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逆命】第3-4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6   


      第三章!高山牧场
      慕言抱起瘫软在腿上的温柔,把温柔放在了一边的躺椅上,摸了一下温柔的
    娃娃脸,看着温柔一脸红晕,眯着眼睛的可爱模样,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温柔的
    额头,再帮温柔把内裤拉上来。
      清理完椅子下的水渍,慕言看着还躺着休息的温柔,稍稍思考了一下,打开
    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因为已经上课了,慕言一路走的很安静,到了自己的班级,向正在讲课的老
    师请了个假,因为慕言的成绩很好,老师也没有为难慕言,直接批准了。
      见老师同意了,慕言便朝着食堂走去。
      10分钟后,慕言拿着一瓶牛奶回到了温柔的办公室,站在门口,隐隐约约
    能听见,小可爱温柔又哭上了,摇摇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温柔缓过来之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想到自己求着自己的学生,让他
    打自己的屁股,连那个羞人的地方都让他玩了,越想越羞人,不禁又哭了。
      「呜呜……我一定是生病了,好丢脸……呜呜,死慕言……打了人家就跑了
    ……屁股好痛……我不纯洁了……」
      温柔边哭,边撩起自己的连衣裙,摸着自己的屁股,刚刚的快感已经消失,
    只剩下疼痛。
      「变态……」想到那个地方被慕言用手指,在里面扣弄,抽插,温柔咬着下
    嘴唇低声骂着。
      慕言推门进来时,看见的就是温柔一手撩起连衣裙的下摆,一只手在屁股上
    抚摸,精致的娃娃脸上带着委屈。
      「啊!出去!你这个变态!」温柔见门突然被打开,慕言又走了进来,摸着
    屁股的手指向慕言,撩起的裙子也赶忙放了下来。
      「小柔柔你又不乖了。」慕言笑着走近温柔,伸手把温柔的手握在手里,拿
    着牛奶的手从温柔后背一压,便把温柔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啊!变态!不许叫我小柔柔!」被慕言拉进怀里,听着只有自己妈妈才会
    喊的小名,温柔的娃娃脸又红了。
      「放手!」被握着的手拉扯着,身体也挣扎着。
      慕言把温柔的手放开,捏着温柔的下巴,脸贴了上去:「小柔柔,你太可爱
    了,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挣扎着的温柔突然安静下来,迷人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有点不好意思别开
    脸。
      「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
      声音很低,如果不是彼此靠的这么近,慕言可能也听不清。
      「小柔柔。」把温柔的脸转了过来,看着撅着的小嘴,慕言把嘴贴了上去。
      「唔唔?」被突然吻上小嘴,温柔有点没反应过来,直到慕言的舌头伸进她
    的嘴里,温柔才双手在慕言后背上捶打着。
      无视背后的小拳拳,慕言一手按着温柔的头,舌头伸进温柔的小嘴里,舌头
    在温柔小嘴里吸着,舔着温柔的舌头,拿着牛奶的手,把牛奶放在一旁的办公台
    上,摸上了温柔被打的通红肿胀的屁股。
      屁股被慕言温柔的揉着,舌头被慕言吸着,温柔的渐渐的不在挣扎,锤着慕
    言的小拳拳慢慢的停下,有点不知所措的眨着大眼睛。
      慕言被温柔这幅有点呆萌的模样给整笑了,放开温柔的小嘴道:「小柔柔,
    你不要这么可爱好不好,看的我又想欺负你了。」
      「坏人,变态,流氓,色狼。我一定是病了,这不是我……」温柔看着慕言
    好一会,才低下头喃喃着。
      慕言也不打扰温柔,只是一手紧紧抱着她,一手继续在温柔的屁股上揉着,
    感受着因为紧抱着,而紧紧顶在胸膛上的两个大宝贝。
      一会后,见抱在怀里的可爱人儿还在碎碎念,不由得哑然失笑,摸着温柔屁
    股的手放开,把刚刚放到一旁办公桌上的牛奶拿上,拆开包装,吸管插进口子里,
    然后拿到温柔面前。
      「……」正在呢喃着的温柔,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牛奶,「高山牧场」。
    这个牌子,温柔从小喝到现在的牛奶,仿佛忘了此时此刻处于什么状态,嘴不知
    不觉的停下,张开小嘴含住了吸管。
      「咕嘟咕嘟……」空荡的办公室,慕言静静地一手抱着温柔,一手举着牛奶,
    温柔也乖乖的被慕言抱着,小嘴含着吸管,喉咙发出一声声「咕嘟咕嘟」的声音。
      很快,一瓶250ml的牛奶就见底了,温柔吐出吸管,委屈的小脸带着满
    足,打了一个饱嗝,才发现自己的行为好像很蠢,把头埋进了慕言的怀里,装起
    了鸵鸟。
      「温柔啊温柔,你怎么这么蠢,啊啊啊!完了,真的完了,我的教室生涯啊!」
      慕言抱了一会后,才松开了温柔,用手抹掉了温柔还挂着眼泪的脸蛋,才开
    口道:「小柔柔,好点了吗?」
      温柔这会倒是没哭了,或许是哭够了,也或许是因为喝了喜欢的牛奶而满足
    了。看着慕言的脸,又移开了目光,看着别处说道:「别以为一瓶牛奶就能让我
    原谅你。」
      「那就两瓶,两瓶不够就三瓶。」慕言自认已经了解温柔的性格了,故意把
    温柔当成小孩哄着。
      「……」
      「不够?那就四瓶好不好?嗯?五瓶?小柔柔?」见温柔不说话,慕言接着
    说道。
      「笃笃笃」敲门声突然响起。
      温柔赶紧离开慕言的身边,回到椅子上坐下,深呼吸了两口,瞪了一眼慕言
    才开口道:「请进!」
      慕言见被人打断,也不生气,笑嘻嘻的看着温柔,直到温柔瞪了自己一眼才
    收敛一点。
      门被推开,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三十来岁的模样,充满肉欲的目
    光在温柔身上扫射,看见温柔胸前鼓鼓的酥胸,眼镜男露出一丝淫笑。
      眼镜男无视了慕言,开口道:「你就是温柔老师吧?我是教导主任,我叫江
    大山,你好你好!」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去握温柔的玉手。
      慕言正疑惑这个男人看着眼熟,就听到他的自我介绍,江大山!
      来不及多想,眼看这江大山就要伸出猪蹄去抓温柔的手,慕言马上伸手拉住
    了江大山的手,亲切的握着江大山的手道:「江主任你好你好,好久没见你了。」
      江大山突然被慕言拉住,带着怒意转头看着慕言道:「哦,是慕言啊,你不
    去上课在这干嘛?」
      因为慕言的成绩很好,经常能拿到第一,江大山自然也是认识这个学生的,
    只是刚刚进来看见温柔后,下意识的忽略了他。
      只是此时,江大山就很讨厌慕言了,语气中也带上了一股怒意。
      「没什么事就回去上课吧!别打扰我和温老师谈事情!」
      「呵呵,江主任,清水公园晚上8点,你懂我意思吧?」慕言见江大山想打
    温柔主意,他怎么能忍,温柔已经是他慕言看上的人了,这个四眼仔还想打她主
    意?
      「你!你!……」听到慕言说出清水公园晚上8点,江大山先是震惊,然后
    便是恐慌!
      「江主任别激动,只要你不来骚扰我表姐,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慕言松开
    江大山的手,耸耸肩道。
      「……」江大山沉默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对着
    慕言说道:「记住你说的!」说完便带上门走了。
      温柔愣愣的看着两人在她眼前打哑谜,虽然不知道慕言说的,清水公园晚上
    8点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教导主任就这样走了,她也松了一口气,江大山那色
    眯眯的眼神,实在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小柔柔,我先回去上课了,江大山再来找你,你就告诉我。」慕言拿着手
    上的空瓶子,向着温柔摆摆手说道。
      「哦,对了,你的味道很好闻哦!」走到门口的慕言回过头,右手食指伸到
    鼻子下,耸动着鼻子说道,怕然后趁温柔没反应过来,打开门溜了。
      「味道很好闻?什么味道?」温柔歪着头低声道……
      走在走廊上,下课铃刚好响起,慕言算了下时间,竟然在温柔办公室里,待
    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温柔,温柔,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女人啊,当老师的人了,还这么蠢萌?」
    心里默默的想着,温柔刚刚喝牛奶的动作,以及离开时调戏她的那句话,慕言又
    忍不住笑了。
      回到班里,刚坐下,同桌张晓军就凑过来:「温老师找你干嘛去了?怎么去
    了一节课啊?」
      「帮她一个小忙,只是有点费时间。上节课的笔记给我看下。」随口扯了一
    个理由,试图转移话题的慕言说道。
      「喏,拿去吧,温老师漂亮吧?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啊……」把笔记丢给
    慕言,张晓军趴在桌子上说道。
      「别想了,没有也轮不到你啊。」慕言翻开笔记,一点一点的看着张晓军记
    下的要点。
      「唉……话说你的小迷妹呢?今天她怎么没来找你?」张晓军叹了一口气,
    又说起了慕言的小迷妹。
      「嗯?小迷妹??」慕言一时半会不知道张晓军说的是什么人。
      「嘿嘿,赵玲玲那丫头啊,她不是成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转吗?」张晓军不怀
    好意的说道。
      「我那知道啊,行了,别说她了,我先看会笔记先。」一提到这个名字,慕
    言就感觉头很痛,如果可以,真不想认识她啊……
      ……
      中午放学后,慕言跟张晓军打了招呼后,就骑上自行车回家了,因为离家不
    远,慕言一直都是在家里吃饭的。再加上,外面吃一顿也挺贵的……而且,时隔
    五年,终于能再一次尝到妈妈煮的菜,带着激动,慕言向家里飞奔而去。
      「妈,我回来了。」回到家的慕言喊了一声,向着厨房走去。
      「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去洗手吧!」慕雪梅在厨房里应了一声。
      慕言没有说话,走到慕雪梅身后,伸手抱住了正在炒菜的慕雪梅。低声喊道:
    「妈。」
      慕雪梅手上的动作一顿,突然被慕言抱住让她有点不习惯,记忆中,还是1
    0多年前,那个负心的男人抱过自己。
      「干嘛呢,赶紧去洗手。」空出一只手在慕言的手上拍了一下,慕雪梅把慕
    言赶了出去。
      慕言洗完手后,帮着慕雪梅把菜端了出去。
      一会后,慕雪梅把最后一个菜端了出来,母子俩便坐着吃饭了。
      吃到一半,慕言突然开口对着慕雪梅道:「妈,你好久没检查过身体了吧?
    周末我陪你去检查一下呗?」
      「妈身体好着呢,你个兔崽子给我好好学习,别的不用你考虑这么多。」
      「妈,我说真的,去检查一下也好啊,没病也能求个心安嘛。」见慕雪梅拒
    绝,慕言继续说道。
      「你二姨周末好像要过来,到时候再说吧。」
      「二姨?她来干嘛?」
      「好像要过来办点事,顺道来看看你。」
      「哦,就二姨一个人吗?」
      「估计会带上小霜吧。妈吃完了,先过去店里了,等下记得把碗洗了。」慕
    雪梅放下碗筷说道。
      「嗯,妈你去吧。」慕言含着一口饭说道。
      「走的时候锁好门啊!」慕雪梅拿上一个黑色的包包,换上一双低跟鞋就走
    了。
      慕言慢慢的吃完后,把碗洗了,锁好门,也回学校去了。
      刚进校门,慕言就被一个冲过来的女孩抱住了。
      「言哥哥,有没有想我啊?」女孩抬起头,明亮亮的大眼睛上带着一副眼睛,
    眼里的光芒透过镜片,看的慕言浑身不自在。
      「……赵玲玲,你能不能放开先?这是校门口啊!」推着自行车的慕言很头
    疼。
      「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嘛,言哥哥,你还没回答我呢!」赵玲玲松开慕言,
    改为抱着慕言的一只手,用胸前的两只大白兔夹住慕言的一只手。
      慕言想把手抽出来,但是稍微一用劲,就能感觉到赵玲玲波涛汹涌的胸部,
    这让他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
      周围的学生们早就对这一幕见怪不怪了,整个学校都知道,赵玲玲这个大小
    姐喜欢缠着慕言,他们也曾伤心过,也用过各种手段威胁慕言。但是通通都行不
    通,伤心?人家赵玲玲都无视你,伤心有什么用?威胁?之前威胁过慕言的那几
    个学生,听说都被赵玲玲教训的跟孙子一样。
      所以,现在看着赵玲玲跟慕言嬉闹,他们就当看不见了,反正也习惯了……
      但是有一个人不同,那就是温柔!
      温柔也是一个能回家吃饭,就绝对不会在外面吃饭的人,中午下班后,温柔
    就带着红肿的屁股,坐上了自己的宝马回家吃了一顿饭,吃完饭后,温柔回房间
    在自己红肿的屁股上,搽了点药以后,美滋滋的喝了一瓶「高山牧场」后,就开
    着车来学校了。
      刚到学校,就看见一个女孩抱着慕言的手,看着女孩脸上带着幸福的表情,
    温柔就自动脑补了一番。
      「哼,果然不是个好人,花花公子,变态,混蛋!」坐在车上的温柔嘟着嘴,
    看着慕言被那个女孩抱着手进了学校。
      「呜,屁股还是好痛。」下车时,一不小心碰着了屁股的温柔皱着柳眉,眼
    眶一红,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我说,赵玲玲你能不能别缠着我啊?」放好自行车后,慕言终于把手抽了
    出来,那一瞬间,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可怕的乳量。不过,想到赵玲玲的难缠,
    慕言赶紧甩甩头,把脑中那个危险的想法掐掉。
      「言哥哥,不要这么冷淡嘛,玲玲也不想缠着你的,谁让言哥哥你老是不理
    人家嘛。」
      看着赵玲玲娇柔的样子,慕言打了一个冷颤,他可是知道赵玲玲背后是有多
    腹黑的人,恶作剧什么的还是小儿科。
      有一次,慕言走的比较晚,经过操场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三个男生围着一个
    女孩,看情况不对的慕言放下书包,刚想冲上去,结果就看着赵玲玲一个人放倒
    了三个男生,这一幕让他硬是把嘴里的话吞了回去,默默的捡起书包走了。
      自那件事后,赵玲玲就突然缠上了他,想到赵玲玲的另一面,为了防止自己
    早夭,慕言就避着赵玲玲走,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不依不饶的缠了他一个月
      虽然赵玲玲可能对自己没恶意,但是为了防止意外,慕言还是决定别惹火上
    身的好。
      「……」慕言不语,甩下赵玲玲,快步朝着教室走去。
      赵玲玲站在原地,看着慕言离开,不禁剁了下脚,恶狠狠的低声道:「臭小
    子,老娘就不信你能跑出我的五指山!」
      第四章,不平静的夜!
      ……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后,慕言想起了温柔,想到自己上午下手好像挺重的,也
    不知道温柔现在还痛不痛。
      被慕言惦记着的温柔,这会正坐在办公室里发呆,一想到慕言跟一个女生走
    的这么近,她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不对,温柔你在想什么呢,他就是个变态花花公子,老是想着他干嘛?」
    发了一会呆后,温柔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把慕言从脑海里赶走了。
      「不行,作为老师,我一定要好好引导他!不能让他学坏!」虽然是这么想
    的,但是一想到被学生打了屁股,温柔就觉得好羞耻。还有,自己竟然求着他打,
    难道是因为跟慕言待久了会传染?
      「呜呜!好烦啊,我这还怎么拿出教师的姿态嘛!」玉手在披散着的头发上
    抓了一会,然后拍在办公桌上。
      「啪」
      「呜哇,好痛,我一定是被传染了!不行,我要远离他!」最终,做出决定
    的温柔站了起来,挥着拳头道。
      「小柔柔,谁惹你了!?怎么举着个拳头呢?」有点过意不去的慕言,最终
    让张晓军帮自己请假,然后跑到了温柔的办公室里,推开门就看见温柔绷着一张
    脸,举着拳头一幅要锤人的模样。
      「……」空气突然安静,温柔的小脸一点一点的变红,双手迅速捂在脸上转
    身。「这是老天跟我作对吗?又在他面前丢脸了。」心里想着的同时,耳朵竖起,
    听着慕言的动静。
      慕言见温柔又装起了鸵鸟,关上门就想着温柔走了过去,由于穿的是帆布鞋,
    加上慕言走路一般都是比较轻的,所以发出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他过来了,他想干嘛?会不会又打人家的屁股?」捂着脸,温柔听着声音
    一点一点的靠近,不由的想道。
      「不行,我要主动出击!温柔,加油,你可以的!」想到这里,温柔放下捂
    着脸的手,闭上眼睛转过身道:「慕言!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是你的……唔唔??」
      慕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温柔闭着眼睛转了过来,看着温柔的娃娃脸,那不
    停张合的小嘴仿佛有一股魔力,把他吸引了过去,伸手抱住了温柔,然后便吻上
    了她的小嘴。
      嘴上的感觉让温柔张开了眼,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慕言,任慕言在自己的
    嘴上亲吻着。
      「唔唔……唔唔……」温柔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紧忙伸手
    推着慕言的胸膛,漂亮的大眼睛里,已经有一丝水汽,仿佛在用眼睛告诉慕言:
    你再不放开我就哭了。
      慕言抱着温柔的手开始在温柔身上抚摸,摸到屁股时,轻轻的捏了一下,嘴
    从温柔的小嘴上移开,贴着温柔的小脸说道:「小柔柔,屁股还疼吗?」
      对于慕言一直叫自己小名,温柔已经彻底放弃纠正他了,听慕言又提起自己
    的屁股,而且那只可恶的手还在上面摸着,温柔终于又哭了,带着哭腔的道:
    「呜呜……你又欺负我!」
      「哪有,我是怕你太疼,帮你揉一揉。」见温柔又哭了,慕言赶紧安慰着她。
    说话的同时,还捏了一下温柔的屁股。
      「慕言,你放过我好不好?」
      「小柔柔这么可爱,我可不能放过你。」
      「呜呜……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你的老师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温柔
    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双手在慕言的胸前锤打着。
      慕言突然紧紧的抱住了温柔,凑在温柔的耳朵上,嘴里轻声的说着:「温柔,
    我喜欢你,也想欺负你。」
      「……你胡说什么,我们是师生,这样不行的,而且你现在应该要考虑的是
    好好学习!」突然被表白,被吓了一跳的温柔胡言乱语的拒绝着,一时之间也不
    哭了。说完后又继续道:「而且你有女朋友了,还来调戏我,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我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慕言一脸懵逼的看着温柔,很好奇温柔
    嘴里的这个女朋友是谁。
      「哼,还狡辩,中午我都看见了。」想到中午那一幕,温柔的声音也不知不
    觉变大了。
      「……她不是啊,那就是个神经病,我跟她没有关系的。」
      「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行的。」声音开始变轻,听见慕言否认,温柔竟然觉
    得有点开心。
      「行不行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慕言说完亲了一口温柔的脸。
      感受着慕言的温柔,温柔突然觉得慕言好霸道,霸道的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铃铃铃」
      上课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打断了两人的暧昧状态,温柔趁机挣脱了慕言
    的怀抱,低声说:「上课了……」
      「抬起头来,小柔柔。」
      温柔也不知道自己的头怎么自己就动了,抬起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慕言,
    然后又被慕言亲了一口。
      「我先回去上课了,小柔柔。」
      看着门被关上,温柔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傻傻的笑了。
      慕言出了办公室后,并没有注意到,在一旁的转弯处,赵玲玲刚好看见他从
    办公室出来。
      见慕言脸上带着微笑,赵玲玲不由的好奇慕言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有点疑
    惑的她走到温柔的办公室前,轻轻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从门缝里看了进去。
      温柔这会还摸着嘴唇在傻笑,自然也不知道有人在门缝里偷看着自己。
      赵玲玲看着温柔那带着红晕的脸蛋,还有摸着嘴唇的小手,联想到慕言刚刚
    的表情,一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她忍不住咬着牙,把门拉上,一脸冰冷的走
    了出去。
      直到走到厕所,赵玲玲才忍不住一脚踹在厕所的墙上。
      「大奶牛!敢跟老娘我抢男人!看我不整死你!草!臭婊子!」浑然忘了自
    己也是个大胸妹。
      ……
      下午放学后,慕言跟张晓军打了个招呼,便踩上自行车回家了。
      到家后,慕言在厨房看了一下,中午的剩菜热了一下,再炒了两个菜,打包
    好,然后便给慕雪梅送了过去。
      慕雪梅开的是杂货店,因为地段不好,生意也不温不火,这会没有客人,慕
    雪梅便坐在收银台看着门外。
      慕言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慕雪梅像是在发呆一般,也不知道自己的妈妈
    在想什么,走到近前,慕雪梅也没反应。
      「妈?想什么呢?」慕言见慕雪梅在发呆,不由喊了一声。
      「啊?哦,下课了啊,妈在想,干脆不开这家店了。」慕雪梅接过便当盒,
    一边打开盒子一边说道。
      「唔,也好,反正生意也差,妈你干脆关了吧,而且儿子也有一个赚钱的门
    路。」慕言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慕雪梅身边。
      「你个兔崽子,你还知道有赚钱的路子?」慕雪梅听儿子这么说,不由翻了
    一个白眼。
      「妈,我说真的,而且我也想好怎么做了。」
      「呵呵,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法子?」慕雪梅权当儿子是在逗她。
      「这个暂时不能说,不过妈,你就等着瞧吧。」慕言作为一个重生的人,自
    然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现在所欠缺的,只有一个字:「钱」……
      「行行行,妈就等着看我儿子怎么发财了,不过先说好,不该做的事你可不
    能做,学习也不能落下,听见没!」摸了摸慕言的头,慕雪梅严肃的说道。
      「放心,我的亲妈。」母子俩吃完饭,慕言把饭盒收拾好,拿出课本就坐在
    一旁看起了书,慕雪梅则看着慕言,眼里带着一丝欣慰。
      自慕言上初中开始,每天下课后就会自己煮饭,炒菜,然后给慕雪梅送过去,
    母子俩一起在店里吃完,慕言则在一边看书,慕雪梅则坐在一边看着他,等到晚
    上9点母子俩便一同回家。
      另一边,温柔回家后,脑海里依然回荡着慕言的话,小脸时不时就羞红,让
    一旁的宋可心看的有点好笑,感叹女儿终于长大了的同时,又有点担心自家这个
    傻丫头会不会被人骗了。
      看着温柔小脸上一会纠结,一会傻笑,宋可心终于忍不住对温柔说道:「小
    柔柔,看上哪个男人了?」
      「什么男人,就小屁孩一个……啊!不是,妈,你讨厌。」温柔一不留神,
    脑海里的想的就说了出来,说到一半,才发现宋可心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反
    应过来的温柔发出一声惊叫,娇嗔了一声,抱住宋可心撒着娇。
      「小柔柔,你这是看上嫩草了?对方是什么人呀?」宋可心顺势抱住扑过来
    的女儿,亲昵的问着。
      「没有没有,我才不要找男朋友,我要一辈子陪着妈妈。」把头埋进宋可心
    的胸前,温柔撒着娇说道。
      「傻丫头,又说傻话了。」宋可心见女儿不肯说出对方,也不追问了,抱着
    温柔的手在温柔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好了,都几岁了,还赖在妈妈怀里撒娇,
    起来吃饭吧。」同时心里想着「」明天让司机去查一下吧。」
      温柔上午被慕言打的红肿的屁股这会还没有消肿,突然被宋可心拍了一下,
    痛的她抖了一下,眼眶马上湿湿的,死死咬着牙不让声音发出来。
      平复一下心情后,温柔从宋可心怀里起来,转过头不让宋可心看见自己羞红
    湿润的眼睛,边走边道:「爸爸呢?怎么没看见爸爸?」
      宋可心听见温柔问起丈夫,表情有一瞬间僵硬的道:「你爸好像说今晚有一
    场生意要谈,没时间回家吃饭了。」
      母女俩吃完饭以后,温柔向宋可心说了一声,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宋可心见女儿今天这么反常,有点担心的她打了一个电话给司机,然后便回
    房间洗澡去了。
      温柔回到房间,关上房门,扑倒在床上,脑海里想着慕言。想了一会后,双
    手在床上拍打着:「坏蛋!小流氓!」
      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摸着,轻轻的在上面拍了一下,小脸一红,不由的呢喃
    着:「温柔你真是疯了。」然后又拍了两下。
      「奇怪,没什么感觉啊,怎么回事?」想到这里,温柔红着小脸脱了身上的
    连衣裙,露出中午回家换的小象内裤,脱下内裤,温柔跪趴在床上,两手在自己
    的屁股上揉着,回想着被慕言拍打的画面。
      「难道太轻了?」红着脸加大手劲,「啪」红肿的屁股一抖,温柔嘴里也发
    出一声闷哼。
      「好像就是这样?」自言自语着又拍了屁股一掌,迷离的大眼睛水旺旺的。
      房间里响起了一阵阵的「啪啪啪」声。
      「唔……好变态……对了……还有哪里……」想到慕言把手指插进去的地方,
    温柔露出一丝痴笑,颤抖着小手伸到了那个小孔上抚摸着。
      脑海里不知不觉的就想到了慕言闻着手指,说的那句话:小柔柔,你的味道
    真香!
      「呜……变态……大变态……」颤抖的小手,试着用手指在小孔上捅着。
      『捅进去试试?』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温柔不由的在小孔上按压着。
      「唔……好舒服……」特殊的快感从小孔传到了自己的脑海里,手上的劲也
    不知不觉加重。
      一手拍打着自己的屁股,一手在屁眼上摩擦着,温柔跪趴着的身子颤抖着。
      「啊……进去了……」当手指插进了屁眼里,温柔不由的发出一声娇吟。
      「唔……为什么……这么舒服……变态……变态……」
      ……
      宋可心洗完澡后,披着浴巾坐在床上想着温柔的变化,被高高撑起的浴巾不
    时起伏着。越想越觉得要好好跟女儿谈谈,免得女儿真被什么人给骗了身子,便
    踩着透明色高跟凉拖,扭着屁股向女儿的房间走去。
      来到女儿门前,宋可心准备好说辞,便要推开门,却突然听见一阵「啪啪」
    声,还有低低的呻吟声。
      推门的手也随之停下,宋可心皱着柳眉,静静地听了一会,发现确实是自己
    女儿房间传出来的声音。
      这声音宋可心并不陌生,但是这「啪啪啪」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觉得不对劲的宋可心轻轻的推开了一点门,露出一条缝隙,伸着头像房间里
    看去,然后看见里面场景的她傻在了原地,小嘴大大的张开!
      「这……这是我女儿??」好一会,宋可心才回过神来,嘴里低低的呢喃着。
      温柔只觉得屁眼里好舒服,手指越插越舒服,拍打屁股的右手也渐渐的加重。
      「哦哦……好舒服……为什么……会这么舒服……」
      「唔啊……慕言……慕言……大变态……使劲……打我的屁股……屁眼也要
    ……」
      温柔这会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着慕言,想着慕言上午
    怎么对待她屁股的情形。
      随着手指在屁眼里抽插,屁眼下方的蜜穴里,也流出一丝丝泛着银光的液体。
      「哦……」嘴里低吟着,插在屁眼里的手指越来越快,拍打屁股的手停了下
    来,捏着自己软软的屁股。
      「变态……我也成……成变态了……呜呜……可是……好舒服……哦……」
      「慕言……慕言……啊啊……啊……要尿了啊……尿……尿了……呜呜…
    …啊啊啊……」
      插在屁眼的手指顶到最深处,抠着肠肉,捏着屁股的手狠狠的拍着自己的屁
    股,强烈的快感冲上温柔的脑海里,嘴里的叫声越来越大,随着最后一掌拍下,
    滴着汁液的蜜穴一阵收缩,屁股一挺挺的抖动,一股清水从蜜穴里喷射而出。
      「呼……呼……好舒服……唔……」拔出屁眼的手指,举到眼前,看着手指,
    渐渐地放在鼻子下闻着:「好像……是挺……透香的……唔……」
      门外的宋可心愣愣的透过缝隙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女儿那葱白的手指插在
    屁眼里,另外一只手拍打着屁股,然后胯下喷出一股水箭,还把刚出屁眼里拔出
    的手指放在鼻子下闻着,最后竟然还放进了自己嘴里!
      宋可心突然觉得自己胯下好像湿了,急忙把门轻轻的关上,涂着艳红色指甲
    油的粉嫩小脚踩着透明高跟凉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坐在床上,宋可心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好陌生,想到女儿口中喊着的名字,
    宋可心咬着牙道:「慕言?敢把我女儿变成这样!你给我等着!」
      伸手摸了一下胯下,发现有些湿润,宋可心娇媚的脸蛋一红,「呸」了一声,
    走进卫生间清理去了。
      温柔这会已经累的躺着床上睡着了,嘴里还含着那根插过自己屁眼的手指,
    时不时的砸吧砸吧嘴……
      ……
      慕言躺在床上,脑中思考着怎么去赚取第一笔启动资金,思来想去的又想到
    了温柔,想着温柔被欺负的模样,不知不觉的便把赚钱的心思抛到了一边。
      「唔,真期待明天。」看着那根插过温柔屁眼的手指,慕言默默的想着,慢
    慢的也睡着了。
      慕雪梅洗过澡之后便上床躺着,想着慕言吃饭时说的话,感叹着儿子真的越
    来越懂事的同时,又想到儿子以后要是有了女朋友,还会不会这样陪着自己?
      「想什么呢,儿子这么孝顺,怎么可能不陪自己,睡觉睡觉。」关上灯,慕
    雪梅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同一时间,正在家里的健身房里的赵玲玲,穿着一条热裤露出修长的大腿,
    上身穿着一件运动背心,露出结实的小腹,带着拳套,一拳一拳的打在吊着的沙
    包上,嘴里时不时的骂着「大奶牛!不要脸!抢老娘的男人!看我不整死你!」
      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一间装修一般的房子里,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
    的姿色一般,翘着腿,没穿袜子的脚一晃一晃的,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被一个
    跪在她面前的男人含在了嘴里,舌头不时的舔着女人的脚趾缝,脸上带着讨好,
    谄媚的看着坐着的女人。
      男人身上没穿衣服,胯下挺着一根比手指头稍微粗一点的鸡巴,在男人身后,
    一根按摩棒正插在男人的屁眼里。
      「看你那下贱的样子,白天穿的人模人样的,晚上回来就比狗还下贱!老娘
    的脚香吗!」女人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夹着男人的舌头,嘴里侮辱着男人。
      「唔……香……香……」男人因为舌头被夹着,发出模糊的声音。
      「哼,老娘当初怎么就嫁了你这个窝囊废,真是瞎了老娘的脸!滚吧!」女
    人收回夹着男人舌头的脚,一脚踹在男人脸上,穿上放在脚下的人字拖,离开了
    客厅。
      男人默默地跪着地上,等女人进了卧室后,才向一旁的狗笼爬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