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不想伤害我的女同事

    发布时间:2020-11-11 00:01:10   


    清晨时分,齐婉儿趁着李维竣还熟睡的时候,一个人悄然离开了酒店。人,究竟为了什么而出生?当浮华散尽,有否值得留恋?齐婉儿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酒店,双眼有点迷朦。在关绍明以后,她再也不信任爱情,或许可以说她不信任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所以她一直纵情地生活着。许多东西,拥有过便足够,留在身边的话,谁能保证天长地久?何况是男人。叫了辆出租车,独自回到了家中。她属于你的成人头条,你看到的都是精品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累了,本以为自己可以放下一切,忘记过去,淡然一生,可是人生总是那么无奈,老天又让她遇到了关绍明,她怎么也忘不了那天在别墅里恐慌无助的感觉,多么可悲?好想给自己放一个长长的假,好让自己慢慢过滤这几年的日子,沉淀思绪,再理理因为李维竣而被打乱的心。昨晚答应去见李维竣的时候不就已经有此打算了吗?和他也是时候要划下句点。齐婉儿边换下衣服,边想着。磨蹭了好一段时间,她最后还是拿定了主义。还有两年半的合同?她长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注定要倒贴的了。不过,还是自己比较重要,目前的自己就如一只被打败而落荒而逃的猫,她需要时间来调整,也顺便为自己放放假。于是,她拿出了已经好久没用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客厅的木地板上,打起了辞职信。眼看着快到平日出门的时间,拨了个电话给刘宁,她的辞职信还没打完,总不能让人家在楼下等着吧?“喂?早……”“婉儿?怎么了?又不舒服?”“没有啦,我有点事,晚点再去上班,不用等我了。”“哦……好的……”齐婉儿拿着手机,顿了一下,又说:“你今晚有空吗?”“怎么?想请我吃饭吗?当然有空啦?”“吃饭当然没问题,就是……想让你陪我去买点东西。”“没问题,下班的时候我过去找你。”“好的。”挂上电话,齐婉儿继续敲着辞职信,心里期盼着,希望一切顺利。对于她的迟到,李梓络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一脸倦色,但这并不代表齐婉儿会退步。“这就是你的条件?”李梓络皱紧眉头,握着她的辞职信,双眼凌厉地看着她。他不高兴。齐婉儿一眼便看透了。也是,他会高兴才怪,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沉默的威胁。“是的。”其实之前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不过既然他那么聪明地提了,那就顺便吧。李梓络脸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打着大字的信封,似乎并没有意思要看信的内容,齐婉儿微抖了一下眉头,早知道他不看的话就不要那么费心打了,真是。“齐小姐,你要知道,你当初和公司签下的是五年的合同。”她没听错吧?他称她为齐小姐?齐婉儿微微地感到小小震惊,双眼不自觉地打量起眼前的李梓络。似乎是从欧洲回来以后,他没有像以前那样为难她了,而是,他在故意拉开了距离,刚开始不以为然,但现在又觉得有些奇怪。齐婉儿轻喘口气,对于李梓络这样的称呼很是满意,本来就应该如此。“我知道,我会按照合同负违约责任。”她早就有此打算。谁知道,李梓络放下了她的辞职信,独自走到了那张皮沙发上,缓缓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脸上呈现出温柔的表情:“过来,坐这边。”齐婉儿怔了一下,刚才还在暗暗高兴,原来他只是在装?现在不又是一张迷死人不要钱的帅哥脸?见她没有动静,李梓络又说:“我们需要谈谈。”他指了指斜对面的座位,表示并没有要她坐在身边的意思。而他这举动,让齐婉儿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凑上前,在他斜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如果是因为我,我想请你不要担心。”齐婉儿一脸懵懂地看着李梓络,压根没听懂是什么意思。“对不起,我想李总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换个工作,做些新的尝试。”老实说,如果不是真的累了她才不会辞职,谁叫这段时间发生这么多事。“昨晚之前,我还是不想放弃你。”什么跟什么啊?齐婉儿表情僵硬地看着李梓络。“不过,如果让我选择,我希望维竣幸福。”齐婉儿半张着嘴唇,喉咙如被一大块铅堵住了,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维竣爱你。”李梓络的脸很真诚,发自内心。“我没有得选择,所以,我希望维竣不要像我这样。”李梓络说着,长叹了一口气。齐婉儿深深吸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的思绪,“李总,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想我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事情,辞职是我个人的事,与其他无关。”她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李梓络看着她,皱起了眉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说:“辞职信先放在我这里,我会好好考虑几天。”听到这里,齐婉儿长叹了一口气,站直身子:“那我先出去工作了。”下班的时候,刘宁准时等候在公司大厦的楼前,齐婉儿见到他时,心里暖暖的,甜甜地笑了起来。约刘宁的目的是为了要他陪她买些旅行的必需品,例如运动鞋,她知道他会乐意的,也顺便请他吃个饭,总不能老去他家蹭吃蹭喝的吧。“你要健身吗?还是要打球?想买什么类型的?”刘宁很热心地帮她选运动鞋。“不是,我要旅行。”边看着鞋架上花花绿绿的鞋子,她淡淡地说。“旅行?去哪啊?”刘宁拿起了一只不错的鞋子,递给了她。“不知道,就是想到处走走。”不知怎么的,刘宁的双眼里有些黯然的颜色。齐婉儿敏感地扫了一眼,别过脸去,又说:“我今天辞职了。”刘宁又拿起另一只鞋子,递给她,说:“这种鞋最适合旅行。”齐婉儿接过鞋子,回以一笑:“谢谢。”刘宁并没有刨根问底地问她辞职的原因,他很用心地为她挑选着鞋子,他还说:“旅行一定要穿舒服的鞋子,那样心情才会好。”应该高兴吗?有这样一个朋友,但为什么心里却有点酸酸的呢?买完鞋子,他们去了一间餐厅吃晚餐,聊天,直到夜深。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刘宁帮她提着购物袋子,两人安静地走向公寓所在的大楼。突然,齐婉儿的脚步停了下来,双眼怔怔地看着前方。刘宁觉得奇怪,也停下脚步,顺着齐婉儿视线的方向看去。走上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关绍明。然而,在关绍明走近之际,他停住了,眼睛侧过去,看着刘宁。“哈哈……”他干笑了两声,说:“世界可真的太小了。”刘宁的手一下子搂在齐婉儿的肩上,将她揽入怀中,“怎么是你?”他的话,让齐婉儿呆掉了,双眼愕然。“我也没想到会是你?原来这个婊子不光搭上了汇立两兄弟,还找上了你?哈哈……”关绍明冷冷地笑了两声,又说:“没想到你这么痴情啊?追一个女人追了四年,看样子是追上了?那怎么又没看好她?你知道,她是个婊子。”关绍明的话另齐婉儿不禁茫然,双眼疑惑地看着刘宁,“你……到底是谁?”“哟?王同学?怎么搞的?婉儿看起来像是不记得你了?”关绍明的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王同学?齐婉儿的大脑开始飞快地过滤着四年以前的事情,似乎还真的有点滴记忆,但是很淡,想不起来了,只是,刘宁的样子,的确很眼熟。她生硬地推开了刘宁的手臂,身子在微微颤抖。“婉儿……”刘宁的眼中满是怜惜,但又说不出什么。“呵呵……婉儿……怎么了?”关绍明说着,伸出手想要拉住齐婉儿。“别碰我。”齐婉儿尖叫着,歇斯底里。“不许碰她。“刘宁站上前,挡住了关绍明。这也惹来了关绍明的冷笑,“哼。”“请你离开。”刘宁挡在齐婉儿的身前,冷冷地看着关绍明。“你……”关绍明见状,冷笑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齐婉儿,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刘宁瞪着他,“请你离开。”“哼。”关绍明瞟了一眼刘宁身后的齐婉儿,扭头往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去。看着车子逐渐远去,刘宁转过身,看着身后失措的齐婉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双瞳,除了恐惧,更多的是空洞,就如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让他的心疼狠狠地痛了起来。关绍明走后,刘宁拉着失魂的齐婉儿回到家,并为她倒了杯热水。她窝在沙发上,倦缩着身子,接过水杯。客厅里很安静,灯光不太明亮,暖暖的,将墙上那副照片映得很性感。“婉儿,我是王凯晰。”齐婉儿空洞地看着刘宁,只是看着。刘宁皱了皱眉,双眼满是怜惜地在她身前跪了下来,一只手轻抚着她柔软的发。“对不起,婉儿。”她该生气吗?她该埋怨吗?她该指责吗?刘宁在做着当年与关绍明同样的事情,他有目的?但是,他有什么目的?他有很多机会的,只是他从来都没有对她有过分的举动?可……那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又来找回她?不甘心吗?……齐婉儿推量着,思索着,她很想生气,却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名?”想了好久,齐婉儿终于开口。“婉儿……”刘宁长叹一口气,说:“愿意听我解释吗?”齐婉儿凝望着他的双目,这个男人,很真诚,只是,受过伤的她,会愈合吗?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她还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或许,孤独真的是心灵里最可怕的魔鬼,她害怕,她不想失去这个男人。“王凯晰这个名字在我养父死之后就没再用了,照我母亲的意思改回原来的名字,刘宁。我不是存心要欺骗你,但我觉得不论是王凯晰还是刘宁,我始终是我,没有变。”刘宁说得很淡然,双眼真挚地望着齐婉儿。“婉儿……可能你会很生气,我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但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没有其他目的,只是想知道现在的你生活得可好?可是,在见到你以后,我后悔了,我觉得自己不应该来找你的,正如我找到你以后却自私地希望一直可以这样留在你身边,守护着你……”刘宁说着,双眼里流露着浅浅悲伤的神色。“对不起……”刘宁轻低着头。她握着热水杯,杯中的热量逐渐传到了她的手心,给予温度,让她冰凉的手渐渐变暖。“你会离开我吗?”她还是问了。她承认自己是自私的,但她不想失去这个男人,这个尊重她爱护她的男人,这个给予她温暖呵护着她的男人。四年前,齐婉儿是学校里最娇柔的一朵名花,她清秀可人,有着邻家女孩般亲切的笑容,再加上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让她在学校里有着不少的追求者,而王凯晰便是其中之一。那时的他迷恋她,为她疯狂,为她难以入眠,那时年少气盛,却腼腆内向,所以,他从来只敢从远远地观望她,跟随她,给她写着一封又一封深情的书信,一天一天,从不间断。只是那个时候的齐婉儿已经和关绍明在一起,对于王凯晰当然不予理睬,甚至连正面都不曾看过他一眼,他的情书也是有一封没一封地扫两眼,最后甚至连拆都懒得拆,扔在一旁,但他却痴情不减,直至那天。似乎上天真的和她开了个很大的玩笑,这个好男人,在那之后还来找她。她,该生气吗?“婉儿……请不要生我的气好吗?”刘宁像是在哀求,如一只被舍弃的小猫。齐婉儿轻轻地笑着。还记得她与他仅有的几面之缘,在她印象中,他一直是一头鸡窝似的乱发,衬衫白裤,厚厚的黑框眼镜,只是情书写得很动人,有好几次关绍明还为他的情书生气……关绍明……一想到他,她的身子又开始颤抖。“婉儿,你怎么了?”刘宁轻执起她的手。“没……什么。”她低下眼,想要掩饰眼中的恐慌。“是因为他?”刘宁低声地问。齐婉儿没有回答。“婉儿……不要怕,我会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他再伤害你的……对不起……”刘宁握紧她捧杯的手。“你……”齐婉儿抬起头,看着刘宁:“你知道我的过去,为什么还来找我?”是啊,有哪个男人会这样?她不相信。“过去不是你的错。婉儿……我找了你三年多,我没有其他目的,你说我神经病也好,说我痴情也好,我就是担心你,我就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或许你会觉得这样很傻,但我真的是这样想的,我希望可以做你的朋友,好朋友,只是为了关心你。”“朋友?”多么美丽的词语,这些年,她一直没有朋友,“为什么只是朋友?”此时,刘宁笑了,无奈地笑了,“因为朋友才可以永远给你关怀,一生一世。”一生一世……她该相信他吗?多么动人的话?可是她却奢求,她希望有这样的朋友,只是,值得信任吗?“累了?”刘宁的大手轻抚着她额前的发,关心的问着。累了……她真的很累了……“婉儿,不要想太多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好心疼……”刘宁的双目里满是温情,没有半点隐匿。齐婉儿眨了眨眼眸,轻轻地笑了笑:“谢谢。”她还可以说什么?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她再也找不到如刘宁这样宠溺自己的人,就算是骗她的,又有什么关系,她本来就伤痕累累,而且,她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刘宁回以一笑,很是欣慰。急促的电话铃声在不及时地响了起来,齐婉儿顿了顿,按下了接听键。“婉儿,是我。”电话那头,是李维竣低沉的声音。“恩……有事吗?”齐婉儿的面容有些僵硬,静下心,问道。“我决定回去了。”“恩。”“过两天我会回欧洲一躺。”“恩……”她附和着,心里并没有太激动。“这两天我会比较忙,热也会转给朋友,要做一些交接,可能……没时间来找你……”“恩……”她该说什么?这些,与她有什么关系?“婉儿……”电话那头,低沉的呼吸声,“你……要等我回来。”沉默,她真的想不出该回答些什么。“婉儿……在听吗?”“恩……”“记得要等我回来。”齐婉儿扬了扬眉,看了一眼身前的刘宁,缓缓地说:“我累了,要睡了。”“恩,那你早点睡吧,我办完事马上就回来。”“恩……再见。”挂了电话,齐婉儿微叹了口气。刘宁起身,坐在了她身旁,“为什么不接受他?”齐婉儿没有回答,只是愣愣地看着手机。“笨蛋。”刘宁推了推她的脑袋。齐婉儿傻傻地笑了,回过头看着刘宁。这一刻,她真的很开心,因为有他这个朋友,她感到幸福,满足。“你比以前帅了。”如果是朋友,或许可以是一辈子。“头发短了?”“恩……”刘宁苦笑着看着她,双眼闪过一丝难过的神色。“那我该叫你刘宁还是王凯晰?”齐婉儿眨了眨眼睛,调皮地说。“随便……”“那叫刘凯晰吧?或者刘凯宁?或者刘宁晰……”齐婉儿不禁开怀地笑了。“喂……别随便给我改名?”“随便?刘随?刘便,也不错……”“喂……”“哈哈……”……“什么时候去旅行?”“等辞职以后就去。”“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要不一起去?”“我也想啊,但你想我失业吗?”“也是哦……”“想好去什么地方了吗?”“没有?你推荐?”“西班牙怎么样?”“一个人去那里多寂寞啊?”“也是……那冰岛,那够冷够干净?”“太远了。”“瑞士吧,很漂亮。”“要不都去吧?”“哇……有钱人哦……”“大惊小怪什么?我打算把车子卖了再去……当旅费嘛……”“那房子不会卖吧?”“笨蛋?那我回来住哪啊?”“呵呵……住我家啊,最多少收你点租金……”“美得你……”…………那一晚,他们聊到了清晨,聊着过去,聊着未来……或许朋友才真的是一辈子,不离不弃。害怕受伤,却更害怕失去,所以她还是选择相信,她还是憧憬着,反正已经满身是伤,无论结果如何,她不愿意去想,她只想留住这个朋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