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轻熟少妇赵锡媛】9- 潮吹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6   

      锡媛的身体慢慢扭动,大拇脚指不自主地向后扳着。随着承强中指拨动速率
    的加快,锡媛的身体渐渐绷住,上身绷紧,小肚子挺起,腰身逐渐向上弯成拱形,
    左手抓着枕头,呼吸急促。
      承强知道差不多了,和他预想的一样。他放开了锡媛,锡媛微张着嘴喘息着,
    慢慢睁开眼睛,双腿还微蜷着,腰像失去了支撑一样塌了下去。她不解地看着承
    强,眼神像是疑问,又像是嗔怪,绯红的脸蛋煞是好看。
      承强反而不急了,他的阴茎也没有刚才那么硬挺。他心里知道,自己今天就
    要走了,不能像昨天一样吃快餐,要好好享受这美好的下午。
      承强打开电视机,调到音乐台,音量稍微调大一些,又去卫生间洗了洗手,
    回到床上,笑着俯下身在锡媛耳边轻声说:「媛儿,哥要舔你的逼。」这污言秽
    语让锡媛又一阵眩晕,除夕晚上对这种粗俗语言的厌恶却没有了,反而让她感到
    刺激。承强抬头看她的表情,似乎在等她同意。锡媛残存的理智和矜持告诉自己,
    不能回应,她脸更红了,不由得逃避一样的把脸扭到了左边。
      承强撇了撇嘴,转到锡媛脚边,不容分说的把她蜷曲的腿分开,俯身下去,
    用手扒开阴唇,然后嘴唇压上去吸吮亲吻,舌尖向阴道里钻、划动……锡媛喘息
    着,不时轻哼一声。承强把头抬起来,用手轻轻拨开锡媛阴蒂上的半遮盖包皮,
    把嫩红的阴蒂完全暴露出来,用舌尖轻轻舔弄,锡媛的叫声大了起来。
      在这个春节期间顾客很少的19楼顶层的酒店房间,给了自己第一次高潮的
    男人趴在身下在给自己口交。暖烘烘的屋里,透过窗户白色纱帘照进屋内的冬日
    阳光是乳白色的,电视里传来音乐声,锡媛享受着带着禁忌的快感,用手扶着承
    强的头,不再压抑自己的呻吟声,释放出声音之后感觉身体更轻松,快感更清晰。
    在一片迷离中,锡媛感觉承强的嘴唇离开了下身,一个异物插入了下体,没有那
    么粗,肯定不是阴茎,但很硬,很有力,嗯,是手指。手指进入后,阴道口一紧,
    手指没有停,继续向里面试探着,全部进入后,不停地轻轻搅动。锡媛感觉刺激
    从体内传来,身体不禁扭动起来。手指被紧紧包裹着,找到了舒适的位置,手指
    肚开始扣弄,按压锡媛的的G点,锡媛轻呼一声,咬住自己的嘴唇,手放开了承
    强的头,随着承强手指的律动开始抓捏床单。锡媛由感觉很舒服,到快感刺激突
    然攀升一个台阶,开始不规律的叫起来。
      这时,承强一边用手扣弄,一边俯下身去精准地用舌尖快速划动锡媛那粉嫩
    凸起的阴蒂,体内和外部的快感一起涌来,锡媛双腿绷紧屈起,脚尖踮起,手死
    命的抓着床单。这时已经能够听到手指扣动带来的水声,锡媛下面已经泛滥成灾,
    阴道开始逐渐大量分泌爱液。承强一直没有停,用舌头和手指同时刺激着锡媛最
    敏感的两个位置,这同时的强烈刺激让锡媛身体扭动,叫声越来越大,「啊——
    啊- 啊——嗯——啊- 嗯——。」
      这种清晰的恰到好处的直接刺激让锡媛迷离,这个环境让锡媛产生了莫名的
    安全感,身下的这个男人带给她绝顶的感官享受,又混杂着罪恶感和羞耻感,锡
    媛感觉头皮发麻,腰向上屈起,浑身紧绷像是努力承受着从下身一波一波涌来的
    快感。终于,锡媛感觉这快感的潮水一步步接近并最终漫过了头顶,「啊——」,
    她闭上眼睛长呼一声后一下子没了声音,身体开始在紧绷的状态下无节律的抖动,
    锡媛高潮了……
      承强这时已经抬起头来,盯着锡媛,像观赏着自己的杰作,手却没有停,手
    指感受着锡媛阴道的痉挛,承强放缓了速率,把食指也插了进去,用两根手指缓
    慢但是更加有力地一下一下地按压摩擦着G点那片褶皱,这让锡媛的高潮得以持
    续。锡媛感受着极致的快感,持续的刺激让她大脑一片空白,窒息感、坠落感和
    眩晕感加强着高潮,进而产生了尿意。随着承强两根手指的继续按压,下身涌来
    的潮水还在一直奔涌,像是冲击着堤坝,大约半分钟之后,锡媛感觉下身突然一
    热,锡媛「啊」的一声睁开了眼睛,一股热流从锡媛下体喷涌而出。承强也是措
    不及防,热流喷到了承强身上,他的手指拔了出来。随着阴道的一下下收缩,热
    流喷出,虽没有第一次喷射量那么大,还是一股一股的喷出,到第五下时,停了
    下来。
      高潮结束了,锡媛喘息着,手放开了被抓皱的床单,屈起的双腿无力地向中
    间倒伏交错着并在一起,身体不再紧绷,瘫软在床上。这次高潮最少持续了半分
    钟,锡媛累瘫了,感觉胳膊和腿都酸酸的,无力抬起,关键最后还「尿」了出来,
    锡媛觉得自己是在极致快感下小便失禁了,想到这一层,本来就因高潮而绯红的
    脸更红了,羞耻地把头扭向一边。
      承强这时起身侧卧在锡媛旁边,轻轻把锡媛头扭过来,摸着她的脸蛋,带着
    笑意问:「咋样?舒服吗?」锡媛咬着嘴唇,看了承强一眼,又把头扭过去。承
    强再次把锡媛头扭过来,朝锡媛脸蛋亲了一口,说:「媛儿,你潮吹了。」
      锡媛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小声发出「啊?」的一声,羞涩地小声嘀咕到:
    「那不是……吗?」她没有好意思说出尿字。
      承强笑着摇摇头,说:「不是你尿了,是你潮吹了,你可真是极品美人儿啊,
    能潮吹的女人可不多。刚才都爽死了吧?这是第一次潮吹吧?哈哈——」
      锡媛更加不好意思,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承强见状俯下身去吻住锡媛的嘴,
    右手按在她的左胸上,抓捏着乳房。锡媛在高潮后又产生了那种被征服感,对承
    强最后一丝的反感也随着这种被征服感烟消云散,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觉得自
    己在这个房间内已然是承强的女人。她虽然浑身无力,可还是尽力回应着承强的
    亲吻,张开嘴,让承强的舌头伸进来,她努力回应着。锡媛浑身瘫软,不想动弹,
    承强捏搓自己的乳头,感觉也很麻木,锡媛这时还不知道,现在是自己高潮过后
    的不应期。
      承强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知道,现在锡媛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就停了
    下来。承强起身把电视关掉,去卫生间拿了一块干浴巾把锡媛潮吹弄湿的那一大
    片水渍盖上,然后躺下,把锡媛搂在自己的怀里,让她枕在胳膊上,和锡媛说:
    「累吧?睡吧。」边说边活动着已经发酸的手指。锡媛如遇大赦一般,调整了一
    下疲惫的身体的躺姿,左手扶在承强的胸前,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锡媛醒来时,发现自己枕在了枕头上,身上盖着被子,承强靠在床头半躺着
    看一本卷宗,还是裸着身,阴茎软绵绵的在毛从中趴着。见锡媛醒来,承强笑着
    放下卷宗,钻进锡媛的被子,抱住锡媛,手上下摩挲着,说:「这是真累了啊,
    宝贝儿,睡了快俩点儿了。」承强用手试探着锡媛的乳头和下身,发现锡媛恢复
    了敏感,亲摸了一会儿锡媛就呼吸不匀发出呻吟声,他知道锡媛过了不应期了。
    锡媛这时挣脱承强的嘴,说:「我要洗澡。」承强才反应过来,刚才锡媛高潮潮
    吹后,下面已经是一塌糊涂,因为太累了,所以没有洗澡就睡着了。承强起身,
    掀开被子,下到地上,一把抱起锡媛向卫生间走去,锡媛惊呼一声,紧紧抱住承
    强的脖子。承强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和锡媛一起冲澡,边抚摸着锡媛凹凸有
    致美丽紧实的胴体,边就着水流搓洗着自己的阴茎。
      看到锡媛大致洗好了,把她的手拉过来,放在了自己的阴茎上,拉着锡媛的
    手慢慢套弄着。锡媛能感觉手中的硬物一跳一跳的回应着她的手,承强嘴里也发
    出轻轻的哼哼声。
      锡媛从水龙头下向外挪了半步,避让开水龙头的水,然后开始自己动起来,
    用手前后套弄着承强坚硬硕长的阴茎,不时用手掌包住龟头转圜几圈,承强这时
    张开了嘴,呼吸变粗,左手扶着锡媛的脖颈,右手从锡媛的腰滑到屁股上,用力
    地抓捏着。
      在大学和前男友处朋友时,前男友就曾让锡媛用手帮他手淫,她记得有几次
    累的手臂酸疼才让前男友射精。和丈夫也有过,但从没有成功用手让承东射出来
    过,他不要求,自己也懒得费劲。锡媛有过经验,也就相对轻车熟路,承东很舒
    服的样子。
      承东右手突然放开锡媛的屁股,一把将水龙头关上,她让锡媛停下来,然后
    按着锡媛的头和肩膀,让锡媛蹲了下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