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班鸡盃校园性爱接力大赛3完

    发布时间:2020-11-11 00:01:07   

    我完全失去斗志

    抽出我的揽叫,整个软屌

    沒有了战斗意志并度对小雅说:

    我:「妳不用继续了..我们输了」

    小雅也很体谅我的心情 当下却不知道该说些甚么..

    我跪在地上久久无法离去

    阿哲 大姐 小佩也过来关心…

    我想拒他人关心于门外并大叫

    我:「走开!都给我磙!~我想静一静

    你们都看到了吧! 我赢不了!

    赢不了那传说中的阳具」

    阿哲:「传说的阳具又怎样..你有鑫鑫肠阿~」

    大姐:「你这软屌又孬的人不配当朋友」

    小雅:「对不起..都是我不够骚..」

    小佩:「刚那黄光是怎么回事?甚么又是传说中的阳具?」

    这时我们后背后却出现了一个声音..

    「不甘心对吧? 想要变强吗? 你们想得到力量吧!!?」

    (六) 迈进

    「不甘心对吧? 想要变强吗? 你们想得到力量吧!!?」

    大家回头一看..

    是阿峰叔!

    为甚么?为甚么阿峰叔会出现在这?

    他到底是谁….为甚么知道关于领域的事?

    小佩:「拔…你怎么在这?」

    阿哲:「HI! 丢囊拔」

    小雅&大姐:「叔叔?」

    ————————————

    阿峰叔:「女儿阿..我有话要问你…..」

    小佩:「痾? 拔..什么事?」

    阿峰叔:「你们男生们是不是沒办法早洩?」

    小佩:「你怎么知道?侯…你偷看?」

    阿峰叔:「何只偷看..我还看你们打砲顺便尻了一下」

    小佩:「你很色耶!怎么看到的?」

    阿峰叔 :「喔..因为我都有装针孔阿,沒想到我女儿身材还不错!」

    小佩:「拔!!~」

    阿峰叔:「害羞啥?从小还不是帮你把屎把尿洗澡的」

    小佩:「你怎么会装这种东西?!,犯法的耶!」

    阿峰叔:「还不是为了养家赚外快..创造事业第二春,

    想当初大猫还来请教我怎么拍片咧!

    不过竟然是搞迷姦,太沒职业道德~所以被抓了」

    ————————————————————–

    原来..阿峰叔是不肖旅馆业者,在房间都装上了针孔~

    靠着偷拍片赚了不少钱,在各大会员网站都看的到阿峰叔的作品

    如厕、盗摄..系列,更有代表作”疑似惠辞”公主陈性鱼”

    阿峰叔:「怎么样?想变强吗?!对手是传说中的阳具是吧..」

    我:「当然想..不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阿!」

    小佩把那晚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阿峰叔:「我就感觉会有甚么事发生,就来看你们,沒想到这么刚好」

    阿哲:「阿峰叔你还有沒有珍藏弄个几片来阿?!」

    大姐:「不过我想大家的实力都需要提升吧?」

    小雅:「我也想变强..」

    小雅看到大家努力成这样..下了决定,不想毫无贡献成为拖油瓶..

    我:「变强的方法到底是甚么?阿峰叔你快告诉我!」

    阿峰叔:「那就是…」

    阿哲:「会是啥?」

    阿峰叔:「让我插屁眼」

    我:「幹!真的甲的?」

    阿峰叔:「当然是开玩笑的~因应时事嘛!別急..待会集合一下跟你们回班上」

    阿哲:「幹!吓死我」 (捂屁眼)

    小佩:「喂!你们男生们放尊重一下好吗?」

    小雅:「那我们走吧~」

    阿哲对远方的班长阿豪喊:「班长~先集合大家回教室检讨一下」

    阿豪语带疑问:「回教室?好吧… 各位先回教室吧!」

    阿峰叔一路上跟我们讨论了最近参与了哪些制片

    阿峰叔:「其实以前萱萱那个剧本我也有参与一点」

    我:「挖!那你们有沒有所谓金淫奖」

    阿峰叔:「別说了..我入围好几次,都沒抱回过!都换了四次总统了」

    阿哲:「获奖的是~~~~~阿发~~~~~~~~~~~的岳父~」

    大姐:「当女优薪水高不高阿?」

    小佩:「我以后绝对不会追随家里的事业………」

    不知不觉的锺响了,下节课是班导师的课..

    我:「阿峰叔..上课了耶?你到底有甚么撇步?」

    阿峰叔准备往前走上讲台…准备要开口说话了

    而台下也议论纷纷~

    「这老秃头是谁?」

    「看起来好像拍A片的」

    「听说是小佩他爸…幹!歹竹出好笋」

    此时,导师却进来了~两人四目性交~互相视姦了一番

    导师:「你…是阿峰?你是阿峰对吧!?」

    阿峰叔:「你是阿杨?」

    阿峰叔小档案:

    以前也是这所高中的学生,并且也参与过班鸡盃

    和导师阿杨更是班上的ACE,拿下了当年的冠军队伍

    当时阿峰叔也为19棒,导师阿杨20棒

    两人合称”阿峰和阿杨”

    拥有一枚 冠军套(保险套)

    经歷: 班鸡盃冠军 男子MVP

    佩峰旅社负责人

    参与过各个旅馆偷拍~盗摄

    并入围好几次金淫奖

    导师阿扬小档案:

    姓杨,我们都称杨老师!中年查某,个性算和蔼,

    但教学上有她的坚持,和犀利的地方..有时好相处有时却犯沖

    沒有结婚沒有小孩,身材尚可,带着眼镜,

    157/55 C+的垂奶,50元乳晕,有小腹,垂屁股阴毛浓密

    但却有她的韵味…

    高中和阿峰同班~因为怀念这所高中所以回来认揽教

    拥有冠军队女MVP 冠军套一枚

    杨老师:「你怎么会在这?」

    阿峰叔:「我女儿给你教啦!他们练习输给甲班输得惨兮兮!」

    杨老师:「甲班今天有去?」

    阿峰叔:「对阿..想当年,我们费了劲才赢甲班咧!」

    杨老师:「那今天是怎么回事?」

    阿峰叔:「你也知道他们班实力,不过还出现传说中的阳具咧!」

    杨老师:「…………」

    阿峰叔:「妳知道怎么破解吧?」

    杨老师:「你有什么计画要说?」 杨老师转移了话题

    阿峰叔:「喔对啦!差点忘记 就是..各位同学~大家输得不甘心对吧!」

    阿峰叔转头对大家讲话

    班上一片寂静,有种说不出的悔恨

    阿峰叔:「想变强吗?我有办法」

    班上有人提问了:

    「什么办法?」

    「阿峰叔快说啦!」

    阿峰叔:「让我桶屁眼」

    班上:

    「幹!卖乱啦」

    「我刚好便秘」

    阿峰叔:「其实我是甲…」

    班上:「蛤………!?」

    阿峰叔见状不对 马上又随口说

    阿峰叔:「开玩笑的啦~

    別介意~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因应时事嘛!

    其实是要集训啦!」

    班上:「集训?!」

    阿峰叔:「对!这週末我们将到岛上集训..想要赢就跟我来!」

    班上:

    「酷耶!集训~ 该不会像漫画梦想之岛那样吧」

    「会像去酒店一样~晕船吗?」

    阿峰叔:「不是梦想…是梦遗之岛,你们导师也会去」

    杨老师:「我?!」

    阿峰叔:「对!并且这集训就叫阿波罗计画」

    杨老师:「这什么鸟名子?为什么?」

    阿峰叔:「喔..沒有阿,大家传递精液感觉就像阿波罗11号好几段推进嘛」

    班上:「切~~~」 嘘声四起

    (我OS:不管如何艰难~我都要变强!)

    大家眼神中燃起了热火,刚刚的疲态一扫而去…这时后

    大家又硬了~女生也湿了,都再透露着想赢的强烈荷尔蒙!

    阿峰叔:「总之先这样~我不要讲太多,阿杨我放学去办公室等妳下课讨论一下」

    杨老师:「恩好,那大家上课吧,阿峰妳先出去吧!把课本翻开到第55页」

    阿哲:「原来丢囊拔这么威~好那我要睡觉了」

    我:「总之可以变强就好!还有你別乱叫」

    直到放学钟声响起..

    小佩:「今天大家都別练了吧早点休息,反正我爸也不在~」

    阿哲:「好吧,朕赐妳今日免幹」

    我:「小雅妳怎么了?」

    大姐:「妳今天不太说话喔?」

    小雅此时崩溃的哭了..

    小雅:「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够骚..我要变骚!我要变强..我不要在扯大家后腿..

    我更想要mingtingc早洩…」

    二话不说我向前吻了小雅的唇

    我:「妳很棒」

    小雅:「………」 小雅停止了哭泣,宣洩了情绪,冷静了下来,眼神也坚定起来

    小雅:「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一定会变强的」

    我:「我等妳」

    阿哲:「到时后记得也给我试试唷!」 说完这句话 阿哲沒有说第二句

    他被小佩踹飞了

    小佩:「妳只能幹我!」

    大姐:「早点回家休息吧!解散啦~ 再见」

    BYE~~~BYE~~

    杨老时回到了办公室,沒看到同事,只看到了阿峰叔

    阿峰叔:「我等妳好久了,看妳刚刚眼神,怎样?怀念吧?!」

    杨老师羞红了脸:「你想幹嘛?」

    阿峰叔:「幹妳阿!」

    杨老师:「变态..」

    阿峰叔:「妳沒看脚下都淹水5MM了吗,嘴巴说不要,身体到诚实的」

    杨老师:「你甚么时候听到我说不要了?」

    杨老师把阿峰叔推到了办公桌旁边,屁股靠着桌沿

    一手摸着阿峰叔的肚子,一手抚摸阿峰叔的懒叫

    阿峰叔硬了,一手篓着杨老师的臀部,一手着搓揉着老师的垂乳

    把嘴嘟了过去,两人舌头不停的搅拌..

    阿峰叔把杨老师衣服扣子一颗颗的解开,就像解开老师面具的束缚,老师也把

    裙子掰起来~阴户隔着内裤磨擦着小阿峰

    解开扣子,直接把手塞进垂乳与胸罩间的缝隙,搓揉着乳头~

    阿峰叔「:你乳晕变好大阿…」阿峰叔边讲边是把嘴靠了过去吸

    杨老师受不了的开始喘气,抚弄老二的频率越来越快,随即解开了裤头

    把阿峰叔的裤子脱到了膝盖,用手套弄着,并把自己内裤脱了。

    上半身被侵犯着,一手则不断着搓弄自己的阴蒂,想要阴蒂高潮~

    阿峰叔见状把杨老师的手移开,并把自己手指塞了进去侵犯G点。

    杨老师:「快…阿峰…快…我想要…」

    阿峰叔把杨老师抱到了办公桌上,虽然肚子大有点遮住了揽叫的视野~

    但还是看得出来…阿峰叔是于右任。

    杨老师:「快点…你当年的黄金右屌,我想它..」

    杨老师边说着边把脚张开,一边的脚上还勾吊着内裤,高跟鞋也沒脱掉

    阿峰叔:「我也蛮想妳的…传说中的阴具」

    阿峰叔掰开了杨老师的脚,阴茎挺在阴户大门并说

    阿峰叔:「看起来鲍老了许多..不管了」 说完这句话阿峰叔的黄金右屌便滑入

    杨老师:「哦…」

    杨老师就这么躺在办公桌上被阿峰叔挺立的幹

    阿峰叔:「鲍看起来老…幹起来还是蛮紧的」 边说两手边放在老师垂乳上

    杨老师:「別说了…快点动…」

    阿峰叔的耻骨与杨老师佈满阴毛的耻骨交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阿峰叔瞬间感觉到杨老师的阴道突然强烈的剧烈收缩~

    杨老师:「阿………快到了」

    阿峰叔:「怎么回事?马的好爽..」边讲继续抽插

    阿峰叔:「要受不了了」

    阿峰叔掏出了肉棒,而有道黄金光也从那间隙慢慢散了出来

    阿峰叔:「怎么回事?!」

    阿峰叔便讲边套弄并对准了杨老师的脸部

    杨老师:「高潮了…回来了…我的阴具」

    阿峰叔:「喔……阿斯…」 阿峰叔的精液射满了杨老师的脸

    杨老师:「谢啦~今天真是赚到了!」

    杨老师:「我的阴具又復活了」 杨老师把精液当面膜敷了一番

    阿峰叔:「你的鲍鱼…变粉了?!」

    杨老师:「恩,我的阴具…沈寂了几十年,终于又復活了~」

    传说中的阴具,MATCH到拥有阴具资格的人~便又唤醒了他

    经过了唤醒~杨老师不但视力恢復了,垂乳和屁股也缩挺了回去~

    乳晕和鲍鱼也渐渐变回了粉红色,只剩下身上肤质那些微的岁月的变化~

    杨老师:「谢谢你啦,我的雀班也少了一些,下次在跟你借」

    杨老师抹去了脸上的黄金右屌的精液..并脱下眼镜

    阿峰叔:「…………」

    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思考着:

    我不想输,我想赢,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因为…

    沒有幹到甲班的两班班花

    (七)梦的特训

    (警告!此集潮点微弱…卫生纸可以先放着)

    我:「阿峰叔…」

    阿峰叔:「恩?」

    我:「你上次叫我不要踏进的那个领域..到底是?」

    阿峰叔:「恩…看来只能老实告诉你了..」

    这个週末的天气,彷彿特別晴朗

    徐徐的风吹着…

    大伙早起搭着赏茎船,正移动前往梦遗之岛

    不过放眼望去,还是有许多人晕船吐了,而阿哲更是勤跑厕所

    小佩:「你怎搞的…吃坏肚子?」

    阿哲:「捂…不知道,搭船一上了甲版,就好想拉屎」

    大姐:「別管他了了!平常就屎尿多的人」

    小雅靠着船竿, 望着海,自从那天练习后表情都是若有所思。

    杨老师:「小雅怎么了?」 杨老师走过来了并这么说

    小雅:「痾..老师.. 我沒事」

    杨老师:「是为了比赛对吧?」

    小雅:「恩…」

    杨老师:「加油!经过这次训练相信妳会进步的」。

    小雅:「希望是这样… 对了,老师妳身材变好了耶!」

    杨老师:「喔~对呀!看我的胸部,这可不是阿良硅胶奶喔」

    小雅:「怎么一夕之间?….」

    杨老师:「这有机会再说啦~」

    镜头回到我和阿峰叔身上… (是对话)

    阿峰叔:「那个叫做J的领域」

    我:「为甚么叫J?」

    阿峰叔:「死因仔,骗我你不知道JIZZ?」

    我:「靠盃…那我知道了…所以踏入到底会怎样?」

    阿峰叔:「最后你会变的依赖他,而脱离自我,这领域并无法帮你早洩,只能

    帮你预测下一步」

    回想起来…真是如此,我沒办法因而早洩

    我:「所以你叫我別踏入的原因?」

    阿峰叔:「哦!就只是因为那沒屁用啦!哈哈」

    我:「靠…那你那天为什么那么生气?还拉我袖子阿」

    阿峰叔:「因为那天吃饭我朋友还沒送花生来,我很不爽~歹势啦!哈哈」

    我:「…………」

    忽然小佩大喊了大家!!

    小佩:「拔!大家!你们快看~是鲸鱼耶!」

    一群鲸鱼在船边围绕着

    大姐:「真的耶~好可爱唷!」

    阿哲:「阿..牠们在幹甚么?」

    鲸鱼们渐渐改变了动作

    我: 「靠盃,怎么全部翻身朝上」

    阿哲:「幹幹幹…牠们要露屌了,第一次看到耶」

    大姐:「阿…不过好大喔,海洋之屌耶」(大姐有点溼的说)

    阿峰叔:「怎样!不错吧~这赏茎船,要去梦遗之岛才见的到喔!」

    班上:

    「幹! 超大的!」

    「好像牛舌头耶~头家一份牛舌」

    「好害羞」

    「幹射了射了! 」

    鲸鱼们断断续续的朝天射精,好像平常喷水那样,似乎在我们传达欢迎的讯息。

    阿哲:「阿峰叔…梦遗之岛快到了对吧」

    阿峰叔:「你怎么知道?」

    阿哲:「因为我梦遗了」

    我:「幹…我也梦遗了耶」

    「我怎么梦遗了?」

    「哈你梦遗了!」

    「你也是啦!免糗」

    梦遗的讯息此起彼落…船上也瀰漫着一股漂白水味儿

    阿哲:「阿峰叔你怎沒梦遗?」

    阿峰叔:「恁老耶…吃到这岁数最好还梦遗,漏尿还比较合理」

    我:「也是啦!吃老滴到鞋,我们还是梦遗的好」

    不久,船停靠了岸边一眼望去,传说中的梦遗之岛样貌…

    到底是?…

    靠盃咧这这里怎么会有民宿…还有摊贩…卖蚵爹 花枝丸

    而且到了岛上已经快中午了~

    阿峰叔:「看到了吧!这就是梦遗之岛!」

    我:「为啥像来到绿岛?」 我一边抹去裤上的精液边问

    阿峰叔:「阿不就是岛!当然差不多阿,居民也要做生意的

    好了大家先集合!记不记得我们这计画叫甚么?」

    大家一致的回答…「阿波罗计画!!」

    阿峰叔:「宗旨是?」

    「早洩!」

    阿峰叔:「很好很好!这是民宿钥匙,男女一间!一二棒一起 三四棒一起

    你们自己算下去阿!等等先回去放行李,再到大厅用餐,

    吃完饭后2点民宿门口海滩集合!」

    小佩:「拔那你跟谁睡阿?」

    阿峰叔:「当然是跟杨老师啦! 唷唿~」

    杨老师:「谁要跟你睡阿!」

    杨老师总是口是心非

    阿哲:「小佩我来了…我们第一次一起过夜~送啦!」

    大姐:「阿峰叔,中午吃甚么阿?」

    阿峰叔:「为了备战,当然给大家吃最好的,切仔面搭ㄟ和贡丸汤」

    我:「你在开玩笑吧…」

    阿峰叔:「这样你也看得出来!来到大海当然要吃海鲜buffet啦!」

    小雅:「太好了~又有蚵仔吃啰^^」

    小雅听到有海鲜 一扫一路上的忧愁

    我:「妳真的是…有蚵仔妳就开心~早说我弄给妳吃」

    小雅装做沒听到我的下流话

    我们平常这几个就坐在一起吃饭~

    班上的同学也都分团吃

    阿峰叔和杨老师则是在俩人雅坐上一起吃饭看起来像热恋情侣话家常

    我:「小佩你爸和杨老师恋爱啰?」

    小佩: 「我看是懒叫痒吧」

    大姐:「女人心海底针阿~!难说~」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

    我:「走吧去集合吧!」

    阿哲:「要开始集训了耶…」

    阿峰叔:「相信大家也吃饱喝足了,沒忘记我们来这的目的吧…」

    阿哲:「阿峰叔,要开始了吗?怎么训练?」

    阿峰叔:「男生们…原地罚站,双手立正站好!」

    我:「蛤?」

    阿峰叔:「怀疑阿!?快照做」

    大伙立正站好

    阿峰叔:「站到射精为止」

    阿哲:「沒尻怎么可能射阿」

    阿峰叔:「怪我啰?」

    班上:

    「沒射怎么办?」

    「我可以磨隔壁屁股吗…?」

    阿峰叔:「沒射就继续站阿!绝不可以乱碰人」

    午后烈日下挺着汗流夹背的身躯和垂垂老矣的懒啪

    沒有活力,但却得射精~

    无不使用性幻想来辅助

    另一头…

    杨老师:「女生来…」

    大姐:「老师到底要幹甚么?」

    杨老师:「换泳装」

    大姐:「换泳装幹嘛?」

    杨老师:「当然是玩水啦!」

    小佩: 「沒搞错吧?」

    杨老师:「对啦!早洩交给男生就好,我们玩吧」

    小雅:「好难得看到老师的这一面」

    小佩:「那我们到底跟来幹嘛…」

    YA~~玩水啰 大家不亦乐乎

    回到男生这

    我:「恁老师咧,我们在这受苦他们在玩水」

    阿哲:「其实也沒不好啦,让我们意淫一下」

    其他男生开口了

    「那秃头是谁? 」

    「阿峰叔也跑去玩了」

    「幹! 」

    「男生们一把怒火开始烧了」

    悲愤化为淫荡,视姦着女生…

    眼前是一群大小奶绷着比基尼的高中女生

    看着快要露出骆驼蹄的泳裤,比基尼的内里不知有多少水饺..

    想着晚上要如何幹死他们,嚐嚐今天同等的苦

    半小时后…

    「阿斯~~~…」

    「谁呻吟?」

    「有洨味」

    「是阿哲啦!阿哲开胡了!!」

    我:「靠你怎办到的」

    阿哲:「念力,就对了」

    5分钟后,陆续有人射了

    闭上眼睛,想像这揽啪有股快感,我也射了

    往后半小时,大家都射了..

    阿峰叔走回来了:「恩,比我想像的快!不错!」

    我:「这都在你的计画?」

    阿峰叔:「好啦!你们休息吧!」

    在烈日下射精的我们累的往海里奔跑消暑

    阿峰叔向海上的杨老师做了个手势

    杨老师点点头说:「女生来 集合吧!」

    大姐:「不是不用训练吗?」

    小佩:「那是甚么?」

    阿峰叔拿了一个盒子过来,里面似乎是海产

    小雅:「是晚上BBQ要烤的吗?」

    阿峰叔:「嘿嘿…」

    阿峰叔淫笑并打开!!

    是十条海参

    杨老师:「答对一半」

    小佩: 「那是幹嘛的?」

    杨老师:「大家马上把裤子脱掉,把海参塞进去,用妹妹搾干它」

    大姐:「靠腰咧」

    杨老师:「沒搾干就不准离开吃晚餐」

    一排排女生都把泳裤脱了,慢慢的把海参塞入了妹妹里,并且撑满

    刚塞进的那一刻,海参潮吹的水喷了出来~女生也呻吟了

    而一旁观看的男生们则窃喜

    阿哲:「阿哈哈哈~海参,好佳在我们只是..」

    我:「你笑太声了,这样就不是窃喜了…阿哈哈哈」

    阿峰叔:「你们有沒有看过鲍鱼吃海参的奇景阿!哈哈哈哈」

    其他人也老早笑个半死

    女生们见状,似乎也触动了她们的肝火,使盡吃奶的力气,但有的还是不太会夹…

    海参水始终慢慢的喷,但还是抵挡不住她们的怒火,用力夹阿夹的~

    过了一个小时后…

    大姐:「唿…」

    海参已经干瘪并从阴道掉了出来,大姐把海参搾干了

    再来是小佩…和班上其他同学,最后小雅也搾干了…

    经过一番用力,女生也耗盡了体力。

    杨老师:「恩…看来大家都可以完成!好那准备吃饭吧!」

    在刚夹海参的空档,男生们则是准备升火BBQ

    大姐:「终于可以吃饭了」

    看着夕阳,大家也累瘫了,刚刚彼此嘲笑的的小学生脾气也化为乌有

    接下来的是快乐的BBQ,喝着汽水,吃着烤肉~简直美好

    阿哲:「这好好吃喔!QQ的,这是甚么阿?」

    阿峰叔:「哦!烤海参啦!好吃吧」

    我:「哦!真的不错吃,刚刚多的喔?!」

    阿峰叔:「不是啦,谁那么浪费,是刚刚那十只」

    我:「喔喔…」

    我一边咀嚼:「幹!!你刚说刚刚被鲍鱼吃掉的那十只?!」

    阿哲:「难怪特別好吃!」

    我:「恩恩!真的真的!」

    阿峰叔:「你们两个真的是住在巷仔里的!!哈哈!」

    小佩:「夭寿咧…我才不敢吃」

    大姐:「快烤別的给我吃啦!」

    小雅:「有烤蚵仔吗?阿哲我也要~^^」

    打牌的打牌,玩沙排的沙排…夕阳下共度,根本就不像来集训,根本就来度假的!….

    这样真的会有用吗?!

    喝着汽水 我这么想着..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