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逆命】第10-11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38   


       第十章!网吧
      慕言回到家时,慕雪梅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妈,昨晚没睡好吗?」见慕雪梅有点不对,慕言以为慕雪梅昨天的酒还没
    醒。
      「妈昨晚睡的挺好,倒是你,昨晚睡的好吗?」慕雪梅突然微微笑着,看着
    慕言的模样,心里暗道:「死兔崽子越来越帅了,难怪……」
      「睡的挺好的啊,妈,怎么不吃饭啊?」慕言洗完手,冲着慕雪梅说道。
      「儿子啊,你过来一下,帮我看看这是什么。」慕雪梅示意慕言过来,指着
    茶几上的水晶衣扣说道。
      慕言走过来,看着茶几上的水晶衣扣,有点摸不透慕雪梅的意思,摸着头道:
    「怎么了妈?不就是一个衣扣吗?」
      「我早上回来,在你房间看见的。」慕雪梅依旧带着微笑看着慕言,淡淡的
    说道。
      「额……我房间?这……」慕言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昨天宋可心来过,
    并且自己撕掉了她的连衣裙。
      「连衣裙……连衣裙……卧槽,不是吧!!」想到宋可心的连衣裙胸前确实
    有两颗装饰用的扣子,看了看桌上的水晶衣扣,慕言冷汗一下就流了下来。
      慕雪梅见慕言的表情,心中又确定了一点,不在继续追问衣扣,话音一转道:
    「妈早上回来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套衣服,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这……这是昨天有个女同学,她……她来找我请教一个问题……中途发生
    了一些意外,我就拿了一套妈你的衣服让她换上了。」
      见慕雪梅突然说衣服少了一套,慕言稍微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昨晚宋可心穿
    走了一套衣服,心中暗骂自己同时,编了一个有点勉强的理由,企图蒙混过关。
      「哼,换衣服也要换床单?当你妈是傻子吗!赶紧老实交代!」啪的一声,
    慕雪梅突然一掌拍向茶几,严肃的看着慕言。
      「看来妈是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了,但是,绝对不能让妈知道这件事,死就
    死吧!」慕言心中暗道,深呼吸一口,不好意思的道:「昨晚我睡觉的时候,那
    个……那个梦……梦遗把床单弄脏了,我就把床单洗了。」
      「……」慕雪梅的表情有点尴尬,同时也暗道「儿子正是发育的时候,梦遗
    好像也正常。看来是我敏感过头了。」
      「多大的人了,也不害臊,行了,赶紧去吃饭吧!」慕雪梅有点脸红的把慕
    言赶去吃饭,同时自己也站了起来,向厨房走去。
      见慕雪梅不再提这件事,慕言终于松了一口气。
      吃饭期间,母子俩都有点不好意思说话,一顿饭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中结束。
      吃完饭后,慕言把碗洗了,跟坐在客厅的慕雪梅打了声招呼,便打算去学校
    了。
      「记得让你同学把衣服拿回来,那套衣服是妈最喜欢的一套了,平时都舍不
    得穿,没想到你这兔崽子一拿就拿中了。」见慕言要去上课,慕雪梅突然说道。
      慕言心中暗暗叫苦「我怎么去拿啊,我去,宋可心怕是恨不得劈了我吧!」
      但是嘴上还是应道:「啊?哦,好,等她洗干净了会拿回来的。对了,妈,
    我晚上晚点回来,不用等我吃饭了。」
      「嗯,注意安全。」
      ……
      「怎么找宋可心呢,我连她家在那我都不知道。问小柔柔?也不合适啊…
    …而且,衣服还在不在都是一回事,烦。」午休的时候,慕言趴在课桌上,脑海
    中想着离家时慕雪梅的吩咐。
      午休结束,赵玲玲就一蹦一跳的来到了慕言的教室,站在张晓军面前也不说
    话,直直的看着张晓军。
      张晓军扛不住赵玲玲的目光,拍拍慕言的肩膀起身走了。
      「言哥哥,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晚上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嘛。」赵玲玲坐在张
    晓军的位置上,一双玉手很自然的抱住慕言的一条胳膊,嘴里甜甜的说道。
      「晚上不行,我没空。」慕言直接拒绝了,别说今晚还有事,就算没事,也
    不可能跟赵玲玲去看电影。
      「哎呀,去嘛去嘛,很好看的。」赵玲玲使出撒娇大法,摇着慕言的胳膊说
    道。
      「真没时间,我放学后要去查点资料。」被两团肉摩擦着,慕言感觉自己来
    了反应,赶紧把手从赵玲玲的胸前抽了出来。
      「那人家也要去,说不准还能帮上言哥哥。」赵玲玲马上转移目标,反正她
    只要能跟慕言一起,看不看电影完全无所谓。
      「……随你便吧,反正脚长在你身上。」慕言无奈,干脆先答应了,放学后
    再找机会偷偷溜走就是了。
      「耶,那就这么说定了,言哥哥可不能偷偷溜走哦。」赵玲玲说完,左右看
    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这边,凑到慕言脸上「吧唧」一口亲了上去,然后带着满足
    走了。
      「……」突然被赵玲玲偷袭了一下,慕言摸摸脸上残留的温度,有点无奈的
    拿出课本准备上课。
      ……
      温柔经过宋可心的一番开导,醒来之后情绪稳定了很多,吃完午饭后就来学
    校了,她决定要跟慕言好好聊聊,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哼,讨厌鬼。」去教室的路上,温柔嘴里嘟囔着。
      到了教室后,温柔下意识从窗口看过去,寻找着慕言的身影,然后就看到了
    令她崩溃的一幕,那个上午跑来找自己的赵玲玲,正坐在慕言旁边,看上去好像
    是在撒娇,慕言嘴上动了动,温柔不知道慕言说了什么,之后看见的,就是赵玲
    玲亲了一口慕言。
      「怎么会……」强忍住泪水,温柔转身快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回到自己办公室,反手把门锁上,温柔崩溃的靠着门蹲下,小脸枕着白玉般
    的手臂,眼泪不断的流下。
      「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慕言说过的,他不喜欢那个女孩的。」突然想
    起什么,温柔抬起头,抹抹眼泪起身坐在椅子上。
      「对了,她就是那天在校门口缠着慕言的女孩,对,是她,慕言说过,他不
    喜欢这个女孩的,我不能被打倒,我要坚强一点!」温柔在心里暗示着自己,接
    着又想到宋可心的话「他应该压力太大。」
      「唔,那我该怎么给他减压呢……」温柔双手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发着呆
    ……
      ……
      赵玲玲其实看见了温柔,所以她故意亲了一口慕言,既能气气这头奶牛,打
    击她的信心,也能让自己在慕言心里的印象更深,她何乐而不为呢?
      「哼哼,今天一定不让你偷跑!」赵玲玲已经决定了,最后一节课她要早退,
    然后先去停车场等着慕言。
      慕言自然是不知道赵玲玲的算计,也不知道被温柔看见赵玲玲亲他的一幕。
    此时的他正在思考,下午下课后,去网吧,试着用网吧的电脑做个小游戏。只是
    他有点担心,现在的电脑比起10年后,差的太多了,只怕自己有能力而电脑不
    支持。
      ……
      见女儿情绪好了很多,吃完饭去学校后,宋可心也安心了很多,不过她有点
    担心慕言,虽然上午跟女儿说不介意,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年龄家世的事了。
      「不行,我要趁这个机会彻底让他们两个断了,不然老娘也太亏了!」想到
    这里,宋可心掏出手机,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
      「老刘,下午麻烦你帮我盯着慕言,不管他去了那里,你马上通知我。」
      「好的,夫人。」
      宋可心放下手机,叹了一口气:「傻丫头。妈是为了你好,不要怪妈。」
      想了一会,宋可心便上楼回房间去了……
      ……
      下午有英语课,慕言现在有点不敢面对温柔,他都忍不住想请假回家了,但
    是一想到上午见面后,也不知道温柔怎么样了,他又有点犹豫,最终,慕言还是
    决定不请假了。
      「唉,还是算了吧。」想到这里,上课铃就响起了,慕言拿出课本,静静的
    等着温柔过来。
      温柔的脚步声很轻,踩着一双平底凉鞋走了进来,第一眼就扫向了慕言的位
    置,然后又迅速移开视线,走上了讲台。
      慕言看着温柔的有点红肿的大眼睛,心里有点自责「我就知道,小柔柔肯定
    会哭鼻子的,唉。」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其中温柔的目光时不时会落在慕言的身上,定格几秒
    后又看向别处。
      慕言倒是很正常的听课,但是旁边的张晓军就不同了,一下课就勾着慕言的
    肩膀,激动的道:「看见没,看见没?温老师一直看着我啊。」
      「你怎么知道温老师看的是你?难道不能是别人?不能是我?」慕言有点无
    奈的扳开张晓军的手。
      「不,我能感觉到,温老师看的是我。」
      看着突然又一脸深情的张晓军,慕言单手扶额,摇摇头道:「是是是,你说
    的都对。」
      ……
      放学后,慕言一路小跑,时不时的左右观察一下,直到停车场都没有看见赵
    玲玲,才松了一口气。
      「得快点溜。」嘴里嘀咕一声,慕言踩上自行车就准备离开。
      「嘻嘻,言哥哥我来了。」早就在暗中观察的赵玲玲看见慕言后,偷偷的溜
    到慕言身后,趁慕言把书包放在自行车前面的篮子时,直接跳上了后座,横坐在
    后座上,双手从慕言背后环绕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慕言,小脸贴着慕言的后背轻
    轻的摩擦着。
      「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慕言差点被吓到把手里的书包都丢了出去。
      「人家不告诉你,走嘛走嘛,言哥哥快点嘛。」赵玲玲催促道。
      「唔唔……言哥哥的背好有安全感,好好闻的味道。」赵玲玲贴着慕言的后
    背,有点花痴的闻着慕言身上的味道,幸福的想着。
      慕言在心里比较了一下两人的差距,叹了一口气发动自行车,载着赵玲玲向
    网吧赶去。
      「言哥哥,我们去那呀,不是说查资料吗?」赵玲玲见慕言骑到网吧就停了
    下来,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就是在网吧查,下来吧。」回了赵玲玲一句,待赵玲玲下来后,慕言放好
    自行车就走进了网吧。
      ……
      「嘟嘟嘟」
      宋可心看了下震动的手机,接起电话道:「老刘,有什么情况吗?」
      「夫人,慕言载着一个女学生去了网吧。」
      「女学生?」
      「是的,两人好像有点亲昵,那女学生一路上抱着慕言的腰。对了,那女孩
    好像是赵市长的千金。」
      「……好,辛苦你了,剩下的不用管了。」宋可心咬着牙挂了电话,把手机
    砸在床上。
      「好你个慕言,好你个慕言!」宋可心很生气,昨天还说多爱多喜欢自己女
    儿,今天就跟别的女孩打情骂俏?
      「赵文卓的女儿?王八蛋,你倒是会找女人啊,不是我女儿就是市长的女儿!」
    宋可心越想越气,换上了一件枣红色的短袖旗袍,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提着
    包包,开车往慕言的所在地赶去。
      「哼,我是为我女儿出气,对!就是为女儿出气!」到达目的地后,宋可心
    拿着包包从车上下来,看着「亚特兰网吧」五个字,咬着牙想道。
      走进这间网吧,宋可心马上捂住了鼻子,空气中的烟味混合着汗味让她差点
    没吐出来,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是烦躁,强忍着这股味道在人群中寻找慕言。
      很快,她就在一个角落看见了慕言,虽然网吧里的空气让她浑身不舒服,但
    是她硬生生的忍住了把慕言拉出去的冲动,慢慢的靠近着慕言,想看看他带着赵
    家千金来网吧干嘛。
      此时的慕言正坐在这台在他看来是废品的电脑前,查询着这年头的软件和目
    前的小游戏品种。
      赵玲玲则拉了一张椅子过来,乖乖的坐在慕言的身边,看着慕言在电脑上打
    开一个又一个她看不懂的软件。
      问她为什么这么乖的坐着,自然是因为慕言答应她,只要不烦他,一会忙完
    如果时间还早就陪她去看电影。
      其实慕言也就是随口一说,等查完资料,就算天色不晚,也可以找个借口甩
    下赵玲玲。
      宋可心偷偷的站在慕言的身后,见两人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心中的怒火
    消散了很多,见慕言一直盯着电脑,一开始宋可心以为他是在玩游戏,结果越看
    宋可心越震惊!
      「这小牲口,他是想干什么!」宋可心的丈夫现在管理的公司就是开发游戏
    的,以前两人关系还好的时候,宋可心也经常看见丈夫在家整理一些资料,有时
    候也会帮下忙,耳听目染之下,宋可心也对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
      当下,宋可心决定耐着性子再看一看。
      「言哥哥,喝点水吧。」赵玲玲扭开盖子,把一瓶可乐递给了慕言。
      「哦。」慕言看着电脑,也没在意,接过饮料就喝了一口,然后随手把饮料
    放在电脑台上。
      「这赵文卓的女儿看起来倒是挺不错的。」宋可心微微点头,接着就看见让
    她怒火上涌的一幕。
      「言哥哥好了没有嘛,人家想去看电影啦。」赵玲玲见慕言一直盯着电脑,
    完全不搭理她,忍不住有点恼怒的想「难道本小姐还没有电脑好看?」于是忍不
    住坐到了慕言的怀里,扭着身子撒娇道。
      「别烦我,起来。」慕言盯着电脑,没时间搭理这个戏精,一手推着赵玲玲
    的肩膀道。
      「这赵文卓的女儿怎么这么不要脸,这么多人在这都敢这样,要是没人岂不
    是……还有慕言你这小牲口,来者不拒吗?」宋可心看的火大,心里大骂着赵玲
    玲和慕言。
      见慕言推了两下就忍赵玲玲赖在他怀里,宋可心觉得肺都要气炸了,哪里还
    能忍得住,上前两步就揪住了慕言的耳朵一拉!
      「哎哟,卧槽。」慕言正看着资料,突然耳朵传来剧痛,他还以为是赵玲玲
    在作怪,骂了一声后,就发现赵玲玲正惊恐的看着自己身后。
      「宋……宋阿姨,你好。」赵玲玲羞红着脸喊了一声。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想
    着「这个女人怎么会来这里?看样子还是来找慕言的,慕言怎么会跟她扯上关系?」
      赵玲玲认识宋可心是因为之前她爸赵文卓,赵文卓曾经带她参加过一场宴会,
    当时她爸就告诉过她,这个女人千万不能得罪。所以她才会认识宋可心。
      慕言发现是宋可心后,本来生气的脸马上一变,有点尴尬的喊了一声:「宋
    阿姨。」
      宋可心见赵玲玲还在慕言怀里,眉头抖了抖,骂道:「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了出去。
      慕言推开赵玲玲,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又回头对着欲言又止的赵玲玲说道:
    「你先回去吧,宋姨应该找我有事。」
      「哦……讨厌,人家好不容易买到的票……」说着还低下头,一幅受了委屈
    的小可怜模样。
      「……」慕言转身就走,同时心里再次骂了句「戏精!」
      出了网吧,慕言四处看了看,却没见到宋可心,正疑惑着,马路边的一辆奔
    驰摇下车窗,一对洁白的玉手对着他招招手。
      慕言见状便走了过去,同时有点好奇,宋可心怎么会来找自己。「不过也好,
    正好问问她衣服的事。」
      「上来!」宋可心坐在驾驶室,压抑着怒火说道。
      慕言见宋可心脸色不好,以为是温柔的事,所以他也不敢皮,乖乖的坐在副
    驾驶座位上,车里有股淡淡的香味。
      「你可以啊,才多久时间啊,又勾搭上市长千金了,挺能耐的嘛。」宋可心
    带着嘲讽的说道。
      「不是,宋阿姨你误会了啊,我和她没这种关系的。」慕言闻言,知道是宋
    可心误会了他和赵玲玲的关系,急忙解释道。
      「言哥哥都喊上了,当我又瞎又聋吗?」
      「……」慕言突然不说话了,怪异的眼神看着宋可心。
      「我……我是为我女儿讨公道!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狗眼!」
    被慕言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宋可心才发觉刚刚自己的话,听着就像是在跟自
    己男人闹脾气一般,脸上一红匆忙解释道。
      「你也说了,她是市长千金,我怎么敢得罪她呢?」慕言有点无奈的说道。
      「呵,得罪我的时候可没见你怕过。」宋可心闻言冷笑一声。
      「……」
      「宋阿姨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个话题已经没法聊了,慕言赶紧转移着
    话题。
      「你上午对小柔说了什么对吧,其中的事我也不过问了,以后别再打扰我女
    儿了。」宋可心转过头,盯着慕言的双眼,最后一字一字的说道。
      「额,阿姨你可能是误会了,我没打算放手啊。」慕言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
    宋可心。
      「哼,慕言,别忘了你对我做过什么,如果小柔她知道了,你怎么办?你对
    得起她?」
      「还有,我刚刚看你好像是想做小游戏?如果你乖乖的,不再打扰我女儿,
    我可以帮你。」宋可心先是带着怒意的说道,说到后面又恢复了心情,诱惑着慕
    言。
      想到昨天跟宋可心的旖旎,慕言只感觉胯下一热,隐隐的有点抬头的迹象,
    赶紧甩掉这个念头,然后对着宋可心道:「小游戏我自己能做,不需要阿姨你帮
    忙。」接着又有点尴尬的说道:「至于你和我之前的事,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呵,误会?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送你进去吃公家饭?」宋可心冷笑道。
      「……宋阿姨你到底想怎样,要我放弃温柔是不可能的!」慕言斩钉截铁的
    说道。
      其实宋可心也很头疼,自己到底该拿慕言怎么办,送他进监狱,估计女儿会
    恨死她。威胁他离开自己的女儿,昨天已经试过了,没成功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总不能告诉自己女儿,你老妈跟你男人上过床吧?一时之间,车里突然安静
    了下来。
      「对了,宋阿姨,那个……你是不是拿走了一套衣服?那啥,方便还给我吗?」
    慕言觉得好尴尬,但是慕雪梅又说了,这衣服是她最喜欢的一套,要自己拿回来。
    之前还发愁怎么联系宋可心,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这美妇人,干脆就提了出来。
      「丢了,丢垃圾桶里了!」宋可心这个气啊,你这小牲口什么意思?我被你
    强奸了还没说什么,一套衣服你还敢追着我要?
      「额,丢了就丢了吧……」
      见宋可心不说话了,慕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么在车里安静的坐了
    10分钟。
      见宋可心还是不出声,慕言小心翼翼的看着宋可心道:「那,宋阿姨没事我
    先回去了?」
      宋可心也有点尴尬,刚刚被慕言提起衣服的事,又想起了昨天,眼前这个男
    孩,对着自己身上羞人的部位不断地亵玩,心里一荡,被紫色内裤包裹着的小肥
    屄,好像有什么正从里面流出来。
      「呸,宋可心你咋这么不要脸。」心里暗骂一句,宋可心淡淡的说道:「行,
    你先回去吧。」顿了顿,把手机递过去说道:「把你家里的电话给我。」
      慕言愣了下,也没多说什么,接过手机,把自家号码输了进去,把手机还给
    宋可心,道:「那再见了,宋阿姨。」说完慕言便朝着自己的自行车走去。
      第十一章!吕德华
      赵玲玲其实一直没走,她就站在一个拐角处看着不远处的奔驰车,见慕言进
    去了这么久都没出来,有点担心又忍不住想着宋可心找慕言干什么,因为她实在
    想不到,这两人能有什么交集。
      等了大半个小时,见慕言终于下车了,赵玲玲便小跑着过来,抱住了慕言的
    一条胳膊,对着慕言上看下看。
      慕言被这戏精看的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宋可心看见了又会怎么想他,抽出手
    说道:「赵玲玲,天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家了,不好意思。」
      「才7点嘛,那电影不长的,1个小时就能看完的,你就陪陪我嘛。」赵玲
    玲嘟着小嘴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慕言说道。
      「赵玲玲,我们真的不可能的,为什么你就不死心呢?」慕言心一狠,他决
    定今天彻底解决掉这件事,不然下次看见的人是温柔的话,那傻丫头不知道得伤
    心成什么样子。
      「言哥哥,我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正眼看我?我到底
    哪里差了?」赵玲玲突然觉得好委屈,为了慕言,她彻底的放下脸面,整天缠在
    他身边,结果却被慕言这样讨厌着。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现在真的没时间谈恋爱,而且我一个穷小子,你到底
    看上我什么了?」慕言并不是一个冷血动物,看着赵玲玲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
    终究是没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可是人家也说了,只求你能陪陪我,每天陪我一会就好,好不好?」察觉
    到慕言的口气有一点松动的迹象,赵玲玲挤出一点眼泪,泪眼汪汪的看着慕言。
      宋可心坐在车里,看着这幅场景,虽然听不见他们俩在说什么,但是看着赵
    玲玲的模样,她也能大概猜到一些,有点不爽的她把车开了过来,摇下车窗对着
    慕言说道:「慕言,上来吧,阿姨突然想起跟你母亲有点事要说,顺便载你回去
    吧。」
      「可是……可是我这自行车……」慕言能猜到宋可心是给自己解围,感激的
    同时又有点犹豫的看着自己的自行车。
      「让这丫头先骑回去就好了,丫头,可以吗?」宋可心看着赵玲玲说道。
      「嗯……可以……言哥哥,那明天见吧!」赵玲玲闷闷不乐的踩上慕言的自
    行车,径直的朝着她家远去。
      「呸,渣男!」宋可心突然骂了一句,脚下一踩油门,奔驰车就在慕言眼前
    消失。
      「……」慕言有点凌乱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奔驰车,心中仿佛有一万匹
    草泥马奔腾,只能一边心里骂着宋可心,一边走着回家了。
      ……
      江大山下班后,骑着一辆电动车回家,至于为什么一个教导主任骑电动车,
    那是因为车是他的主人老婆开的,用主人老婆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畜生怎么能
    和她一样开车呢?
      到家后,江大山还没打开门,就听见他的主人老婆的浪叫声,江大山知道,
    他主人老婆的主人兼他的男主人来了。
      江大山打开门,迅速的把门关上,才看向沙发上奋战的一男一女。男的叫吕
    德华,是他老婆张晓丽一次晚上下班回家时,因为车坏了,又一时拦不到车,她
    索性就走路回家。
      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突然被人拉进巷子里爆肏了一顿,据张晓丽说,那天
    晚上她被肏的下面两个穴都肿了,回来修养了三天才好。
      这个男人就是吕德华,自那天之后,张晓丽也不开车了,天天晚上下班后,
    内裤也不穿,就走到那条巷子里,看能不能遇到吕德华,结果没几天,她就再一
    次的遇上了吕德华。
      原来当时吕德华是失恋了,在酒吧大醉了一场,回家的时候因为尿急,看见
    前面有一条巷子,吕德华便进去巷子里掏出鸡巴撒尿。
      撒着撒着,就看见一个穿的很风骚的女人经过巷子,喝了酒的吕德华被欲火
    冲破了理智,便冲上去把张晓丽给拉进巷子里强奸了。
      强奸了张晓丽之后,酒醒了一半的吕德华心中也害怕张晓丽报警,便一连躲
    了好几天,直到几天后,吕德华见一直没什么事情发生,又偶然看见张晓丽穿的
    更风骚,每天都跑进巷子里等几分钟才离开。
      心中大定的他有点明白了,于是隔天张晓丽又跑进巷子里的时候,他出现了。
      张晓丽一看见吕德华,羞涩的低下头,直到吕德华走过来,把张晓丽抱进怀
    里,伸手摸了一下张晓丽的胯下,才发现眼前这个骚货竟然没穿内裤,在他就要
    掏出鸡巴狠狠地教训这个女人时,张晓丽突然红着脸的说让他来自己家里,在她
    老公的床上肏她。
      于是俩人就这样开始了,江大山回忆结束后,看着沙发上的老婆被吕德华狠
    狠地对折着压在身下,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小脚被吕德华塞进了张晓丽自己的嘴里,
    张晓丽一边含着自己的脚趾头,一边浪叫着,任吕德华在她身上肏弄着。
      「母狗!爽不爽!主人肏的你爽不爽!」吕德华一边挺动着下身,一边骂着
    张晓丽。
      「唔唔……爽……肏死我了……母狗好爽……」张晓丽含着自己的脚趾头,
    含含糊糊的浪叫着。
      「臭母狗!真他妈的贱!自己的臭脚也啃的这么香!」
      「母狗……母狗就是贱……肏我……肏死我这条……不要脸的母狗……唔
    ……」
      「老子肏死你!让你发骚!让你犯贱!」吕德华大吼一声,按着张晓丽的大
    腿,胯下生风,鸡巴狠狠地肏着张晓丽的骚屄,撞击时产生的啪啪声都快要盖过
    张晓丽的浪叫声了。
      「啊啊……啊……死了……骚屄被……肏死了……肏死我……肏死我这条母
    狗……啊喔喔喔……去了啊……啊……」张晓丽吐出自己的脚趾头,仰着头,挺
    着身体,被吕德华狠狠肏弄的骚屄喷出一股骚水,同时尿眼一开,一股黄黄的骚
    尿迎合着骚水一同喷射,一黄一白两道液体在空中交汇,然后落在了地上。
      「臭婊子!老子也要射了!张嘴!」吕德华狠狠的肏了几下,拔出肿胀的鸡
    巴,插进张晓丽的嘴里,狠狠的肏了几下,一股精液从张开的马眼里射了出来,
    浓浓的精液把张晓丽射的胃里暖暖的,还在流骚水的骚屄又喷出了一股骚水!
      江大山就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自家老婆被人肏到高潮喷尿,还要喝下别的
    男人的精液。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是每次看见这种画面,江大山胯下的那根小牙签
    就硬的不行,恨不得冲过去把张晓丽再狠狠的肏一顿。
      但是他知道这只能是想想,张晓丽的小屄现在的他是没资格碰的,如果不是
    因为有时候吕德华没空过来,张晓丽需要江大山的嘴和舌头,那江大山能碰的估
    计就只有张晓丽的脚了。
      「那边的绿毛龟还不过来!」吕德华射完后,坐在沙发上,命令着江大山。
      江大山知道,自己的节目来了,他乖乖的站在门口把衣服脱了下来,趴下后
    向着沙发爬了过去。
      「把这条臭母狗喷的东西清理干净,妈的骚死了!呸!」吕德华说完后,一
    口痰吐在了张晓丽的骚屄上。
      江大山趴在地上的混合液体中,低下头,用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地面,偶尔
    还用嘴吸着地上的混合液体,把地上液体一点一点的吞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江大山终于清洁完了地面,乖乖的趴在地上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在江大山舔着地上的混合液体时,张晓丽也把吕德华的鸡巴含进了嘴里,用
    舌头在上面清洁写着,一双媚眼看着吕德华。
      「你们夫妻俩还真是般配啊,一条喜欢做母狗,一条喜欢当公狗,哈哈哈。」
    吕德华摸着张晓丽的还残留着红晕的脸,得意的大笑着。
      张晓丽吐出嘴里的鸡巴,把脸贴在吕德华的鸡巴上,一边摩擦一边应和着吕
    德华:「谁让主人的鸡巴这么厉害,把母狗肏的心都碎了,人家只能当一条母狗
    服侍主人了。」说完还伸出舌头去舔着黑黑的睾丸。
      舔了一会后,张晓丽又指着江大山说道:「至于这个绿毛龟,可能就是因为
    她妈跟公狗下的杂种,不然怎么会这么变态,竟然喜欢当绿毛龟。」
      「哈哈,说的好,来,主人奖赏你,让你舔你最喜欢的屁眼!」吕德华听的
    哈哈大笑,蹲在沙发上,指着自己的胯下说道。
      「嘻嘻,母狗马上给主人舔。」张晓丽媚笑着把头躺在了吕德华的胯下,让
    吕德华坐在自己的脸上,然后伸出舌头舔着吕德华的屁眼。
      「哦……舒服啊……臭婊子你的舌头越来越厉害了……嘶……对,就是这里,
    舔进去……我操,真爽啊!」吕德华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腿打着摆子说道。
      看了看依旧跪趴在地上的江大山,吕德华想了想,命令道:「绿毛龟,给我
    的母狗舔舔屁眼。」
      江大山闻言爬到张晓丽的胯下,伸出舌头舔着已经被吕德华肏的发黑的屁眼。
      房间里一时之间只剩下「嘶溜嘶溜」的声音,以及吕德华的吸气声。
      吕德华爽了一会之后,抬起屁股,笑着问张晓丽:「臭婊子,好吃不?」
      「主人坏,几天没洗的屁股让母狗舔,真坏。」张晓丽舔着嘴唇,淫贱的说
    道。
      「去,给这个绿毛龟尝一尝。」
      「不要嘛,母狗的嘴只想吃主人的鸡巴和屁眼。」张晓丽撒着娇道。
      「肏你妈,老子的话也不听了?!!」吕德华双眼一瞪,冲着张晓丽一吼。
      「不敢,母狗不敢,主人,母狗马上就给他尝一下。」张晓丽吓得双腿发抖,
    把还在舔着自己屁眼的江大山一脚踹倒在地上,尖叫着道:「绿毛龟,听见没有,
    把你的狗嘴张开!」
      江大山倒在地上,张开嘴巴,胯下的小牙签一抖一抖的,仿佛马上就要射出
    来一样。
      「呸,竟然要跟你这杂种亲嘴,老娘简直恶心的想吐!」张晓丽骂了一声,
    低下头吻了上去。
      两夫妻的嘴一对上,江大山的鸡巴就不受控制的射出了一股精液,让坐在沙
    发上的吕德华哈哈大笑。
      「妈的,笑死老子了,你这贱狗老公,哈哈,我看他妈还真的可能是跟公狗
    配种生下的他,哈哈哈!」
      张晓丽在江大山的嘴上停留了两秒就移开,然后一边吐着口水一边说道:
    「恶心死老娘了,竟然跟这杂种亲了嘴!」
      吐完后,张晓丽回头对着吕德华媚笑道:「主人,你把母狗压在这杂种绿毛
    龟头上肏好不好,让这绿毛龟一边给主人舔蛋蛋,一边喝母狗的骚水。」
      「哈哈,你这母狗也是贱,行,老子今天就依你了,趴好!」吕德华说完从
    沙发上下来,站在江大山夫妻俩上方。
      张晓丽趴好后,回头冲着吕德华淫贱的笑着:「主人快肏母狗的屁眼吧,这
    杂种已经在舔母狗的贱屄了。」
      吕德华蹲在张晓丽的屁股后面,已经重新勃起的鸡巴对准张晓丽黑色的屁眼,
    用力肏了进去,发出啪的一声响声!
      「喔喔喔……好深……主人……主人快肏烂母狗的烂屁眼!」张晓丽浪叫一
    声,被自己老公舔着骚屄,再被自己主人肏着屁眼,强烈的快感刺激着她的身体,
    使她求着吕德华狠狠的肏自己的屁眼。
      江大山舔着张晓丽的骚屄,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拍了一下,他知道,这
    是男人的卵蛋,于是他的舌头从张晓丽的骚屄里滑到了吕德华的卵蛋上,舌头在
    上面舔着。
      「我操,真鸡巴爽!这绿毛龟真他妈的贱啊,臭婊子,你怎么找到这么极品
    的老公啊?」吕德华也是第一次被男人舔卵蛋,虽然感觉有点恶心,但是一想到
    这个男人是自己正在肏着的母狗的老公,他就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肏着张晓丽
    的鸡巴也越来越快!
      「啊……好爽……当时母狗……母狗瞎了眼……才找了这个……这个绿毛龟
    ……喔喔……好涨……当时看他一表人才……谁知道……结婚那天……那天晚上
    ……啊啊……主人肏重点……」
      「继续说!别停下!不然老子不肏了!」吕德华在张晓丽的屁股上,狠狠地
    抽了一巴掌,命令张晓丽继续说。
      「喔喔……好痛……母狗说……结婚那天……喔……那天晚上……这绿毛龟
    就说……就说要母狗的尿……给他洗礼……然后他才能……才能算是我的老公
    ……」
      「哈哈,这么贱的吗?臭婊子那你给他洗礼了吗?」吕德华拍打着张晓丽的
    屁股笑道,鸡巴在张晓丽的屁眼里肏着。
      「洗了……喔喔……然后这绿毛龟又说要给母狗……给母狗舔脚……母狗就
    知道这……这个绿毛龟是什么人了……喔啊啊……后面……后面母狗的第一次
    ……也给了假鸡巴……除了主人……母狗没有……没有给别人碰过啊……啊…
    …」
      「哦?这么说我还是你第一个男人?哈哈哈,笑死我了!」吕德华听到这里,
    忍不住又笑出了声,感觉到身下舔着自己卵蛋的男人,已经舔到了自己和张晓丽
    的交合处,忍不住加快了速度,肏的张晓丽哇哇大叫。
      「喔喔……要死了……屁眼被肏烂了……母狗的屁眼……被主人肏烂了…
    …啊喔喔……去了……去了……」张晓丽被吕德华一顿狠肏,屁眼里火辣辣的感
    觉让她浪叫着到了高潮,仰着头双眼翻白,胯下的骚屄喷出了一股骚水!
      江大山听见张晓丽的叫声,急忙把嘴贴在张晓丽的骚屄上,把张晓丽喷出的
    骚水全喝进了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配合着张晓丽的浪叫,让这淫秽的场
    面显得更加变态!
      吕德华也忍不住了,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刺激了,在张晓丽的屁眼里狠狠的肏
    了几下,顶在直肠深处,一股精液狠狠的射了进去!
      射完后,吕德华拔出还未软下来的鸡巴,看着张晓丽被肏的合不拢的屁眼,
    忍不住一股尿射在了张晓丽的身上,把在张晓丽胯下的江大山也射了一脸。
      微微的喘了几口气,吕德华抱起高潮昏过去的张晓丽进了浴室,留下躺在尿
    水里的江大山在客厅里,同时传来一句话:「老子要去你房间继续肏这条母狗了,
    你这绿毛龟就自己在客厅玩吧,记得把客厅清理干净!」
      江大山失神的躺在地上,上身沾满了吕德华的尿水,小鸡吧流出一股精液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