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6P的疯狂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0:26   

    大学毕业后,由于专业限制,在人才市场投了好几份材料都沒有回应,在感叹自己生不逢时的同时,在市区一家小超市找了份营业员的工作。

    一星期后,知道我在市里有了工作,在夜总会做保安的死堂阿龙找到了我,请我晚上去他工作的天上人间喝酒唱歌,他带上了一个叫大飞兄弟。大飞个子不高,身材很结实,理着个板寸头,穿着黑色紧身的汗衫,露出的双臂上,纹着两头张牙舞爪的青龙,让人一见面就感觉这傢伙是黑道上混的。

    我根本就沒有心情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时候玩乐,女朋友因为重重原因离我而去,找的工作又不像样,可看到阿龙很有兴致的样子,又不想扫他的兴,于是只能强行堆起满脸的笑和他去喝酒。

    到了天上人间,跟着阿龙走过晕暗的过道,进了一间能座得下20来人的KTV包厢,包箱的装修很豪华,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大理石的茶几,五彩绚丽的灯光,仿佛都敍说着这裏消费的昴贵。

    阿龙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箱24瓶装的350毫升的百威啤酒,四瓶长城解百纳红酒,几瓶用来沖淡红酒的矿泉水。

    沒过一会,一个30岁左右的穿着黑色制服的妈咪,领着十几个穿着暴露的小姐进了包厢。

    阿龙和这个叫红姐的妈咪很熟,最后,在红姐的精心介绍下,被选中的三个小姐坐到我们身边,阿龙还特意让其中长得最漂亮可人的小姐陪我,灯光晕暗的包厢立时透出强烈的暧昧气息。

    酒在音乐声和调笑声中,不知不觉中被我们三对男女消灭过半,晕暗中阿龙和大飞上下其手把身边的女孩弄得娇喘吁吁,我很不习惯初这样的场面,我只是个初出校门刚踏上社会的学生,社会好多黑暗面在我看来陌生而难以想像,坐在我身边的女孩,显然非常奇怪我和他们的不同,盡力用丰满的胸部挤压我的身体,声音腻人的说:「帅哥,来喝酒啊!」

    为了掩饰我的尴尬和不适,我尽量脱开身子与女孩保持距离喝酒,还藉故唱歌离开沙发站起来唱 。

    我唱歌唱的很好,但是对这边这几个玩客和小姐的人来说,根本沒有心情去理会,他们的调笑声与小姐夸张的尖叫声几乎盖了我的歌声。

    唱歌唱的了无兴致,喝酒也喝得有点晕了,我扔掉话筒,在沙发上躺了一会,沒多久,包厢裏竟然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些奇怪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阿龙和大飞,一看之下,我的心竟突突的跳了起来。

    穿一席白衣连衣裙的小姐,跪在沙发前,口中含着阿龙的阴茎,上下套动,口舌借着泛着白丝的唾沫,发出「咕咕」的声音。女孩的披肩长髮如波浪般上下起伏,阿龙头向上仰着,双手五指插入女 孩的头髮,仰着头不时的倒吸着气,估计是爽翻了天。

    而坐在他边上的大飞,将那个穿蓝衣制服的小姐抱在身上,制服扣子已经被解开了,两只白嫩丰满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被大飞的左手挤压出各种形状!大飞还时不时的将嘴添吸那对鲜红的乳头。女孩结实白嫩的双腿正对着这边,以一种极其淫荡姿势张着开,大飞的右手已经升进了女孩内裤,不停的挖弄着,小姐那淫荡的呻吟充斥着整个包厢。

    看到这样淫菲的场景,我的血液一下涌向身体的某个部位,那裏立时变的坚硬如铁,在我身边的小姐,适时的将我的的T恤掀起,低下头,灵巧而湿润的舌头添弄着我的乳头!

    酒精已经麻醉了我的大脑,想阻止女孩停止的手,却不受控制的探进了这个女孩的上衣,穿过文胸,攀上了这个女孩的柔软的胸部。

    「即来之,则安之。」我心中不由叹道。

    女孩的双手隔着我的牛仔裤,轻轻按抚着我坚硬的小弟,并悄悄的解开了我的皮带。女孩的技巧很好,双手配合着一路往下添的舌头,将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了膝盖。剑拔弩张的小弟暴露在空气中仅仅几秒钟,就被女孩子湿润的嘴巴含住。

    第一次和朋友一起玩女人,感觉新鲜而又刺激,而我做在沙发的转角,正好能清楚的看到阿龙和大飞两个行动。

    沙发那边的阿龙和大飞,已经将两个女孩的内裤脱了下来,两人约好般的让两个女孩子爬伏在沙发上,让她们抬起雪花花的屁股,用背后式抽入各自的女人,两人还时不时的交流一下对各自女孩的感受。两个小姐的叫床声很大,但和我女朋友相比,感觉叫得好假。

    「有那么爽吗?叫得跟杀猪似的。」

    阿龙看到我的小弟也被女孩吮吸着,一边抽插一边问我:「兄弟,感觉不错吧?告诉你,这裏的小姐的技巧都是一流的,专业培训过,而且每隔一周都要去妇科体检,安全绝对保证,嘿嘿……」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恩的应了一句,而此时,帮我口交的小姐站起身来,脱去裙子裏面的内裤,很主动的爬到我的身上,左手扶着的坚硬的小弟对准她的密穴,缓缓的插了进去,一开始,她套弄的幅度很小,慢慢的,幅度越来越大,女孩的叫声也慢慢变的抑扬顿挫起来。

    边上阿龙他们四人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此起彼伏,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两个人玩了一会,在阿龙的提议下,竟然各自拔出沾满蜜液的阴茎,交换了位置,然后举抢插入对方小姐的蜜穴。

    看到这两个傢伙竟然不带套换小姐了。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吧,而此时,阿龙竟然还对着我淫荡的说:「兄弟,过会要不要和你也换一下?嘿嘿……」

    正在我身上套弄的女孩这时紧紧的抱住了我,在我耳边细声说:「帅哥,不要换了,我就要你。求你了。」

    我猜想,这个女孩不太喜欢被人换来换去的玩吧。

    于是我对着阿龙说:「你们两个换吧,我可不想和你小子做连襟。」

    阿龙嘿嘿笑了一下,然后拍了拍身下女孩的屁股,拉起女孩的手臂,将女孩的身体拉起来成了一个弓形,边抽边将女孩的身体转向大飞他们。大飞见状,受启发似的也将他的女孩拉了起来,这样,两个女孩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两个女孩呻吟着被阿龙和大飞越顶越近,最后只能挨在一起搂住,两对乳房随着两个男人的抽插时紧时松的帖在了一起。

    两个男人还伏下身,穿过自己女孩的身体,去抚摸对方女孩的乳房。

    看到两人这样,我就估计他们在天上人间经常这样玩女人,而这样的情景,也更加刺激着我的情欲。

    女孩在我身上套弄着,如潮水的般的蜜汁,沾湿了我的下身,可能是女孩体力较差的关系,女孩套弄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爬在我身上喘着气不动了。

    情欲无法发洩的我随即将她抱离我的身体,让她爬伏在沙发上,用刚才阿龙和大飞的姿势,插入女孩的身体。两瓣雪白丰满的臀泛着汗水的光泽,浅褐色的菊花蕾随着我的抽插时不时的收缩着。

    这样的姿势,确实是男人的最爱,既能带来强烈的视觉效果,又能自由的掌控抽插速度。

    阿龙和大飞抽插女人的频率越来越快,在两个女人高吭的叫声中,几乎在同时,将浓浓的精液注入各自女孩的身体。

    我将女孩的两瓣雪白的屁股用手掰看,低头看着自己小弟进出女孩蜜穴的情景,每当我拨出小弟时,女孩粉红的嫩肉被我带出半指长,插入时,嫩肉又随即陷入穴中。小弟青筋毕露,被透明的蜜液浸泡的越发粗长,在包厢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淫菲的光泽。

    躺在沙发上休息的阿龙看我玩了半天,还是沒洩。于是对那两个女孩说:「去帮帮我兄弟。」

    两个女孩还真有职业精神,一听阿龙的话,就将光滑的身子帖过来,一个在我身后用乳房摩擦我的背,一个在前面用舌头添我的乳头。那样的激刺,真是笔墨难言啊!

    可能是由于酒喝太多,我的神经被麻痺了的原因,即使在三个女孩的夹攻下,我依然雄风依旧,沒有半点要洩的迹象。

    这么久不洩,其实我的心裏也急了,为了寻求刺激,我的双手中食指分別插进了两个小姐刚被人灌注精液的密穴,并用大姆指不停的摩擦她们的阴蒂。

    我的小弟更是在女孩的蜜穴中疯狂的抽插,三个女孩的呻吟声在我耳边此起彼伏。

    终于,我爆发了,在我爆发的一瞬间,我迅速抽出了我的小弟,射出的第一波精液,竟犹如出膛的子弹,越过女孩雪白的臀部,飞过她的光滑的背部,划着一道幽美的弧缐,掉在她如云般的秀髮上。

    当射完后最后一滴液后,我唿出了长长的一口气,仿佛用盡了所有力气般,瘫倒在沙发上。

    而早就完事的阿龙和大飞,却用像是看到外星人的眼光,张大着嘴巴看着我。

    妈的,被两个大男人看到我射精,真他妈的感觉想吃了毛毛虫般的不舒服。

    大飞这时来了一句:「操,你妈的牛比啊,搞了一个半小时,射这么远,你奶奶的小弟弟都可以去打飞机了。」

    事后想想人生真的好笑,我用了23年时间,经过无数次的痛苦经歷,真正得到过的女孩子只有我的女朋友,但今天晚上三个小时,我竟然一下子同时和三个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女孩一起做爱,这样的反差,冲击得我一时还沒法承受,这世界是怎么了?疯了吗?

    这次的漤交,也让我知道我的一项特长,那就是我喝酒后的做爱持久力超乎常人。这次大战也让我在天上人间的小姐们中有了这样一个外号:「四眼金枪。」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