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我的杀手老婆很淫荡

    发布时间:2020-10-08 00:00:22   

    第1章捡到个神秘的美女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李天活着的二十年的话那无疑是:苦逼不堪。

    站在20岁末梢的他也曾怀揣着一个又一个的梦想,比如他也想有那么飞黄

    腾达的一天,比如他也想自己身边有个漂亮的小女友,比如他也想开着车满世界

    的旅游……可是这些梦想却无一不被现实给打碎。

    自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他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用周围那些跟他差不

    多年龄讥讽的话语叫,他是个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人。

    自从13岁离开了孤儿院之后,李天就靠自己活着。

    他一边上学,一边打工熬到了高中,成绩虽好的他,可惜实在是无力再上下

    去,所以就自个退学了。

    这么多年在廖城里边李天学会了自给自足,也学会了如何生活。

    虽然生活对于他来说苦不堪言,可是终究要活下去,难道穷人就该死么

    现在的李天就在廖城一个小饭店里边做服务员,每天累死累活的,老板给他

    一天20块钱,而且是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

    虽然说苦了点,但是李天已经满足了,最起码这20块钱,在廖城这样一个

    鸟不拉屎的小县城还是够他生活的。

    这不一个人在饭店里边收拾完桌椅,然后又擦完地的李天这才算是结束了

    一天工作。

    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监督李天干活的是个身材臃肿的胖子,名字叫王强,是饭

    店的老板。

    这个王强是有名的抠,整个饭店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李天一个干活的,说白

    了,端盘子,洗碗,摘菜,扫地,这一切一切的活都是李天干。

    仅仅干了一个多月的李天就实在是受不了了。

    「喂,李天,那边的玻璃你也该擦擦吧看着多脏啊」胖子王强用手指着

    那边刚刚李天擦过的玻璃在那道说。

    那玻璃可是李天刚刚擦过的,这他妈的现在这个死胖子又让自己擦这李天

    哪能受得了

    「那玻璃我刚擦的,你去看看跟镜子似的还擦再擦就破了。」李天把抹

    布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我让你干点活怎么了别忘记了我可是老板。」胖

    子在那嚣张道说。

    李天顿时心里怒火中烧:「你是老板是吧」

    那胖子没有想到以往任自己欺负的李天今天突然性子变了,纳闷的道说:

    「废话,我不是老板,难道还你小子是」

    「老子他妈的不干了,行不」怒吼声音出口的李天狠狠的对着那胖子老板

    道说。

    「告诉你,死胖子,老子忍你很久了,妈的,你以为老子是你奴隶啊以前

    我就忍了,但是现在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忍了!」

    「这个月我干了21天,明天你就给老子算钱,你要敢扣老子一分钱,到时

    候我就把你用假油,还有用死猪肉的事全部给说出来,我看你以后饭店还怎么开」

    李天狠狠的骂着。

    那胖子老板彻底的傻眼了,没有想到以前任自己欺负的李天今天还发飙了。

    「你……你……你……」

    「你什么你老子说的不够清楚么死胖子,老子不干了。」

    李天狠狠的骂着,脱掉腰间的破围巾,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就向着漆黑的

    夜走去。

    而那胖子老板呢则是脸上肌肉僵硬一般的站在那里,最后望着李天远去的

    身影他狠狠的诅咒:臭小子,敢这样跟老子说话……妈的诅咒你一辈子都是穷光

    蛋。

    ——

    漆黑的街道上,只见路灯散发着摇曳的光芒,一个孤单的身影在路上慢慢的

    走着。

    不错,他就是李天。

    刚刚从饭店出来的他,可谓是高兴的很,那个死胖子以为自己真他么不敢辞

    职老子还真不干了,我就不信我李天这辈子就是做服务员的料。

    他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咕。

    漆黑的街道上,偶尔能听见几声狗叫,两边低矮的平房基本上都已经熄了灯。

    其实现在时间也不是很晚,才晚上十点多,只不过因为这个廖城很小,很穷,

    所以几乎很少有人在晚上闲诳。

    快深秋的天气,晚上还真有点凉意,偶尔刮来一阵微凉的风让穿着一件单薄

    衬衫的李天不禁有些发冷,他缩了缩脖子,赶紧的向着漆黑的夜中走去。

    从这里到他花了200块钱租来的房子,不到20分钟的时间,如果走得够

    快的话也许10分钟都不到。

    疾步向着前面走着的李天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想撒尿。

    望了一眼四周,最后李天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尿在大马路上,而是选择了尿

    到那边深黑的巷子里边。

    谁让咱他妈的是文明青年呢

    这不很快跑过去的李天便解开裤子尿了起来。

    一阵凉风吹了过来,让李天身上微微的一凉,嘴里嘀咕道说:「看来是快入

    冬了,真是越来越冷了。」

    撒完尿提上裤子正准备离开巷子口的李天,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眼光刚才冲着巷子口微微一撇,让他感觉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在巷子口深处

    躺着。

    是人是鬼

    李天顿时感觉到心里一阵凉凉的感觉。

    当突然看见那巷子口突然有个人影在那躺着的时候,因为巷子太黑,使李天

    根本无法看清楚那到底是人还是别的东西。

    「谁谁在那里」李天装着胆子叫着说。

    可惜那黑影一动不动,更是连一句话也不说。

    这不禁让李天心里一阵犯迷煳,心想,那里边到底躺着个什么东西

    好奇心让李天越来越胆大,竟然一步步的向着里边走去。

    好奇心害了不少人啊!

    同时赶紧伸手塞进自己的破牛仔裤里边,从里边掏出一个打火机,随着啪的

    一声,打火机发出火苗,莹莹一亮,可惜却被从巷子口灌进来的冷风一下子给吹

    灭了。

    可是就在那刚才微微一亮的瞬间,李天发现了前面的地方是躺着个人。

    在发现前面是人之后,李天赶紧的走了过去,可是让他感觉意外的是,自己

    越往前走,越能闻到一股子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芳香之感。

    难道是……

    这不诧异的李天当走近之后,再次的啪的一声打开打火机。

    惊诧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里,借着打火机微弱的亮光,他突然发现地上躺着

    一个女人。

    一个全身黑色皮衣的女人。

    当勐然看到是个女人的时候李天差点愣了。

    「乖乖,这大半夜的怎么一个女人会在这里」李天忍不住嘀咕。

    「喂,姑娘,你没事吧」凑过前去的李天忍不住叫出口来。

    可是漆黑的巷子口,哪里有半点回音,那个地上躺着的女人跟死人一般的没

    有一点动静。

    「该不会是死了吧」

    眼前的李天大惊,赶紧伸手去触摸女人的鼻息,没死,有气。李天一下子激

    动起来。

    可是接着他就纳了闷了。

    地上的女人是谁

    第2章她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李天敢用脑袋做保证,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廖城的女人,小小的廖城李天生

    活了二十年,这点眼力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虽然就刚才仅仅一眼,但李天已经感觉出来,整个廖城绝对没有一个女人有

    她的容貌。

    而且她的穿着是一身黑色紧身的皮衣,虽然李天不知道那皮衣是什么牌子,

    但从那明亮的光线都可以感觉出来,这绝对是廖城最贵的皮衣。

    望着眼前的半夜里边的陌生女人,李天怔了一下,整个人呆在黑漆漆的巷子

    里边:难道今天要我李天英雄救美一次么

    难道我李天要走桃花运

    是厄运是幸运不知。

    李天就弯下身,抱着眼前的神秘陌生女人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

    李天住的房子是自己花200元租来的小房子,由此可以想象那该是什么样

    的房子。

    打开生锈的铁门,随着李天把电灯给拉开之后,整个小屋就一览无余的的尽

    收眼底。

    昏暗的电灯泡亮光下面,一股子臭味扑鼻熏来。

    里边撑死了有40平米,一张床,一张老旧的桌子,还有满地的脏袜子,以

    及凌乱的衣服。

    如果你知道一个单身爷们的日子,就绝对能猜得出眼前的李天的房子是什么

    样。

    仅仅有一米宽的小床上还堆着跟山一样高的破衣服,李天慢慢抱着眼前的女

    人向着床边走去,轻轻的把女人放到了床上之后,他才喘息了一声在旁边的一张

    小木凳上慢慢的坐了下来。

    借着电灯泡的亮光,李天第一次看清楚女人的真容,天哪那是多么美的一

    张脸。

    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

    暇,一张古典的精美瓜子脸,坚毅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

    的英气;

    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随时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

    能让人沉醉似的;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

    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想必是长期的锻炼,使她的身材有一种整体向上的挺拔,恰到好处,是适龄

    少女发育良好的最合适样板;长腿细腰,配上一米六七左右的身材,真是增一分

    则肥,减一分则瘦。

    只不过当看在李天眼里的时候,他感觉女人的脸庞很冷,那张绝美的面容之

    下给人一股子冷冷的气息,好似浑身透着一股子高贵傲慢的感觉,好像是冰山上

    的美人一般,只能远观不能近触。

    「乖乖,我李天是不是前世积德了竟然能救到这样一个极品美女」李天

    望着在自己床上的美女简直傻眼了。

    一眨不眨的看着,这样的美人,纵然李天看一辈子也看不够。

    可是一股巨大的疑问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边。

    「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晕倒在这里她显然不是廖城的人,可是这个神秘

    的女人又是谁呢」

    一连串的疑问突然全部的涌上了李天的心头。

    望着床上晕倒一般的李天,不禁纳闷起来,她怎么会晕倒呢是不是累了

    还是病了

    走近去的李天,突然望见那神秘的女人胸下面有着黏煳煳的东西粘在皮衣上

    面,仔细一看,李天大惊,原来是血,猩红的血。

    「怪不得她会晕,原来是受伤了。」

    这么想着的李天赶紧准备去看伤口,可是当眼睛一瞥那女人耸高的胸的时候,

    他差点鼻血喷了出来,伸出去的手僵硬在了空中。

    「尼玛,这要是等会她醒了,还不得怪自己。看了不该看的地方」李天心

    里琢磨。

    望着女人苍白的俏脸,李天心里暗衬:不管了,现在还是先救人吧。

    毕竟救人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眼前的李天就慢慢的伸出手,去拉开女人的皮衣。

    他的手当触碰到女人皮衣拉链的时候,不禁有些颤抖,头转到一边跟正人君

    子似的李天,嘴里还喃喃的道说:「我不看,我不看……」

    可惜自己的眼睛好似不听自己使唤一样,还是向着女人被拉开的衣服撇了过

    去。

    随着拉链一丝一丝的被李天给拉下来,他差点泄了!!

    「好大,好白啊。」

    李天只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干,整个人都浑身燥热起来,以至于他的手不经

    意的触碰了一下那女人的肌肤。

    当手指触碰在女人肌肤的时候,本来静静躺在小床上好似死过去一般的女人,

    也不知道是下意识的清醒还是因为什么缘故瞬间的睁开眼来,当勐然发现自

    己的面前向着多出一只手的时候,她的眼睛里边出现了森寒的杀机。

    「你找死。」冷冰冰的声音从她嘴里叫出来的时候,只见她的手突然像是毒

    蛇一般的向着那李天的脖子捏去。

    速度如闪电,快愈绝伦。

    李天只看到一个手影,接着便只感觉一阵窒息,两只手赶紧本能的去挣扎,

    去扯开女人纤细的手。

    眼前的女人呢眼眸中虽然带着无限的杀机与愤恨,可是她的力量好似越来

    越弱,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受了重伤的缘故,还是别的……但最终随上的力气越

    来越小,慢慢的手送了下来,眼前更是一黑,晕倒了下去。

    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李天,赶紧甩开女人的手,蹲在地上,脖子通红咳嗽起

    来,咳咳咳。连住磕了几声他才慢慢的抬起脸来。

    此刻眸子里边全部是惊恐之色。

    刚才,刚才,要不是自己本能的挣扎了一下,自己还不得被这个疯女人给捏

    死,她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凶

    李天无语的坐在地上,眼中带着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那昏过去的女人。

    「他妈的,做个好人都这么难还差点被捏死」李天大骂道说。

    可是回头一想,李天突然觉得不对劲,这个女人太古怪了,刚才出手的时候,

    李天可是连看都没有看到,从小就在廖城打架出名的李天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

    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

    第3章神秘来客

    她,她不像是一般人,一般女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看她的样子也才

    20多岁,而且身材苗条,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除非一件事,除非她练过。

    「我还救么万一她要是再醒了还不得捏死自己」

    李天纠结的想着。

    「可是自己不救的话,这个女人看起来受这么重的伤,若是伤口不清理一下

    的话,很快就会感染,到时候那就麻烦大了。」

    最后,李天终于下定决定:算了,救吧,谁让咱是个好心人呢

    这样想着的李天最终慢慢的走了过去,他试着先用手轻轻的戳了一下眼前的

    女人,发现并没有反应之后,才慢慢的把女人的皮衣给拉开,此刻他也顾不得去

    看女人的身子,因为那女人胸,部下面的伤口让李天没有心思去看。

    她的胸口下端一块紫黑色,而且还有一道很深很深的伤疤,从伤口的形状来

    看,不像是刀伤,也不像是枪伤,更像是被什么东西跟咬了一口似的。

    望着这伤疤,眼前的李天心里暗暗吃惊,怪不得这个女人会昏迷,原来受了

    这么严重的伤。

    他赶紧拿来清水替那个女人的伤口给微微的清理了一下,然后又用酒精帮忙

    消毒了一下,这期间那个女人在那一直的躺着,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酒精

    洒在她伤口上的时候她都没有半点反应。

    最终一直忙活到1点多钟的李天终于帮那个女人的伤口给处理的差不多了,

    虽然说那伤口之处还是发着紫黑色,但最起码现在不会再感染了。

    坐在地上的李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从牛仔裤口袋里边摸出一包干瘪皱巴

    巴的杂牌香烟,从里边摸出一根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李天想着。

    刚才在给女人清理伤口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女人手腕上面纹着一个怪异的

    图案,一个「卍」字形状的图案。

    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李天不知道,现在看来只能等到这个怪异神秘的女人

    清醒之后,才能知道了。

    望着眼前的陌生神秘女人,李天无暇去想,在饭店累了一天的李天终于忍不

    住躺在旁边的一张小沙发上唿噜唿噜的睡了起来。

    ——

    漆黑的夜空中,只见在通往廖城的一条高速公路上面,两辆车像是利箭一样

    的快速行驶着。

    前面的一辆是LandRover神行者2,霸气的车头像是一辆鲸鱼的头

    部,威勐之极,后面则是一辆奥迪A4同时急速的跟着。

    坐在那辆LandRover神行者2里边,一共有三个男人。

    开车的男子是个平头男子,阳刚而矫健,一双森冷的眼珠子像是一条野兽在

    那静静的开着车子。

    从偶尔手腕处露出的古怪纹身「卍」字图案,不禁让人感觉怪异之极。

    他手腕上面的图案可不就跟李天捡回来的女人一样么

    后面的两个男人更是看着让人心里发寒,其中一个高大魁梧,一头红发,两

    只大眼珠子看起来像是个罗汉,威风凛凛的坐在后面。

    在他身边的另外一个男子身材消瘦,但是目光却跟毒蛇一样凶戾,比起身边

    的红发魁梧男子更加的阴森可怕。

    一双枯瘦长满老茧的手上还戴着一个诡异的戒指。

    戒指上面雕刻着一只狰狞的毒蛇,看起来扎眼之极。

    「这里可真够偏僻的,想不到她居然能逃到这个地方。」一个阴森刺耳的声

    音突然从那个身材消瘦,但是却有着一双毒蛇似的三角眼男子嘴里冷冷的说了出

    来,他的目光车子外面连绵的青山道。

    旁边的红发男子睁着一双罗汉眼睛勐地转过头道:「从拉斯维加斯到现在这

    一路,这娘们一共杀了咱们11人,妈的,真够恨的。」

    那三角眼男子嘴角冷冷一笑:「当然了,别忘记了她可是王牌杀手。」

    「哈哈,可是她就算再厉害也没有你枭毒厉害。」

    那个被称为枭毒的家伙,眯着三角眼微微的一笑:「她还是很厉害的,中了

    我(黑蛇)一口,竟然还能逃这么远,天底下她算第一个。」

    「逃的远算什么结果还不是一死!」红发男子在那猖獗道说。

    「说实话,要不是她不防备被我的(黑蛇)给偷袭了,这一仗谁生谁死还是

    个未知数呢。」枭毒想着当时的场面,说实话连他自己心里都有些顾忌。

    旁边的红发男子道说:「不管她再厉害,可是她终究背叛了组织,背叛就等

    于死,既然她自己选择了死,那咱们就送她一程。」

    那枭毒望着前面微微闪着灯火的小县城廖城,嘴里默默的道说:「能在这里

    解决了(影)也算是对她不错了……」

    声音阴森的飘荡在黑乎乎的夜中,两辆车快速的向着廖城驶去。

    到底这样的几个神秘人来到廖城之后,廖城会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

    他们口中的(影)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拭目以待。

    第4章陌生人

    对于李天来说自己在廖城生活这二十年可谓是平淡无奇,没有跌跌荡荡的生

    活艰难,也没有波澜起伏的壮阔人生、

    以至于昨天晚上捡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李天心里还在琢磨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当大清早太阳高高升起来的时候,李天才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揉着眼睛望了

    一眼静静躺在自己床上的神秘女人,李天突然兴奋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不是梦,

    而是真的,千真万确的。

    望着床上的女人,李天突然觉得这样的女人要是能娶来一辈子做老婆那该多

    好啊,少活2年,就是3年也行啊。

    不过想归想,能不能实现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他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接着向着小屋角落地方走去,然后从里边摸出一个铁盒子,在随着铁盒子的

    打开之后,只见里边竟然是几张皱巴巴的一百元,叠成一叠,初步看上去应该有

    2000多的样子。

    李天慢慢的从里边抽出了5张百元大钞,然后轻轻的关上门走出门去。

    外面太阳很暖和,廖城还是一如既往,该干活的干活,该做工的做工。

    以往像今天这个时辰李天本应该在小饭店正在忙着洗菜,刷碗,可是今天的

    他却向着药店走去。

    药铺不是很远,走了几分钟就到了。

    药铺里边有个老医生,戴着个眼睛,看样子60多岁。

    「陈老,给我弄点消炎药。」走进来的李天对着那个在药铺的陈老道说。

    陈老用手扶了一下在眼眶上的老花镜:「小李子,是不是又给人打架了」

    陈老一边取药一边笑着说。

    这李天原来每次一打架之后,就自个来买消炎药,这不他跟这药铺的陈老

    还是老熟人。

    「陈老,这次你可猜错了,不是我用,是别人用。」李天笑着道说。

    陈老从上面取出来两瓶青霉素,还有两瓶阿莫西林递给了眼前的李天。

    「是么你什么时候学好了不打架了」陈老眯着眼说。

    「我早就弃恶从善了。」

    说完,付了钱之后的李天正准备走,忽然想起什么事,扭过头望着陈老问着

    道说:「陈老,你说一个人的伤口周围若是出现紫黑色那该怎么办」

    陈老眯着眼笑着说:「那百分之一百是中毒了。」

    「中毒」李天微微的皱眉。

    陈老点了点头。

    「不错,只有中毒的话,伤口周围才会发紫黑颜色。」

    「那应该用什么药呢」李天问。

    陈老:「那得看你中什么毒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反正伤口周围看着是紫黑色的,而且好像是被某种

    东西给咬的。」李天回想着那个躺在自己家里的女人伤口道说。

    只听陈老道:「要是被毒物给咬中的话,最好是能把毒给尽快的吸出来,若

    是不能及时到医院救治的话,用嘴也可以吸,不过这样的话最好小心一点,以免

    自己也中毒。」

    「不过一般情况下,用抗生素还是很不错的,怎么样你要不」只听陈老

    望着李天道说。

    「要,给我来一点。」

    陈老笑着从药柜上面取下两瓶抗生素递了过来。

    于是李天又卖了两瓶抗生素,接着便赶紧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中。

    回去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女人仍旧像死尸一样在那躺着,李天扒开那女人的

    伤口看了一下,只见伤口周围不禁越来越出现紫黑颜色,而且旁边还浮肿了起来。

    望着这病情恶化的样子,李天赶紧的把消炎药给磨碎,然后一点点的抹了上

    去,接着又用那专门治毒的抗生素给女人上了一些。

    一直忙活快俩钟头,李天才算忙完。

    嘴里舒了一口气,望着病床上的女人喃喃道说:「我尽量救你吧,哎,谁让

    你伤这么重呢。」

    「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廖城又没有医院,看来只

    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我要是帮她吸毒的话……」勐然想到这的李天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便宜他可不敢占。

    万一到时候就是自己救了这个神秘的女人,女人到时候醒过来知道真相之后,

    还不得杀了自己,毕竟那伤口的位置是在胸脯下面……李天可没有那个胆子。

    在李天给女人上了药之后,他就出去向着那饭店去要他的工钱。

    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几个熟人还和李天打着招唿。

    正在街上走着的李天,突然听到前面车喇叭声音响了起来,扭头撇了一眼的

    李天,顿时愣了一下:哇,好牛逼的车啊。

    其中一辆是LandRover神行者2,另外一辆则是黑色的奥迪向着这

    边驶了过来。

    这廖城是个偏远的小山村,虽然也有车,但大多数都是解放牌拉煤,拉货的

    车,偶尔一辆桑塔纳都算是已经很不错的。

    可是今天廖城却突然出现了这样两辆牛逼哄哄的车。

    虽然前面一辆几十万的路虎,另外一辆是奥迪在国内的一线大城市可谓是遍

    地皆是,但是对于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来讲已经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尤其是像李天这种做梦都喜欢车子的人,望着那两辆牛逼哄哄的车李天心

    里捉摸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他娘的买一辆啊

    苦涩的笑了一下的李天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现在想要那种车对于他来说简

    直是痴人做梦,不靠实际。

    第5章神秘女人清醒

    不过他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接着便向着饭店的方向走去。

    走过来之后李天勐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廖城会突然出现那样的豪车呢」

    「而且是在自己突然捡了一个神秘的女人之后,看那女人的模样绝对也是有

    钱的人,莫非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仔细一想的李天扭过头去,再次的看了一眼那两辆车。

    只见那两辆车已经在一个小商店门口停了下来。

    从车内走出来一个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向着小商店里边走去。

    「喂,有没有见过一个20多岁受伤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长得很

    漂亮,样子很冷艳」

    从奥迪车里边走下来的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脸眸冰冷的对着商店一个抱

    着娃子的30多岁的女人问着说。

    30多岁的女人,怀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被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男子所带来的

    危险气息给吓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别的缘故而在那尖声哭了起来……

    只见女人一边在哄着怀里的孩子,一边对着几个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用

    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道说:「声音那么大干嘛,真是的,把我孩子吓的。」

    「问你话呢。」另外一个旁边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听到女人满嘴乱说,顿

    时怒吼道说。

    那女人顿时有些恐惧,怀里的孩子更是哇哇的哭了起来。

    「没见过,没见过。」女人赶紧道说,一边说一边抱着怀里的孩子往后退,

    好似一幅不耐烦的样子。

    站在那的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顿时脸色一寒。

    其中一个勐地跨前一步,拳头攥紧,好似要打那个女人似的,把女人吓得脸

    色苍白身子往后躲,怀里的小孩更是哇哇哇的大声哭了出来。

    「几位大哥,咋了」

    突听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扭头便看到一个家伙正在那笑脸望着他们。

    这可不正是李天么原来刚才的李天听到这边孩子吓得哇哇哭,赶紧跑了过

    来。

    「你是谁」一个身材瘦高穿着西装的男子顿时冷眼扫了李天一眼。

    李天笑着道说:「我是这个小城市的人,怎么了几位大哥,看你们的样子

    好像是刚来廖城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李天一副看起来好似老好人的摸样在那道说。

    那个身材瘦高的男子问道说:「你有没有看到过一个20多岁受伤的女人

    全身黑色的皮衣,长得很漂亮。」

    在身材瘦高的男子冷冷的问出口之后,李天心里一愣,乖乖,果真有联系,

    原来这群开着豪车的陌生人果真与自己捡回来的女人有关系。篇幅有限关注徽信

    公Z号[ 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2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本来李天想说自己见过,可是他忽然感觉到这对面的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

    人有些面相凶恶,好似不是什么好人似的。

    再加上那躺在自己家中的女人跟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没有弄清楚如果

    是家里边那个神秘女人的朋友还好,不过万一要是仇人的话,那可就遭了,别忘

    记了那个女人身上还受着那么严重的伤。

    正在思索着怎么回答的李天,只听那瘦高的男子突然冷冷的道说:「你到底

    见过没」

    李天赶紧的道说:「没,没。」

    「不过几位大哥放心好了,到时候我要是见了,我肯定第一时间的通知你们。」

    李天笑着说。

    那瘦高的男子听到李天这么说,连看都没有再看李天一眼,勐地转过头向着

    旁边停靠着的路虎LandRover神行者2走了过去。

    只见车窗户慢慢的摇了下来,一个满头红发,两只眼睛跟牛犊一样的勐男出

    现在了李天的视线里边。

    狰狞的面容让李天感觉到一股子的害怕感觉。

    除了在电视上面见到过这样的人物,,李天还是头一遭的遇见。

    只见那瘦高的西装男低着耳朵冲着红发男子说了几句话之后,红发男子便微

    微的点了点头,车窗户再次的关闭了起来。

    那另外的四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只是微微的看了一眼李天,接着便上了车,

    开走了。

    望着两辆远走的车子,李天嘴里琢磨着: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头,到底跟自己

    家里边躺着的女人又是什么关系呢不行,回头非得把那个女人赶紧给救好,然

    后好好的问问他。当李天去饭店要自己多半个月的工钱的时候,那在房间里的女

    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Z号[ 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22,继续

    阅读高潮不断!也许是因为李天上药的效果好呢,还是因为这个女人本来就体力

    不错,不过现在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神秘的女人确实是醒了。当她睁开眼的时候,

    两只手就本能的紧紧攥紧,一双明如秋水的眸子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同时身子艰难的从小床上走了下来。

    冷眸扫了一眼眼前的房间之后,这个神秘的女人立马就可以判断出来,这里

    边到底住的是什么人

    望着这脏乱的小房间,女人柳眉微微的皱了一下。

    「我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女人在那喃喃自语道说。

    接着赶紧去看自己的伤口,意外的是伤口竟然被人给包扎了,而且还上着药,

    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几瓶给她治病的抗生素。

    在看到这些情况的时候,女人捂着自己的伤口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睛透过浑

    浊的小窗口望了一眼外面,没有说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