行,我肯定要带回所里,你要是知道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现在
    王警官跟我都很怀疑,只是没什么证据,而且那些女孩也都放回家了。」
      「好,我知道了」陈婷点了点头。
      吃过饭,黄洁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看着房门关上,陈婷立即跪在了瞿颖双腿
    间,小心翼翼的将瞿颖腿上的裤袜脱了下来,瞿颖任由陈婷将自己的裤袜脱掉,
    露出腰间一个纤细的丝带,一直连到阴道,瞿颖伸手一拽扯出来一根假阳具,粗
    长的阳具看得陈婷眼睛都直了,美滋滋的转过身去,向下一扒拉将身上丝袜扒到
    膝盖弯处,瞿颖把阳具扶正,一下塞了进去,「这边的事情我会告诉丽颖小主和
    嫣主子的,你这次也算是禀报有功,说不定两位小主可以让你当她们的侍女」
      「啊,谢谢小主栽培,谢瞿颖姐姐提携」陈婷一边被干着,一边勉强回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